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5章 第二个暗恋的人

推荐阅读: 林枫女剑仙叶佳期乔斯年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我怎么这么有钱(超级人生)(陈平江婉))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沈浪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第一战神方寻萌宝妈咪:是狗仔队队长太古龙象诀亿万豪宠:厉少霸道宠唐暖画厉景懿

    回家之后,颜棋闷闷不乐。

    她很少有心事的。

    徐歧贞看到了,不免担忧。

    “棋棋怎么了?”她煮了咖啡,拿了她新做的点心,单独去找颜棋。

    颜棋一边喝咖啡,一边跟母亲吐露不悦。

    “明明是我先认识范大人的。以前在伦敦的时候,有好几个女孩子喜欢他,他都不理人家的,只听我的话。现在好了,他偷偷看王玉歆!”颜棋说。

    女儿都这么大了,玉藻只比她大一岁,孩子都能满地跑,徐歧贞觉得有些话题应该和她谈一谈,不能因噎废食。

    徐歧贞的确是因为颜恺的婚事,导致了她对颜棋的放纵。

    如今,颜恺和素商转了一圈,还在一起,而且十分恩爱,徐歧贞便觉得,管一管颜棋的没什么不妥。

    “你喜欢他?”徐歧贞问。

    颜棋点头:“喜欢。”

    “想和他结婚?”徐歧贞又问。

    颜棋再次点头:“那当然好了。”

    徐歧贞有点诧异。她还以为,颜棋在这方面是不开窍的。见她对范甬之那般坦荡,还以为她对他,不过是像对其他追求者一样的懵懂。

    不成想,她心中早有了主见。

    “那他,算是你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子了。”徐歧贞试探着问。

    颜棋愣了愣。

    她板着手指算了算,道:“不是第一个,是第二个。我第一个喜欢的,是安妮的大哥哥。”

    徐歧贞更为震惊。

    这件事,她一点也不知道,更没有听谁说过。

    颜棋和陈安妮很小就认识,两人一路同学到毕业。她常去陈家,安妮也常到颜家来,两家本是很熟悉的。

    陈安妮的大哥,比颜棋大十岁,新加坡围困战的时候他就去了美国。而后,他一直在那边念书、工作、成家立业,没有再回来。

    这么说来,颜棋十几岁的时候就有了初恋,而粗心的家长和朋友们,谁也没看出来。

    可能是她一直大大咧咧的,自己爱慕谁,也不见她害羞、矜持,与之相处与旁人无异,所有人都忽略了。

    “没听你说过!”徐歧贞深感自己做母亲失职。

    她的小女儿颜棹出生之后,身体不太好,那些年她的确把很多的心思都花在颜棹身上。再加上她自己的餐厅,她每天都很忙。

    “我说过很多次啊。”颜棋道,“那次安妮祖母过寿,我还说了,我将来要嫁给安妮的大哥哥。”

    徐歧贞:“等一下”

    她突然抓住了记忆的尾巴。

    这件事,她是有点印象的。

    那时候,颜棋不过十三岁。她在陈家的寿宴上,对着陈家成年的大哥哥表白,还让人家邀请她跳舞。

    当时,陈家众人笑得不行。

    陈家的大哥哥也说:“哎呀,我的第一个小追求者!”

    然后,他大大方方邀请了颜棋跳舞。

    徐歧贞也在旁边笑。

    她当时还跟颜子清说,颜棋不害羞;颜恺在旁边说妹妹:“她不是不害羞,她是有点傻。”

    所有人都当孩童趣事。

    而后,颜棋也提过几次的,所有人仍当玩笑话,将它带了过去。

    再后来,新加坡围困战前夕,很多人搬家,陈家的大哥哥带着一部分家产,远走美国。

    没过几年,他在那边结婚了,颜棋自然也不好再提此事。

    而颜棋一天天长大了,不管是陈家还是颜家,都不会拿女孩子小时候的这种玩笑话继续打趣,怕女孩子家听到了尴尬。

    陈家人是很厚道、懂礼的。

    渐渐的,徐歧贞早已忘记了还有此事,颜棋提起时,她一时愕然。

    “你那时候才多大!”徐歧贞骇然,“你认真的?”

    “是啊,我做好了跟他结婚的请柬呢。”颜棋道,“妈咪,要是不打仗,他不离开新加坡,我十六岁就可以嫁给他。”

    那么,也不过是几年的功夫。

    徐歧贞半晌说不出话。

    “所以,我知道我喜欢范大人。”颜棋继续道,“他要是喜欢我,我想和他结婚。不过,他估计看不上我,他很完美。”

    徐歧贞:“”

    颜棋说到这里,喝了一口咖啡,又叹了口气:“妈咪,他偷偷看王玉歆,他可能更想和她结婚。”

    “你也许误会了。”徐歧贞道,“如果你真很想和他有个前途,不妨问清楚。这样,自己心里有底,免得空期待。”

    颜棋想了想,难得认真道:“好的妈咪,我明天去问问他。我还要顺便问问他,喜欢不喜欢我。”

    徐歧贞:“”

    女孩子勇敢一点,没什么不好的。

    然而,第二天她去找范甬之的时候,却扑了个空。她又去银行,问了李晖,才知道谢尚宽带着他父母去伦敦的时候,范甬之家里有点事,跟着一块儿去了。

    “范大人有什么事?”颜棋好奇。

    李晖摇头:“我也不知道,颜小姐。不过,少爷下周三之前,应该会回来。需要我把您的来访告诉他吗?”

    “好的,让他回来之后打电话给我。”颜棋说,“我也没什么要紧事。”

    李晖说好。

    颜棋又问:“对了,你能联系到他吗?”

    “能。”

    “以前我们有一次去他家做客,他家里做事的佣人端出来一种小饼干,里面添加了好像是什么薄荷,有点凉又有点香。

    你问问他,知道不知道是哪里买的,特别好吃。如果方便,他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一点。”颜棋道。

    颜棋陡然想起了那款点心。

    她还以为是很普通的,可回到新加坡之后,发现居然没有糕点铺子卖。

    她也以为,只是单纯加了点薄荷,让她母亲试着做。

    做出来的味道,却有天壤之别。

    范甬之应该知晓她说的哪一款,因为她当时夸过好吃,后来她给范甬之做菜,范甬之特意买来感谢她。

    “好,一定转达。”李晖很客气道。

    颜棋走后,李晖立马给伦敦那边发了电报。

    他没有直接发给范甬之,而是发给了自己的朋友。

    “小小姐的病可有好转?”他询问。

    那边很快回答他:“还在医院。”

    李晖当即留了个心眼,没有立马给范甬之发电报,不想让他两头焦虑。

    他知道范甬之回去做什么的,这件事不好让颜棋知晓,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