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9章 怪不怪我

推荐阅读: 李天辰周小晴李小宝张灵华山神门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修罗神帝都市之最强狂兵最强武魂陈枫洛城东兵王沈浪苏若雪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小说林逸楚梦瑶

    这个生日宴,办得非常热闹。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颜棋一呼百应,为王致名请来了四十多名宾客,最后雅座坐不下了,又包下隔壁那间,整个饭店二楼都是他们的。

    这些宾客里,除了自己来的,还带了男伴或者女伴,其中有两位是初红起来的小歌星,不停献唱助兴。

    而颜棋自己,既不怎么搭理王致名,也不陪朋友们应酬,只专心致志照顾范甬之。

    她知晓范甬之不能喝酒,因为他胃不好;也知道范甬之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

    她简直像个守护神。

    到了最后,宾客们压根儿不知道这场宴会为谁举办的,彼此或跳舞或吃饭或饮酒,玩得开心极了。

    最伤感的,莫过于王致名。

    他一整天的轻盈好心情,到了这会儿已经消失殆尽。

    “要跳舞吗?”李寐走过来,询问王致名。

    王致名对李寐是印象挺深刻的。

    虽然印象深刻,他与她却没什么来往。他是男人,他不主动邀约,李寐更不可能约他,这一年多来,两个人才见过几次面。

    每次见面都是客客气气的。

    “好啊。”王致名道,然后打算邀请她。称呼他的时候,他好悬说错了,舌头打了个结,才道,“李小姐,能否赏脸跳支舞?”

    李寐微笑,伸出了手。

    两人滑入舞池。

    王致名的目光,穿过众人,落在了颜棋脸上。

    颜棋正在逗范甬之,说着什么,让范甬之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上,浮动了一抹浅淡笑意。笑意一闪而过,却刺痛了王致名的心。

    他收回了视线,心中已经做好了放弃的权衡。

    到了他这个年纪,最清楚感情需要两情相悦。假如颜棋心悦他,是不会弄今天这个场面的。

    这场面,他也挑不出任何毛病,毕竟这等奢华、热闹。

    只是,她既无心,那怎么会寻来他千辛万苦都寻不到的琴谱?

    王致名又有点糊涂了。

    他发愣的时候,踩了李寐一脚。

    李寐低声道:“你踩到我了,有点疼。”

    王致名很少在女士面前如此失礼,立马道歉,并且认认真真与之跳舞。

    他们俩交谈,说起了音乐。

    李寐学的是商务,音乐是她的爱好,所以她旁听过王致名的课。那时候,王致名也只是刚刚毕业任教的助教老师。

    “你和孙小姐的事,怪不怪我?”李寐突然问。

    王致名愣了愣。

    那件事,似乎特别久远了。

    他连忙道:“哪里话?是她自己疑神疑鬼的。我们俩感情出了问题,也不是那一时片刻的。想要分手的时候,自然会找到各种借口。想来,是我对不起你,把你拖入那样的流言蜚语里。”

    这件事,说起来话长。

    他和上一任女友分手,那女友控诉他迷恋女学生,闹得沸沸扬扬,让他十分头疼。

    她控诉的对象,就是李寐。

    当时,王致名与李寐不熟,只是偶然接触过两次,她也询问过他几个问题。

    有一次,他在餐厅遇到了李寐,正好李寐独自用餐,他善心发作,邀请她拼桌。

    他与李寐,始终像陌生人,有点熟悉却毫无来往的陌生人。

    他女友那段时间毕业了,却还没有收到他的求婚戒指,非常烦躁。

    名媛们是不会工作的,一毕业就结婚,是最理想不过的。他女友的闺蜜们,多半是毕业后的七月举行婚礼,她们几个人想凑在一起办。

    可那时候,王致名对那段感情已经心力憔悴。

    女友的性格刁钻,从不体谅,却需要他像佣人一样服侍周全。他好歹也是大户出身,外公家又显赫无比,从小也是被人捧着长大,旷日持久,如何能忍耐?

    他在考虑前途时,女友急了,更加变本加厉折腾,甚至诬陷他和女学生。

    大概他那一期带的学生里,独李寐容貌出众、性格讨喜吧。

    女友希望他能臣服,能证明自己清白,和她求婚。不成想,她却是压断了他心中最后一点坚持的希望。

    他主动提出了分手。

    有了传言,说他是因为李寐,当然传言是他前女友放出去的。

    前女友也没想到,自己弄巧成拙。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猜对了,大肆渲染。

    在那个时候,王致名还不知李寐的情况。没过多久,他突然听说了一件事,令他大为震撼。

    他亲自去给李寐道歉。

    李寐虽说跟他无关,他心里却有点过意不去。

    不成想,李寐如今说起来,反而担心是她毁了他的恋爱。

    王致名有点无地自容了。

    “李小姐,当初那个,我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王致名问。

    李寐以前就解释过,跟他无关。

    如今,她再次道:“你方才说自己的事,两个人想要分开,就会寻找各种借口。你的事与我无关,我的事也与你无关。”

    王致名听到了这里,心中舒了口气。

    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李寐:“那本琴谱,是不是你送的?”

    李寐笑道:“是棋棋提起了你的生辰,我给了点参考。我有个朋友,家里有数不清的古籍,割爱卖出了这本,也是我运气好。”

    王致名此刻才恍然。

    他就知道,颜棋不会这样有心。

    “多谢你了。”王致名道。

    李寐笑笑。

    他们俩一晚上聊了很多,直到散场。

    不少人喝醉了,而颜棋那坑货,居然不送客人,自己早早和范甬之溜走了。

    宾客们自己寻乐子,没有要散场的意思,颜恺和陈素商受不了了,他们俩熬不了夜。

    “我们看着跟他们差不多的年纪。”颜恺低声抱怨,“怎么他们到了这会儿,还是精神抖擞?”

    陈素商笑:“回去睡觉?”

    “回去!”

    颜恺好歹算是比较负责的哥哥。他临走时,去问了问饭店的人,颜棋结账没有。

    得知颜棋已经放下了一大笔钱,任由她的朋友们挥霍整晚,颜恺放了心。

    “还好,她还知道留钱。”颜恺道。

    他们俩出门的时候,瞧见李寐和王致名也在告辞。

    请客的人走了、寿星翁也走了,剩下那群人居然还玩得挺高兴,也是很厉害的。

    “改日有空,一起喝茶。”李寐上了汽车,对王致名道。

    王致名说好。

    他对李寐,有点尊重,始终把她当一个挺有身份的陌生人,很难和她亲近起来。

    大概觉得与她不像是同类人吧。

    他送完了李寐,自己上车,汽车扬长而去。

    而李寐的汽车却突然回来了,似乎是有什么事忘记了说,然而早已没了王致名的身影。

    颜恺和陈素商看到了这一幕。

    第二天,他们俩去接孩子的时候,又把这件事当八卦,告诉了徐歧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