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9章 旧旗袍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武帝神体只是小虾米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神级火爆兵王华山神门玄门真祖斗破之无上之境

    康书弘夫妻的这场吵架扰得康琴心心烦意乱,再加上阿姐后来的那几句话,让她觉得是否真的是自己太要强了,所以康书弘总觉得她是个威胁。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也不知是从何时起,过去对她关怀有加的兄长变得处处针对她,老喜欢在爸妈面前压自己一头。

    其实她并没有做什么,既没有说他坏话,也没有抢他功劳。

    康琴心大学修的是金融系,对生意经济有兴趣是正常,但她为了避嫌,连爸安排的银行岗位都没有去,而是在家过着悠闲大小姐的生活。

    她也就是觉得无趣,才跟着小舅舅到处跑的,但并没有干涉家族的利益,康书弘何苦如此忌惮她?

    她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有些烦躁。

    阿姐说的话或许有道理,也可能是她平时对康书弘的语气过于直白,伤害了他的尊严?

    康琴心如此想着便觉得以后该收敛些,省得在家里总是舌枪唇战,让爸妈担心,也连累嫂子受他的闲气。

    于是次日起,康琴心对康书弘果真克制了自己的脾气,见他还称病在家也没厉色催他去上班,只是不做声。

    叶妩问起叶岫情况,“你昨晚去你小舅舅那边,他还好吧?”

    “都好着呢,妈不用担心。”

    “之前他来庄园,还说这次出远门的时间有些久,大概需要半个月,没想到才几天就回来,不会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吧?”

    “没有的,您不是前几日还和外公通电话了吗,外公身体也都健朗。小舅舅提前回来,大概就是生意上的事情提前处理好了吧。”

    叶妩于是安心,“这就好,你外公行动不便,先前还生了场病,我心里总惦记着。”

    康琴心笑:“妈惦记外公就提前回去看看就是了,反正现在交通方便得很。”

    叶妩想了想,说道:“还是下个星期再去吧。”

    想起康画柔相亲的事情,又望向长女,见她仍是穿着旧旗袍,不由道:“阿柔你怎么翻来覆去总这几身行头,之前妈和你去百货公司,敢情儿买的衣裳你都不穿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康画柔温柔道:“妈,我觉得那些裙子更适合心儿多些。”

    “偏你知道疼你妹妹,我也没见她穿过几回。”说着又看向康琴心,“心儿,你说说你又是什么装扮,昨日的打扮不是挺好看的吗?”

    康琴心倍觉无辜,“妈,昨日我出门的时候你都散步去了,什么时候看见我的打扮了?”

    “我是没看见,但早上阿岚去你房间收拾脏衣服的时候我可见着了。你阿姐给你置办的那些,你不能总放在柜子里摆着。

    年轻女孩子还是应该穿得俏皮淑女一些,改明儿我带你们姐妹多去参加参加宴会,感受一下那些新潮名媛的派头。”

    姐妹俩对视一眼,眸中均是无奈。

    但康琴心机灵,懂得祸水东引,不愿继续被数落的她急忙转开了话题:“对了妈,这回外婆介绍给阿姐的又是谁家的公子?”

    说起这个话题,叶妩果然来劲了,满脸认真的看向康画柔解释道:“阿柔,这次可是个好人家,本市交通局局长赵家的公子,叫行之,和咱们一样,祖上也是山西的。”

    “还是老乡啊?”康琴心闻言提神,“那想必搬来新加坡也不会有多少年,这就做到交通局局长的职位了?那还挺有能耐的。”

    “是啊,这赵家过去在山西只是个小生意人家,没什么名气的,但来了新加坡之后短短十数年就发展成了今日这样,是个有前景的人家。

    他家的三公子赵行之今年二十有五,你外婆说生的相貌堂堂,为人也很斯文有礼。”

    康琴心顿时就道:“那怎么还比阿姐小了几岁?”

    旁边姜玉兰笑着接话:“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我倒觉得这位赵公子挺好。”

    康画柔没有作声。

    康琴心私心里觉得这话没什么依据,但毕竟不好泼冷水。

    年龄还是其次,关键是为人是否有担当。她虽然知道阿姐还惦记着亡故的前姐夫,但要论守节三年也过去了,也希望阿姐能有个好归宿。

    “还是先看看人吧,我阿姐这般好,若是没

    (本章未完,请翻页)

    点本事可不配做我姐夫。”她扬声这般说,心想着若到时候阿姐仍是无心,便由她如往常那样把人刁难退场即可。

    叶妩似是知道她想做什么,警告道:“心儿,你不准捣乱。”

    “我哪能啊,外婆和妈都说好的人选,就算我考验一下,也不能为难他吧。”

    叶妩再三警告:“回头耽误了你姐的好事,我饶不了你。”

    康琴心闷声“哦”。

    康画柔起身,“都听妈的安排,我先上楼了。”

    叶妩颔首,又同她关切道:“阿柔,你要是穿不惯洋装,妈让裁缝上门替你重做几身旗袍可好?你都很久没添新衣了。”

    康画柔脚步微顿,转身应话:“女儿还是觉得旧的衣裳穿得舒心。”

    叶妩心有理解,“那就先这样吧,过阵子再说。”

    “谢谢妈。”

    康琴心有心缓解气氛,故意攀着母亲的胳膊摇晃,撒娇道:“妈,什么裁缝?阿姐不要的话,您让人帮我和嫂子做几身呗。”

    “给玉兰倒是还好,你?”叶妩上下打量了下女儿,“妈可想象不出你穿旗袍的模样。”

    康琴心略有失落,“您这也太偏心了。”

    旁边姜玉兰笑道:“其实二妹个子高,人又瘦,穿旗袍极为合适。”

    叶妩就点头:“行,妈喊人上门来。你们啊,有时间多劝劝阿柔,别总念着旧的物事,人都要向前看,她还年轻,不能总活在过去的阴影里。”

    “阿姐那么聪慧的人,道理都明白的,妈也不要催得太紧了。”康琴心替亲姐说话。

    叶妩就看着她道:“成,你们姐妹但凡有一个成了家,妈这颗着急的心就先放一放。对了心儿,之前妈跟你提过的沈家公子,你觉得怎么样?”

    “妈!”康琴心连忙起身,“我才没阿姐那么好说话呢,要我和素未谋面的人相亲是不可能的,您还是把功夫花在阿姐身上吧,我出门去了。”

    叶妩急急问:“你这又要去哪啊?”

    她随口应道:“找小舅舅去。”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