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4章 跟踪

推荐阅读: 欺负总裁会上瘾抗战之全能悍将陈铁林清音下山龙旷世骄子答案永远倔强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凌依然萧子期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林逸贴身校花高手

    aaabs金千洋独坐在房间里,想了很多事。他

    把自己最近的行踪,前前后后在脑海中反复推敲。他

    认定了自己没有留下任何破绽。不

    成想,diàn huà却响起了。

    “什么”他接到diàn huà的瞬间,脑子里嗡了下,像一股寒流在他心头炸开,瞬间就封闭了他的身心。

    他有点喘不过来气。

    “不可能。”他咬牙切齿道。

    diàn huà那头的人却道:“您亲自来看看吧”

    “你不能确定吗”金千洋怒喝,“还需要我亲自去看赶紧处理掉。”

    那人嘀嘀咕咕又说了几句什么。

    金千洋好像被他说服了,骂了句“废物”,狠狠挂了diàn huà。他

    拿起自己的外套,去了车房。

    司机殷勤问:“大少要出去”金

    千洋脸色不善,摆摆手:“不用你开车,钥匙给我。”

    司机道是。金

    千洋一路上风驰电掣,往城中某个脏乱的小地方赶去。他

    远远把车子停下,然后步行穿过街道。为了避人耳目,他专门挑了小胡同走。这

    样的小胡同,在初夏的时节里,发出各种生活的气息,令养尊处优的金大少难以忍受。他

    一边捏着鼻子,一边快速的穿过挂着衣裳甚至尿布的屋檐,往更深处走去。就

    在此时,他敏感感觉到有什么人跟踪他,猛然回头。没

    有人,只是一条小癞皮狗,正好奇打量着他,往他小腿上凑,似乎想跟他亲近。金

    千洋满脸的嫌恶,踢了那狗一脚,把小狗踢到了墙上,闷哼了声,半晌没爬起来。“

    脏死了。”他低声骂道。待

    他回头继续走,却有什么东西,触及了他颈侧的肌肤。轻

    微的刺痛之后,冰凉液体注射进入他的血管。

    金千洋心中大叫不好,想要挣扎,眼皮却一瞬间千斤重。他

    的视线里,只有那些脏乱的房屋,屋檐下滴水的衣裳,以及一个身量高大的男人,弯腰抱起被他踢开的小脏狗。

    他陷入昏迷之前,努力想要看清楚男人的脸,可对方始终没有转过脸来。

    良久之后,金千洋才醒。他

    感到了炽热,四周滚烫得像着了火,汗早已浸湿了他。金

    千洋的视线,被不由分说滚落的汗珠模糊了。他

    想要动一下,却发现难以动弹,四肢被捆绑在柱子上。

    司行霈跑了一整天,把能请的人都请到了。

    他在燕回楼定下一个雅间。

    雅间正对着楼下的戏台,偶然会有几个卖唱的女子,弹些悲切的曲子,装点着酒楼的格调。

    司行霈订下了雅间,也承包了那个戏台。“

    我就要这个了。”他对老板道,“明天就别接待其他客人。”

    老板有点为难:“这有好几个雅间是提前订好的。而且”而

    且,订好雅间的人非富即贵,老板也不敢答应。

    司行霈带着一顶深灰色的帽子,此刻他略微抬了抬帽檐,那双眼睛露出来,似笑非笑看着老板:“就说叶督军订的。若是对方还不识趣,你把diàn huà给我,我亲自打过去问问。”

    老板不敢招惹他。司

    行霈今天没穿军装,也没有带枪,可他身上有种奇怪的气质,就好像惯于生杀予夺,叫人胆寒。

    就这样,他很顺利订到了自己想要的酒楼。

    回家之后,后院的打醮也结束了,狗子在替四丫守夜,空气中只余淡淡檀香的清味。

    “如何”司行霈问顾轻舟,“暖和一点了吗”

    “我好多了。”顾轻舟道。她

    也问司行霈,他的事情办得如何。“

    等明天早上,也许会有结果。”司行霈道,“现在还不知道。”

    顾轻舟揉了揉太阳穴。

    司行霈问:“很累吗”

    “不算很累,就是有点伤感。”顾轻舟道,“我睡不着。”她

    这几天都没怎么睡好。她

    倒不是做梦,而是情绪莫名其妙的紧绷,让她躺下不过片刻,自己惊醒。在她惊醒之前,她也并未被噩梦缠绕。她

    和程渝一样,不安心。

    心不安,魂难守舍,睡眠就很浅。顾轻舟是个娴熟的中医,她非常清楚自己的问题在哪里,却无法解决。因

    为任何的药物,都不能让她的心踏实下来。

    司行霈看出来了,伸手过来抱她。

    将妻子圈在自己的臂弯,司行霈轻轻吻了吻她的头发:“明天就尘埃落定了,相信我。”

    “我信。”顾轻舟道,“自从我和你结婚,就信任你,把我的后背全部交给你。也谢谢你。”

    司行霈在她额头弹了下:“学会了肉麻,谁教你的”

    顾轻舟:“”

    耳濡目染的顾轻舟,很是委屈摸了下自己的额头,深感这位老师的自谦。肉麻于他,不过是信手拈来,哪里还需要顾轻舟特意去学

    “睡一会儿吧。”司行霈道。说

    罢,他将手覆盖在顾轻舟的眼睛上,替她挡住了光明。他

    们俩没有回房,就在客厅的沙发上,顾轻舟蜷缩在自己丈夫怀里。她

    睡着了。这

    次,她没有半途惊醒,而是沉沉睡到了凌晨五点多。电

    话声吵醒了她。她

    猛然醒过来时,心跳加剧,可见之前的睡眠很深很稳。司

    行霈比她更早醒过来。他

    轻轻摸了下她的头发:“你再睡一会儿,我来接。”

    diàn huà里是副官的声音。

    “师座,已经办好了,金千洋全招了。”副官道,“是他亲手掐死了四丫。”顾

    轻舟在寂静微凉的清晨,从diàn huà里清清楚楚听到了这句话。她

    打了个寒颤。

    “diàn huà给我。”她对司行霈道。

    司行霈就跟副官道:“你再给太太解释一遍。”

    副官还没有来得及道是,diàn huà就到了顾轻舟手里。顾

    轻舟的声音,像寒夜泠泠水声:“你从头说起。”副

    官道是,把他们连夜对金千洋的审判,告诉了顾轻舟。顾

    轻舟捏住diàn huà的手指狠狠收紧。

    她的眼眸瞬间冷若冰雪:“知道了。不要出错。”

    副官:“太太放心。”

    从凌晨到上午的这段时间,对顾轻舟而言很难捱。

    她几乎是数着秒钟,一下下挨过去的。十

    点左右,顾轻舟去了四丫的灵堂,给她上了一炷香。“

    四丫,今天我就能给你讨一个公道了,明天给你下葬,你入土为安,早点去投胎吧。”顾轻舟喃喃道。

    说罢,她就转身走了出去。aaab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