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9章 棘手

推荐阅读: 叶佳期乔斯年女剑仙林枫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我怎么这么有钱(超级人生)(陈平江婉))萌宝妈咪:是狗仔队队长亿万豪宠:厉少霸道宠唐暖画厉景懿太古龙象诀季无尘乔倾颜武帝神体只是小虾米

    何微看了眼颜恺。三寸人间 yanqg

    颜恺很介意苏曼洛和袁雪尧认识。

    小孩子之间的爱恨情仇,是轰轰烈烈的,何微懒得多管,她淡淡道:“认识的吧。”颜

    恺不再说什么。

    苏鹏一个人独坐良久,终于带了满身烟味回来。

    医生又来了,给苏曼洛量体温。

    “苏先生,我身为主治医生,有句话不该说,但我也是父亲。令嫒目前的情况,找不到原因,反而比有问题更好,您说是不是?我们都要乐观。”

    他这么一番话,让苏鹏清醒过来。苏

    鹏浑身的肌肉都松弛了,他微微阖眼,想要把情绪都压下,勉强对医生道:“你说得对,多谢医生。”医

    生简单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苏

    鹏进了女儿的病房,看着躺在病榻上的苏曼洛。

    她更加的苍白了,白中带青,好像可以用肉眼看到她的生命在缓缓流逝。

    这很可怕。

    明明只是突然昏迷的,怎么就成了这样?

    苏鹏看着女儿,几乎要落泪。

    他仔细想了想,发现现在的问题很棘手。他女儿昏迷不醒,却不是任何身体上的疾病,也不是颅内问题,单单是昏迷。

    这可怎么办?时

    间到了后半夜,何微提不起精神,不停的犯困,她依靠着霍钺,眼睛半闭着养神。霍钺搂住了妻子的肩膀,让她贴在他怀里。

    颜恺见状,就对霍钺道:“霍伯伯,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一旦有什么事,我再给你们打电话。”

    霍钺见何微实在困得厉害,就抱起了她,低声对颜恺道:“那好,你找个地方休息,多劝劝苏将军。”

    颜恺说好。霍

    钺夫妻俩走后,颜恺独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想着自己和苏曼洛的初恋,想起从前的种种,情绪很复杂。

    后半夜的时候,苏鹏走出来,对颜恺道:“颜少,你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

    颜恺道:“不妨事,我也看着她。”

    苏鹏叹了口气。

    他们俩闲聊,苏鹏对颜恺说他特别愧疚,不应该让她来香港的。要

    是留在新加坡,也许不会有这些问题。“

    她妈妈去世之后,她非要去念书,我也就同意了。那时候,她是很任性,也伤害了你。”苏鹏叹息。

    颜恺道:“我们缘分没那么深。”“

    她如果不走,也许你们就结婚了,她也不必来香港,也不会变成这样了。”苏鹏道。

    颜恺沉默。

    他很想抽根烟。当

    初他和苏曼洛谈恋爱的时候,感情是真的。他自家妹子们都不太娇气,而苏曼洛很娇气,颜恺可能有点受虐症,只要跟他自家那些倒霉妹子们不一样的女孩子,他就会觉得还不错。

    他那时候,喜欢苏曼洛的娇气。

    至今也很喜欢。

    若说漂亮,颜棋和司玉藻都特别漂亮,颜恺倒也不是相中了苏曼洛的美丽。后

    来她越来越过分,正好又是新加坡的围困战,颜恺心情很糟糕,有一次吼了她。她

    就非要分手。那

    件事过去没有一周,她母亲病逝,苏曼洛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好。

    她母亲的葬礼结束了两个月多,她还是提不起精神,甚至不肯见颜恺。

    颜恺自己也很糟心,且要上前线。

    苏曼洛再次提出分手时,他同意了。后来,他一直很后悔,他总感觉那时候他的同意太过于轻率。她

    母亲去世了,她心情不好是应该的,他要让着她,而不是真跟她分手了。他

    对苏曼洛的感情,从未消失过,随着那些愧疚也愈演愈烈。

    “苏将军,你别难过。”颜恺用毫无力度的话,安慰苏鹏,“曼洛会醒过来的,我们明天给她转院,回新加坡去看看。”既

    然做了检查,不是颅内问题,这家医院已经没什么可住的,还不如索性回新加坡。苏

    鹏点点头:“也好,问问医生,她现在这样,适不适合乘坐飞机。”

    他们在新加坡生活久了,总感觉自家的医生和医院比香港的优秀。

    不是说没问题吗?

    也许,真的没什么大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 搜索微 信公众号wsg2255只要回去了就能很快好转呢。

    颜恺一直开导苏鹏,苏鹏自己也逐渐乐观起来。翌

    日,何微早早来看苏曼洛,见颜恺和苏鹏都在半坐着睡,就喊醒了他们。

    “阿恺,你带着苏将军去附近的饭店,稍微休息,我在这里守着曼洛。”何微道,“你们俩也别把自己累垮了。”

    颜恺揉了揉太阳穴。

    他缺少睡眠的时候,头疼得厉害。苏

    鹏也醒了,对何微道:“多谢霍夫人关心,我们等上午医生上班,就去办理转院,将曼洛带回新加坡。”

    何微知晓苏曼洛的情况,现在带她回新加坡,对她的病情大概没什么好处。

    她再次道:“苏将军,你们真的不请术士瞧瞧吗?”

    苏鹏诧异看着她:“霍夫人,恕我冒昧,您怎么会相信术士?”“

    我见过很厉害的术士,不是欺世盗名的。像这样的术士,一般很难见到,出手一次要几十万的英镑。你如果想要花个三五十算命,还指望人家有真本事,岂不是自欺欺人?”何微说。

    苏鹏:“”

    他沉默了片刻,不知该接什么。

    何微顿了顿,又道:“苏将军,你回去问问司家太太。她以前也见过很厉害的术士,她心中清楚的,这个世上有能人异士的存在。”苏

    鹏怔了下。

    何微的话,点到即止。苏

    曼洛是苏鹏的女儿,苏鹏非要将她带回新加坡,何微没有阻拦,只说:“万一你改变了主意,给我打电话,我引荐术士给你。”苏

    鹏识好歹:“谢谢霍夫人。”

    他和颜恺当天就把苏曼洛带回了新加坡。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颜恺给何微打电话,报个平安,顺便也说了新加坡裴氏医院的诊断结果。“

    做了全身的检查,跟香港那边的医生说法一样,找不到问题。”颜恺道,“伯母,实在不行的话,我劝劝苏将军,什么办法都试一试。”何

    微说好。挂

    了电话之后,何微又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秘书,让人保留苏曼洛的职位。

    至于其他的,她没说。

    不说真假,单说叶雪尧用诅咒害了苏曼洛,苏鹏就能相信?他

    肯定还是要去医院检查的。既

    然如此,何微索性什么也不说,她不主动去得罪这些术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