第1285章 真假难辨

推荐阅读: 欺负总裁会上瘾抗战之全能悍将陈铁林清音下山龙旷世骄子答案永远倔强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凌依然萧子期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林逸贴身校花高手

    叶督军的表情是阴沉的、克制的。

    在场的众人,都不算特别了解叶督军,不知他暴怒之下到底是什么模样。看

    到zhào iàn的人,全部凝神屏息。叶

    妩死死攥住了自己的手。

    她的父亲不会喜欢男人的,这点她可以肯定。那

    么,这些zhào iàn就是假的。方

    悠然拿出来的zhào iàn是假的,那么叶妩拿出来的zhào iàn,同样可以是假的。

    除非叶督军认下这些zhào iàn。叶

    妩脑子里嗡嗡作响。

    “zhào iàn到底是怎么作假的”她不停问自己。没

    有dá àn。“

    我无法扳倒方悠然,反而替她证明了她的清白。众目睽睽之下,我替她洗刷了不白之冤,我”叶妩的呼吸逐渐起伏不定。

    她攥紧了手,修长指甲陷入肉里。不知是汗还是血,她的掌心粘湿一片。

    到底错在哪里第

    一,她至今不太了解相机,她不知道zhào iàn怎么造假。老

    师让她留心这点的,老师也亲自去找人问了。结果,叶妩对此事粗心大意了,她没有深入调查。

    第二,她太相信表哥了。

    她表哥常年到处玩,接触的人多而复杂。她相信表哥不会害她的,可表哥自己也有可能被人骗。叶

    妩看了眼石博山。

    此刻的石博山,正在极力克制情绪,可表情上的错愕,到底没有全部收住。他和叶妩一样,死死捏紧了手指。叶

    妩听到了指关节捏得作响的声音。“

    表哥跟我一样,相信zhào iàn不会造假。”叶妩想。然

    而,zhào iàn真的欺骗了他们。

    叶妩内心起伏着,就听到她的老师拿起了zhào iàn,问方悠然:“方xiǎo jiě,这是哪里来的”

    方悠然看了眼顾轻舟,情绪稍微一转。在

    这个瞬间,方悠然是有点得意的。她那些得意,稍纵即逝,不留意就捕捉不到。颇

    有盛名的顾轻舟,败在她的手下,她一定是很骄傲的。方

    悠然神态自若,偏头看向了她带过来的朋友余xiǎo jiě。其

    貌不扬的余xiǎo jiě,在满室诡异寂静中,站了起来。

    她向叶督军赔罪:“对不起督军,这些都是我画的。”众

    人倒吸一口凉气。不

    可能的这

    明明就是zhào iàn啊,怎么是画的画跟zhào iàn不同,怎么可能以假乱真

    “是真的,督军。”余xiǎo jiě神色平缓,笃定而从容,“zhào iàn是不可能造假的,全世界都没有这种技术。

    这些zhào iàn,全部有点模糊,这是我特意处理的。我从小学习西洋画,我的老师擅长光线的描绘,让画可以乱zhào iàn。

    我画好了之后,再用相机拍好,然后洗出来,根本看不出差别。”顿

    了下,余xiǎo jiě又道,“督军,您拿着zhào iàn,放在灯下看,正面的光影能在背面勾勒出我的签名一个小小的余字。”

    众人再次沉默。

    石博山和叶妩就明白了。

    他们拿出来的zhào iàn,也是很模糊的,有点旧,当时叶妩和石博山只当是zhào iàn褪色所致,没有想过那是造假的。

    他们哪怕再了解相机,也不知道有位绘画高手的存在。“

    我我看看。”叶妩再也忍不住,站起身拿了桌上的zhào iàn。她

    摊开手掌,却发现手指有点僵硬,而掌心全部都是冷汗。

    叶妩拿起那张zhào iàn,放在灯下一照,通过光影的照射,背面的确有个小小的签名。这

    是画。

    那么,那张证明方悠然是保皇党铁证的zhào iàn,也是画出来的。

    叶妩知道,方悠然一直在等着她上钩。而她,也的确是上钩了。

    她看了眼方悠然。

    那女人眼波安静,似一汪清湛的泉水,温柔坐在那里,浑身上下透出宁静优雅。叶

    妩一口气梗在喉咙里。千

    算万算,还是算错了。始

    终没有开口的叶督军,慢慢拿起了桌上的zhào iàn,也放在灯火下。灯

    光反过来一照,他也看到了那些线条从背后勾勒的签名。“

    也就是说,有余xiǎo jiě签名的zhào iàn,就是假的”叶督军问。他

    的声音,沉稳而冰凉。方

    悠然道:“是的,督军。”

    “如果没有,那zhào iàn就是真的吗”叶督军又问。方

    悠然一愣。

    她感觉哪里不对。

    叶督军的态度,从头到尾都有点奇怪,此刻的他,可以释然,也可以生气,却独独不应该是如此阴阳怪调。

    她微微咬了下唇瓣。“

    zhào iàn很难造假。若zhào iàn是画出来的,画者背后一定会有签名的。但据我所知,除了我之前,没有人能做到。”余xiǎo jiě道。

    余xiǎo jiě眉目清淡,此刻的她,却自信得像是浑身有万丈光芒。没

    有人能像她一样以假乱真。

    除了她的话,其他像zhào iàn的,那就是真zhào iàn。

    “余xiǎo jiě,你是专家,你看看这张zhào iàn,是真是假”叶督军打开了盒子,拿出一张zhào iàn。

    zhào iàn被他轻飘飘扔过来。石

    博山和叶妩没有伸头去看,他们俩心里万念俱灰。

    两个人虽然感受不同,却统一的失意,都恨不能时间倒流,此事没有发生过。

    而顾轻舟和司行霈,是知道匣子里的内容,两人没什么动作。

    只有方悠然下意识看了眼。

    然后,她猛然站起来,哐当一下把椅子给弄倒了。一

    声重响,让所有人视线转移,全落在她身上,继而也落在那张zhào iàn上。照

    片是真正泛黄的老zhào iàn了,保管得很好,褪色不严重。

    zhào iàn上,只有两个人。

    年轻的女孩子和男人。

    女孩子约莫十五六岁,带着少女的稚嫩,梳着漂亮的辫子,穿着斜襟老式衣衫;男子约莫二十出头,也是老式的长袍。男

    人搂住女孩子,两个人亲密依偎着。以

    前的人照相,都会下意识紧张,而女孩子却笑得灿烂,一张青春美丽的小脸。女

    孩子如今长大了,眉目却几乎没变,正是方悠然。

    而年轻的男人,不是叶督军,却是个意想不到的人:朴航。

    康家的姑爷朴航。“

    这”方悠然的唇抖得厉害。

    不可能的。明

    明应该是蔡长亭安排好的,应该是一张余xiǎo jiě伪造的画像,不应该是

    这是哪里来的zhào iàn“

    这是伪造的。”方悠然突然变了腔调,声音溃不成军。她

    努力想要镇定,然而太过于意外的惊吓,让她无法承受,她平静不下来。“

    是吗”叶督军的声音很冷,似开刃的刀锋,“余xiǎo jiě,你是专家,你告诉我真假。”

    余xiǎo jiě此刻也有点懵了。此

    事的变化,让她也应接不暇。然

    而,这位余xiǎo jiě其貌不扬,却极其聪明,不会在叶督军面前耍花腔,于是她道:“这不是我画的。如果是其他人,我应该认识,也会有签名。”说

    罢,她将zhào iàn拿起来,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然后如实道:“没有签名,这是一帧普通的zhào iàn,不会作假。”方

    悠然下意识扶住了桌子,这才堪堪站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