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7章 我的法子对彼此都有利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华山神门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沈浪第一战神方寻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苏梨凤无深

    宋和真并不想把电话转给司雀舫,迟疑着反问:“怎么不是叶先生?”

    很显然,司雀舫和叶岫之间还有要事待处理,所以那边在等电话。手机端 康琴心闻言忍了忍,继续道:“我有事找司雀舫。”

    “二少在忙,康小姐改日再打过来吧。”

    “你等等!”康琴心急声,气道:“你只是个副官,怎么就知道二少不想接我的电话?你无权替他回绝我吧?”

    “康小姐,二少他真的有事。”宋和真虽坚持着这话,但语气不似方才那般坚决。

    康琴心敏感捕捉到了这话中的情绪变化,立即再道:“那不管,你先别挂电话,我等你家二少有空了你再去喊他接电话。”

    “……”宋和真沉默了许久,不由道:“康小姐,我也还有事。”

    “骗谁呢,你若有事怎么可能电话刚响起就接了?再说,你家二少不出行,你就是待命状态,忽悠谁呢。”

    宋和真望着别墅上面的天花板发呆,心有无语,“这样吧康小姐,您过个半小时打过来,还是我来接电话,那时候二少应该忙完了。”

    康琴心没接话,反而问道:“我问你,康书弘怎么样了?”

    宋和真又不说话了。

    康琴心不受影响,继续道:“那天的事我们可是说明白了,江永旺交给你们,我带康书弘离开。

    你二少大名响当当,怎么好意思出尔反尔的?就算江永旺死了,那康书弘也帮不了你们什么,想必你们询问他也没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对吗?”

    宋和真本是寡言少语之人,听见这话倒是没忍住:“那康小姐觉得应该如何?”

    “我给你们出个法子。”

    “康小姐请说。”吗啡的事让人头疼,宋和真也想替主分忧。

    康琴心思索道:“由我出面说服康书弘与你们合作,配合着演一出戏,咱们放长线钓大鱼,这件事了了之后权当他将功折罪,以后你们不得再去骚扰他。”

    宋和真没明白意思:“康小姐可否说具体些?”

    “二少在哪?”康琴心单刀直入,“我想当面和二少谈。”电话里只剩下呲呲的声响,那边久久没有回应,康琴心知道他在犹豫,“我电话里说不清,何况你们的目的并不是说对付一个康书弘,我的法子对彼此都有利,宋副官也不

    想二少终日为了吗啡的事忧烦吧?”

    “康小姐稍等,容我先请示二少。”

    “好,那我等你电话。”康琴心心中微喜。

    宋和真主动道:“不知道康小姐您那边的电话是?”

    康琴心也不知道,转身问了陆遇,陆遇便将应急站的电话报了出来。

    宋和真着笔记下,又不由问了句:“请问叶先生考虑得怎么样了?”

    “考虑什么?”

    “叶先生没有与您说吗?”其实是明知故问,宋和真话落再道:“那就有请康小姐提醒下叶先生,二少还在等他的答复。”

    康琴心心理糊涂,狐疑着应道:“好的。”

    她出了应急站,与人交代道:“待会但凡有电话进来,就去休息室找我。”

    守站的人应是。

    叶岫见她回来,问道:“联系到了吗?”

    “他副官接的电话,起初还想打发我。”“司雀舫那样的人物,自然不会凡事亲力亲为,他的副官将你电话推掉也是正常。”叶岫正在看公文,抬头又问:“你去了那么久,应该不会一无所获,你刚刚的话,想必后

    来沟通很顺畅?”

    “倒也没有,说是司雀舫忙着,要过半小时后他请示了再给我回电话。”

    叶岫点头,继续专注手里的文字。

    “小舅舅?”康琴心走过去唤声。

    叶岫“嗯”了声,“想说什么?”

    “送副官让我提醒你,说司雀舫还在等你的答复,是什么事情呀?”她满脸好奇。

    叶岫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她,休息室内光线不足,其乌黑的眼眸近在眼前,低声回道:“小事儿,你不用费心,把书弘捞出来就成。”

    提起这事,康琴心有些不确定,“也不知道可不可行。”

    “这么说你已经有了主意?”

    “我想从康书弘身边的那个莉莉小姐身上入手。”她遂分析道:“我前两天去找康书弘时,那女人还当我是她情敌出言不逊,这两日康书弘一直在家没出门,且以他的性子也不会和自己女人解释我是他妹妹的关系,结果今

    日下午在姑姑的美容院里我碰见她,她就知道唤我康小姐了。

    莉莉以前是江泰酒楼里的小姐,跟着江永旺的,而那天我找康书弘之后,江永旺就立马去码头准备偷渡逃跑。

    我问过英茂哥了,那晚江永旺行色匆匆,连行李都没有准备,是临时仓皇之举。那你说能是谁给他通风报信的?”

    叶岫皱眉道:“你怀疑那女人是江永旺安插在书弘身边探消息的?”

    “这不是明显的吗?说不定还不只是江永旺,和那个已经跑得没影的严索明也有关系。”康琴心相信自己的感觉,所以才会特地电话康英茂让他调查并找人监督。

    叶岫目露欣赏,“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很是聪明!”

    “那是我天生的,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叶岫乐得哈哈大笑。

    他在康琴心面前似乎从来没有过烦恼,至少没表现出来过,总是很轻松愉悦。正是如此,康琴心还不好再追问他与司雀舫之间的事,心想着只好等见了司雀舫再打听了。

    小舅舅这样,总是让人担心的。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比康琴心想象中的要顺利,宋和真问了她地点,说二少派车来接她。

    康琴心想了想,这边总是不方便,便说了南山脚下的一处咖啡馆。与叶岫道别之后,她就下山了,陆遇随行。

    宋和真亲自来接她,进了咖啡店走过去,有礼道:“康小姐,请。”

    康琴心含笑的举了举手中的瓷杯,玩笑道:“宋副官再请我喝杯咖啡如何?”

    宋和真脸色微红,挪开眼神道了声是,让身后的小兵去前台结账。康琴心起身道:“二少的人,果然爽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