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7章 颜棋的订婚宴

推荐阅读: 林枫女剑仙叶佳期乔斯年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我怎么这么有钱(超级人生)(陈平江婉))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沈浪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第一战神方寻萌宝妈咪:是狗仔队队长太古龙象诀亿万豪宠:厉少霸道宠唐暖画厉景懿

    颜棋订婚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新加坡。

    众人恭喜之余,也很惊讶。

    “和谁订婚的?”

    范甬之在新加坡的时间不短,可他不怎么出风头,只有打周劲的时候,报纸隐约提到过“范先生”,却又有颜子清压制,没扒拉出范先生的生平。

    现在突然传闻要订婚。

    听到了这个消息,最开心的非陈安妮莫属了。

    她特意跑上门得瑟。

    “我告诉你,我可是大媒人!”安妮自吹自擂,“要不是我去逼问他,他能跟你求婚吗?”

    她这么驴唇不对马嘴的吹嘘,颜棋哭笑不得。

    “你不懂。”

    “我不懂?”安妮大怒,“你得送我一个大礼物!你跑不掉的,我会告诉所有人,是我帮你求婚成功的。”

    颜棋捏她的脸:“你要什么啊,秦太太?”

    “我还没有想好。”陈安妮道。

    她做姑娘的时候,的确有几样东西很想要。可嫁给了秦先生,那位先生恨不能把月亮都摘下来给她。

    该有的,安妮都有了。

    “对了,我要给你的孩子做干妈!”陈安妮道。

    颜棋说:“我们不要孩子。”

    “胡说八道,谁不要孩子?你上次还说过,想要双胞胎呢,我怀孕的时候,你也很高兴啊!”陈安妮失笑,“我做干妈,委屈你孩子了吗?”

    “不是,我们真的不要孩子。”颜棋认真说,“我答应了范大人。他说,我要是想当妈,就把他当儿子。”

    陈安妮:“”

    这席话,陈安妮听了也就算了,没有放在心上。颜棋一向很不靠谱的,她的话没什么可信度。

    范老先生到了新加坡,和颜家谈妥了儿女婚事。

    那位老先生非常的谦卑,放低了姿态;颜家也不是仗势欺人的,婚事谈得很顺利。

    他们打算在年底的华人旧历腊月举行订婚宴,正月十六举行婚礼。

    颜家不需要等。

    颜棋想要最好的婚纱,可以把著名设计师和裁缝请到家里,连夜赶制;她想要什么样子的礼堂,范家和颜家都能弄到。

    中途,范甬之回了趟英国。

    他这次去,花了足足一周时间。

    颜棋问他:“你回去陪艾尔吗?”

    范甬之想给她一个惊喜,故而撒谎:“对,我回去陪艾尔了。”

    “她怎样了?”

    “这次很好。我跟她说,请她参加婚礼。”范甬之说。

    颜棋大喜:“那很好。”

    范甬之也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父亲。

    他父亲不同意。

    “上次棋棋去,艾尔不过是有点高兴,当天发病。婚礼上人多,她情绪波动大,肯定会再次发病的。她今年的发病时间越来越短了。”范老先生说。

    范甬之想了想:“我想把她请过来,在三楼设一个屏风,谁也不可以上去。让她躲在后面,哪怕看不到我们,听一听声音也好。”

    “太冒险。”

    “她很想看看,她从未见过婚礼。”范甬之道,“她生命的长短,我们又控制不了。别给她留下遗憾。”

    范老先生没说动儿子。

    颜家彻底忙了起来。

    颜恺和陈素商给颜棋送了新婚礼物。

    陈素商问她:“你婚后是住在新加坡,还是去伦敦?”

    “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范大人住在哪里,我就住在哪里。”颜棋道。

    陈素商:“”

    差点被这恩爱的光芒闪瞎眼。

    “大嫂,你们过了年不是要走吗?”颜棋问。

    陈素商颔首:“对啊,所以希望你们留下来,陪在父母身边。这话是不是很自私?”

    “对!”颜棋点头。

    陈素商笑起来。

    司玉藻也百忙中抽空,给颜棋送来礼物。

    “宁安跑到香港去了,迟迟不肯回家。你的订婚宴,他可能赶不上。”司玉藻说。

    “他肯定又在追求某个女孩子。”颜棋笑,“姐,你告诉姑父,让姑父打他。他好多女朋友!”

    司玉藻戳了下她的脸:“不用我阿爸打。等他回来,我要亲自打。”

    亲戚朋友们络绎不绝。

    徐歧贞的娘家也过来送礼,她外甥女李寐给颜棋准备了一盒子钻石首饰。

    “这是我妈送给你的,单独的。”李寐笑道。

    “姨母真好!”颜棋很开心。

    然后,她看到了李寐手腕上有一串钻石手链。

    “姐姐,姨母也给你买了一条?”

    “不,这个是朋友送的。”李寐道。

    “哪个朋友?”

    “王老师送的。”李寐笑了下。

    她给王致名送了本琴谱,王致名一直想找机会还她人情。他还想让颜棋做中间人,被颜棋拒绝之后,他前不久终于鼓起勇气,单独约了李寐。

    李寐收下了他的礼物,并且时常戴着。

    “很漂亮。”颜棋道,“没想到,王老师还蛮有眼光。”

    李寐轻轻转动了下,唇角微翘。

    一转眼,就到了颜棋订婚宴的日子。

    颜家定下了新加坡最好的饭店,宾客如云。

    顾轻舟和司行霈双双出席,引来无数的记者,镁光灯把傍晚照得如同白昼。

    李寐换好了礼服,去看颜棋,却发现她的化妆间挤满了人。

    她的朋友太多了。

    李寐挤不进去,出来找个地方坐,听到身后有人喊她:“李小姐”

    她一回头,瞧见了王致名。

    她微笑,手不经意撩拨了下额前碎发,那串钻石手链闪闪发光。

    王致名看到了,心里似被光芒照了下。

    “好久不见。”李寐道,“棋棋也邀请了你?”

    “她邀请了所有同事。”王致名说,“你今天的裙子很好看。”

    李寐道谢。

    他们俩闲聊了片刻。

    颜棋的订婚宴非常热闹,李寐那边的桌子上还有个空位,她对王致名道:“要不,你过来一起坐吧?”

    “不,我不是亲戚,我坐后面。”

    “没关系。”李寐道。

    王致名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跟李寐一起,坐到了前面。

    李寐的母亲徐琼贞也在这张桌子上,看到了王致名,冲他略微颔首。

    王致名站起身叫伯母,态度恭敬。

    订婚宴的程序很简单,走完了就是吃喝玩乐。

    颜棋和范甬之跳了开场舞,然后就去后面换衣裳。

    她可能有点醉了,很晚才出来。

    李寐和王致名跳了两场舞,散场的时候,是王致名送她回家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