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5章 玉人小姨子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武帝神体只是小虾米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神级火爆兵王华山神门玄门真祖斗破之无上之境

    一转眼,就到了陈素商的三朝回门。请看最全!的小说!

    她的三朝回门办得很热闹。

    陈定努力去忘记女婿差点逃婚的事,张罗着在家里大摆宴席。

    颜恺来了之后,先给陈定和陈太太跪下赔罪,又找了借口:“正好突发生意上的事,我亲自去处理了,所以才回来晚了。对不起岳父岳母,对不起素商。”

    陈定急忙要去搀扶他起来。

    陈太太却开了口:“阿恺,以后你也就是我们的半个儿子了,丑话岳母要说在前头。素商虽然是养女,我却是当亲生女儿一样的。那件事是最后的底线了,你可明白?”

    陈定很恼火看了眼陈太太,生怕陈太太惹恼了佳婿。

    陈太太却好像看不懂他的脸色,只顾说自己的。

    颜恺虚心听教。

    直到陈素商笑着开口,打断了陈太太的话:“妈,以后您慢慢教导。让他先起来吧,腿都快要跪断了。”

    九太太平乐在旁边笑道:“姑奶奶疼姑爷,太太也疼疼姑奶奶。”

    陈太太就让颜恺起身。

    她说完了那席话之后,接下来她没有再给颜恺冷脸。

    巴掌是要打的,甜枣也是要给的。

    陈太太若是不那么虚弱,持家应该更厉害。

    前几天陈素商和颜恺的婚礼,陈家的四太太、陈胧、陈皓月和九太太,都不是陈太太承认的家人,就全部不准出席。

    陈定还想带儿子去见见世面,但陈太太极力阻挠,陈定也不好和她闹翻。

    陈素商嫁入颜家,这才是大事。

    所以,陈家众人只听说颜恺差点逃婚,却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现在,见陈太太大摆丈母娘的谱,而颜恺恭恭敬敬不敢露出半分不满,他们不知是颜恺心虚,只当颜家重视陈素商。

    正在热闹的时候,外面的佣人急急忙忙跑进来,说有位先生来赴宴了。

    “是长青道长。”佣人道。

    陈素商站起身,对颜恺说了句:“是我师父。”

    然后,她就迎了出去。

    片刻之后,陈素商和一位西装男人走进来。

    这男人三十出头的样子,很是英俊挺拔,一双眼睛的颜色略微浅淡,然而这点浅色并不影响他的英俊。

    他打扮得很时髦,西装长裤,皮鞋锃亮,头上还带着一顶帽子,手里拎着一个大皮箱。

    他声音洪亮:“陈军长,我又来打搅了!”

    道士是很有能耐的,陈定不敢得罪他,上前很恭敬道:“道长哪怕入世了,也入得仙风道骨。”

    “哪里哪里!”长青道长言语谦虚,表情却是热络活泼。

    他转头看到了颜恺。

    他很突兀的哎哟了声,表情和言语都有点奇怪,而后才恢复正常。

    陈素商心中不解,紧张看了眼她师父:“师父”

    长青道长像朵交际花,并不理会自己的徒弟,上前和颜恺握手:“你就是颜少爷吧?”

    “道长,您好。”颜恺不知这人深浅,很客气称呼了他,心中觉得他太过于活泼,有点像司玉藻。

    对于像司玉藻的人,颜恺都采取同一个办法:宁可低声下气,也千万别得罪,得罪了收拾不了。

    “怎么叫道长?”长青道长握住颜恺的手,眼睛在他面上打转,想要把他的面相看个清楚,“你娶了我的阿梨,就要叫师父了。”

    陈素商上前,把颜恺的手从她师父的手里摘出来。

    她挤到了颜恺和师父中间,低声道:“师父,您别吓到了人家。”

    长青道长不乐意了:“我既不面目狰狞,又不身藏恶臭,怎么会吓到人?”

    陈素商:“”

    颜恺还是觉得这位师父的性格,很像司玉藻,很不好惹。

    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颜恺姿态谦卑,尽可能顺着长青道长的话。

    长青道长货真价实的麻衣道士,却入世极深,最爱臭美看到颜恺如此恭敬,心中很舒坦,像盛夏喝了杯冰水。

    “阿梨旁的本事没有,算命看卦是很准的。你娶了她,好福气!”长青道长对颜恺道。

    颜恺:“”

    后来,长青道长说有话跟陈定说,两个人去了书房,暂时放过了颜恺。

    颜恺得以喘息,问陈素商:“你以前说不喜欢旁人叫你阿梨,你师父听着很好听,现在我们结婚了,我能叫这个小名吗?”

    “不是小名。”陈素商道,“我被亲生父母抛弃之前,他们叫我这个名字。”

    颜恺知道她是被领养的,却不知她原来还记得亲生父母。

    “他们是出了什么事吗?”颜恺问。

    陈素商摇摇头:“不知道。女孩子被抛弃的原因太多了,我也懒得多想,我妈对我很好。我这辈子只有一个妈了。

    师父养了我四年,我妈养了我十年,他们想怎么叫我都可以。但是,我

    希望你不要叫我阿梨,我并不喜欢这个名字。”

    颜恺哦了声。

    他对陈素商并不轻视,因为这姑娘挺厉害的。

    新婚当晚,她进房之后对颜恺说:“多谢你能够回来,虽然你迟到了两个小时。这样吧,我打你一巴掌,咱们就算两清了,以后好好过日子,过不下去再说离婚的话。”

    颜恺还以为她在说笑。

    她扬起手,狠狠扇了他一巴掌,转身自己去浴室梳洗了。

    颜恺捂着半边发僵的脸,在原地愣了片刻。

    新婚之夜,他们俩睡在一张床上,却是彼此无接触。

    颜家准备的床极大,两个人各占一边,能相互不影响。

    到了节-绿色-快速稳定-免费

    terte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