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1章 珍藏照片

推荐阅读: 李天辰周小晴李小宝张灵华山神门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修罗神帝都市之最强狂兵最强武魂陈枫洛城东兵王沈浪苏若雪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小说林逸楚梦瑶

    范甬之累得脱力。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谢尚宽和颜棋将他送回家。

    “尚宽哥你照顾他一会儿,我去趟我姐姐家。”颜棋道。

    玉藻的公寓也在这附近。

    颜棋知晓玉藻家中有姑姑配制的药膏。听说姑姑配制的跌打损伤药膏,千金难求,效果非常显著。

    正好今天张辛眉上岸休沐,玉藻和宣娇都在家。

    颜棋来的时候,才知道她哥哥和嫂子带着侄儿过来做客,两对夫妻准备了满桌子肴馔,享受美酒美食。

    “你们平时常这样私下里加餐,不叫我们吗?”颜棋问。

    “是啊。”司玉藻道。

    颜棋:“”

    她差点气得忘记了来意。

    陈素商比较善良,问她:“你吃了吗?要不要一起吃一点?”

    颜棋这才想起正事。

    “我不饿。姐,你有活血化瘀的药膏吗?”颜棋问。

    “你挨打了?”

    “不是我,是范大人!”颜棋道,“姐,你别问东问西的,先把药膏给我。晚上我们去吃宵夜,再慢慢聊。”

    司玉藻去拿出一盒药膏。

    颜棋接过来,转身就跑了,就连她侄儿在身后咿咿呀呀喊她,她都没听到。

    她跑出满身汗,到范大人的公寓时,范大人已经洗好了澡。

    颜棋把药膏给他:“我姑姑自制的,你买都买不着。等会儿哪里伤了就涂抹哪里,保管你明天起来不会全身酸痛。”

    范甬之道谢。

    颜棋又问:“要我帮你涂吗?”

    “不用了。”

    谢尚宽见他无事,放下了他的相机和胶卷,问他:“我帮你买一份饭?”

    “不用。”范甬之再次说。

    颜棋则道:“我帮你捅开炉子,熬点米粥,你什么时候饿了就喝一碗?你的胃不太好,别挨饿。”

    范甬之点点头。

    她忙好了,把米粥放在炉子上,又把炉子的火封住了,用微火慢慢熬煮。

    范甬之坐在沙发里,阖眼打盹,俨然是睡着了。

    颜棋不忍心打搅他,和谢尚宽轻手轻脚出了他的公寓。

    走出了公寓楼,迎面是微暖的风。

    颜棋笑问谢尚宽:“尚宽哥,今天好玩吗?”

    “太刺激了。”谢尚宽如实道。

    颜棋笑起来。

    笑完了,她觉得自己不能轻易放过那家拳馆,对谢尚宽道:“我哥哥和嫂子都在姐姐家蹭饭,你要不要去?我们俩也没吃饭。”

    谢尚宽说好。

    他们俩去了司玉藻家。

    司玉藻让佣人添了两副碗筷,又赶紧去做几个小菜。

    桌子上的饭菜也没怎么动。

    颜棋把今天遭遇的种种,都告诉了颜恺,请她哥哥为范甬之报仇。

    “真是气死我了,这里是新加坡,我说出颜家的名字,居然还敢拦我,简直不知天高地厚!”颜棋气愤道。

    颜恺脸色不善:“我让人去瞧瞧。这样狗胆包天,暗地里还不知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颜棋忙说:“哥哥你太好了!”

    司玉藻啧了声:“没事跑到地下搏击场去玩,舅舅知道了,非要揍你不可!”

    颜棋:“”

    谢尚宽为颜棋解围:“是我想去的,棋棋带着我逛逛。”

    司玉藻道:“你回来了,多住几天。我最近比较忙,争取调休两天,也带你逛逛。我好久没去看外婆了。”

    谢尚宽知道玉藻工作忙,休息日一般都是睡觉,补充体力。

    他摇头:“下次吧,我真要回去了。其实我这次回来,是接父母去英国,见见丽莎和她的家人。”

    “谁是丽莎?”司玉藻笑问。

    谢尚宽笑。

    他已经有了要结婚的人选。

    颜棋立马道:“我知道,我知道!真没想到,你们俩要结婚了啊!我还以为,你会和余小姐结婚呢。”

    “还有个余小姐?”司玉藻双眸发亮,“行啊你,魅力不小!”

    谢尚宽无奈摇头:“别听棋棋瞎说。我和余小姐只是好朋友,她那时候身体不好,我们帮助她多一点而已。”

    颜棋觉得,余小姐比丽莎更漂亮,更配谢尚宽的。

    她没有再说什么。

    司玉藻的小女儿宣娇,已经领着小弟弟去玩了,姐弟俩跑来跑去的,玩得不亦乐乎。

    颜棋吃饱喝足,颜恺亲自送她回家,路上又问了问那个地下搏击场的事。

    而范甬之,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闻到了一股子清甜的米香,突然醒了过来。

    他一动,两条胳膊就好像废了似的,疼得钻心;除了胳膊,他的腿脚和后背,也是酸痛难当。

    他挣扎着,打开了灯,拿过颜棋送过来的药膏。

    药膏有满满一罐子,范甬之挖了大量,往自己胳膊上抹。

    药膏有点淡淡香味,涂抹上去不过半分钟,就有很清凉的感觉。

    范甬之舒了口气。

    他涂抹之后,自己揉按,足足一个小时后,才把自己酸痛的肌肉都松了一遍。

    他艰难站起身,去吃米粥。

    米粥炖得很浓稠了,什么也没添加,只有大米原本的香甜。

    到底是狠战了一场,又不是天天搏击,他片刻的休息也没缓过来,范甬之爬上床去睡觉了。

    这一觉睡到了翌日中午。

    他醒过来时,惊异发现,自己的两条胳膊没了酸痛感,灵活自如。

    怪不得颜棋说,这种药膏千金难求,的确是很厉害的。

    他伸了个懒腰。

    昨晚的米粥已经馊了,他这会儿找不到吃的,懒得找,直接去了他的暗房。

    他有个小小的暗房,是他冲洗照片的地方。

    拍照不是他的兴趣,只不过是凑巧会拍。

    他把昨天拍的照片,全部洗了出来。有颜棋的,他都洗了两张。

    洗好了之后,他拿起一张颜棋单独的,坐在沙发里看了起来。

    这张照片上的神韵很好,她的表情和眼神也很好,像铺了层柔光,让人感觉她的温柔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而颜棋本人,并不算特别温柔。

    范甬之看得入神。

    他一旦入神,就会忘记时间。不知不觉天色黑了下来,他胃里一阵阵绞痛,终于把他痛醒了。

    与此同时,有人敲门。

    “范大人,范大人你还在家吗?”门外传来了颜棋的声音。

    范甬之站起身,给她开了门。

    颜棋见他不开灯,问他:“你在家?怎么,停电了吗?”

    “不是。”范甬之道,然后,他疼得略微弯下了腰。

    颜棋立马问:“你是不是胃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