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1章 范大人的愿望

推荐阅读: 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凌依然萧子期龙门狂婿风华绝代林逸贴身校花高手人中之龙南桥故人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妙手小医仙吴东周美珠飞羽战神项飞羽林云舒林逸小说无限体验人生

    颜棋和范甬之从房间出来,正好遇到了橡胶大王那边的人。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他们笑得很暧昧,同他们俩打招呼:“范先生,颜小姐,早上好。”

    颜棋也与他们颔首。

    范甬之心下沉了沉,决定给这些人一点好处,别让他们回去乱嚼舌根,毁了颜棋的声誉。

    她将来总要嫁人的。

    两人到了饭店楼下,随便找了辆街车,往餐厅吃饭去了。

    “今天这家餐厅的东西真好吃,比我昨天吃的好多了。”颜棋道,“而且,装潢不如那家。果然,任何东西都不能只看外表。”

    她难得大发感叹。

    吃了早饭,他们俩又在街上逛了逛。

    “范大人,那边有美国人建的教堂,咱们要不要去看看?”颜棋欢喜拉了范甬之。

    新加坡也有教堂的,并不稀奇。

    她昨天觉得东西不好吃、街景不好看,无非是因为范甬之不在身边。

    她独自玩乐,甚是无味。

    今天他来了,她吃什么都很香,看到什么都想瞧瞧。心情很好,果然生活样样都美好。

    “嗯。”范甬之道。

    两人往教堂走。

    教堂维护得很好,五彩玻璃窗擦得干干净净,墙上的画色泽鲜艳饱满,一切都像繁华盛景。

    不少人在做礼拜,默默祈祷。

    颜棋和范甬之寻了间僻静的教堂坐下。

    四下无人,颜棋默默祈祷:“保佑我以后每天都能吃到好东西,阿门!”

    她睁开眼,发现范甬之也在祷告。

    他双目阖上,神色非常专注认真,好像有很多心事想要上帝的庇佑。

    颜棋看着他良久。

    待范甬之结束,颜棋问他:“范大人,你在祈祷什么?”

    “世界和平。”范甬之说。

    颜棋:“”

    “我们都是一粒沙,和平时候,安安静静呆在属于自己的位置,风暴来临就不知卷向何方。伦敦大轰炸时,我们惶惶不可终日,至今都记得。”范甬之道,“世界和平,是我最大的心愿。”

    颜棋突然发现,他并不是随口一说。

    “对。”颜棋赶紧补上一个祈祷,“我也希望世界和平。”

    两个人走出教堂,颜棋低声问他:“范大人,你说还有战争吗?”

    “也许不会有了,如今是经济时代。”范甬之道,“大家都累了,无力再打仗。但愿能和平几十年。”

    “其实,还是有战争的,你看菲律宾的动乱就没有结束,缅甸那边还在打仗,我哥哥说的。”颜棋道。

    “这些都是小规模的,别害怕。”范甬之道。

    颜棋笑:“要是你永远在我身边,我就不会害怕!”

    “我会!”范甬之沉默一下,突然道。

    “真的?”颜棋想起了上次她哥哥说的话,说范甬之不想和她结婚,她又想起范甬之的拒绝,故意歪了头,“万一我结婚了,跟其他人?你也还在我身边?”

    “如果你需要我,我不走。”他道。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声音却沙得厉害,像是一块巨石沉入了心口。

    颜棋没看出来。

    她想范大人真好,比其他所有人都要好。除了范大人,她是不会嫁给任何人的。

    她笑起来:“那我当真了啊!”

    她欢欢喜喜往前走。

    这一天,颜棋痛痛快快把马尼拉的街道逛了一遍,到了傍晚的时候,她还跟范甬之去巴石河岸边的小酒馆喝酒。

    小酒馆的确很乱,充斥着鱼龙混杂的各色人群。

    他们俩混在其中,显得格格不入。

    有好几个人想要调戏颜棋,都被范大人揍了。

    他们俩也被赶出了酒馆。

    颜棋笑得很开怀。

    “范大人,我现在明白了,不是马尼拉不好玩,而是没有你的地方不好玩。”颜棋哈哈大笑,“今天太痛快了!除了在新加坡,其他地方没有你,我可真不行。”

    范甬之安静看着她。

    他伸手,将她脸侧的碎发撩到耳后,心里灌进了暖风。

    她的笑靥,就是对他最高的奖赏。

    “你开心就好。”范甬之道。

    颜棋点头:“我很开心。”

    “明天没空陪你,如果你还想玩,后天我们再玩一天。”范甬之道。

    颜棋说没事。

    两人回到了饭店,颜棋躺下之后,仍是精神亢奋,用饭店的电话打给范甬之。

    “范大人,我突然想起来,你想不想吃糖果?要是你想的话,我让乔四哥送点来。”颜棋道,“我哥哥的糖果厂里,有很多的糖果。”

    “不必麻烦。”

    颜棋又没话找话,说了很久。

    两人就在隔壁,却握住话筒,聊了大半夜,直到颜棋频频打瞌睡,这才挂了电话。

    范甬之反而很清醒。

    电话里传来盲音时,他怅然若失。

    洗了澡,躺在床上,他心里仍有海浪滔天。

    今天颜棋有句话,让他心中发涩。

    她如果和其他人结婚

    范甬之直到凌晨三点多才睡,翌日又早早起床去忙碌。

    颜棋跟着范甬之在马尼拉玩了三天,才回到新加坡。

    下了飞机,范甬之道:“我送你回家。”

    橡胶大王公司那边的代表提醒他:“范先生,回头还有点事要和您商量”

    意思是下了飞机要开个会。

    范甬之头也不回:“找李晖。”

    颜棋自负懂事了:“不了范大人,都到了新加坡,干嘛要你送?机场的汽车会送我回家的。都是司家的人嘛,不会误事。”

    “我送你。”范甬之很坚持。

    “真的不用。”

    “我带你出去三天,你父母那边,我需得亲自交代一句。”范甬之说。

    颜棋:“”

    很多时候,颜棋觉得范甬之跟她是同类,因为他也是个不太讲究人情世故的;可有些时候,他又能稍微仔细点。

    他亲自把颜棋送到了家。

    正好徐歧贞和颜子清都在家。

    送回女儿,颜子清夫妻脸色都不太好。范甬之主动给他们道歉。

    “马尼拉很安全,我们都是在安全的街道上逛,没有涉险。”范甬之道,“让您二位担心了。请责怪我不懂事,不要骂棋棋。”

    颜子清看了眼徐歧贞。

    虽然范甬之拒绝了颜家结亲的要求,可他本人不差,颜子清不太想撕破脸。

    徐歧贞会意,对颜子清道:“不经过家中同意就出去玩,这件事我不赞成,也不想再有下次。棋棋,你可明白了?”

    “是,妈咪我知道了,以后不敢。”颜棋这会儿装作很乖巧。

    “范先生,留下来吃饭吧,吃了饭再回家。”徐歧贞又道。

    范甬之有点惭愧。

    他点头道是,在颜家吃了一顿丰盛晚饭,这才开车回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