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0章 痴心一片

推荐阅读: 叶佳期乔斯年女剑仙林枫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我怎么这么有钱(超级人生)(陈平江婉))萌宝妈咪:是狗仔队队长亿万豪宠:厉少霸道宠唐暖画厉景懿太古龙象诀季无尘乔倾颜武帝神体只是小虾米

    康琴心尚在端量之际,旁边宋和真便出声解了她的疑惑,他同裴言卿毕恭毕敬的,“见过言卿小姐。 ”

    又解释:“康小姐是二少的客人。”

    裴言卿兴致高昂,笑着问:“二表哥人呢?”

    “二少在书房里。”

    康琴心这才反应过来裴言卿的身份,司家姑太太的独生女,裴家掌上明珠,难怪气质不凡。

    她回了礼数,轻描淡写的说道:“有事来与二少商议,正要离开,那就不打搅裴小姐了。”

    “康表姐客气了,我与悦希是好友,刚入大学的时候便认识她了,你不用太见外的。方才见你行色匆匆的离开,原来是来见我二表哥了?”裴言卿笑得狡黠。

    康琴心微讷,倒不知该如何接话,遂问了句:“你与悦希怎么分开了?”

    “别提了,悦希家中有事急着回去了,我就只得来找我表哥蹭晚饭了。”

    裴言卿语气熟络,又自主的说道:“都日近西山了,我表哥太不会待客了,这时候还让你走。康表姐若无其他事,不如留下来玩玩?”

    挤眉弄眼的邀请,模样灵动,语气也显得不似初识,很是亲近。

    宋和真欲言又止,稍稍矛盾之后还是看向康琴心。

    正巧司家送她的车也开过来了。

    康琴心摇头婉拒:“不麻烦了,府里还有事,谢谢裴小姐的好意,改日我请你和悦希出来。”

    裴言卿表情失落,没精打采的道:“那好吧。”

    她抬脚往别墅门前走,走了没两步又转身,分外犹豫且八卦的道:“那个,康表姐,我问你个事儿。”

    康琴心正准备上车,闻言站在车门前转首不解,“裴小姐请说。”

    裴言卿三两步又凑了过去,满眼好奇的问:“听说前两天有女人和我二表哥逛了大半个市中心,那人是你吗?”

    康琴心吃惊,想了想说道:“若裴小姐问的是借二少座驾去过市中心的人,那应该是我。”

    “真的是你呀!”裴言卿忽然拉起了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双手,双眼充满了惊喜,继续道:“怪不得我今日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特别亲近,原来你是我二表哥的女朋友啊!”

    康琴心措手不及,目瞪口呆的望着她。

    连宋和真都忘了言语。

    “嗳,你与我二表哥认识多久了?先前我都没听说过,他藏得可真深。”裴言卿故意埋怨。

    康琴心正要解释不是她所想的那样,二楼就传来了格外冷漠的警告声:“言卿,再胡言乱语,我把你丢出去,你信不信?”

    几人抬头,才见司雀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阳台上。

    裴言卿哪里怕他,立马顶嘴:“就知道恐吓我!你如果欺负我,我就告诉舅父舅母,让他们收拾你。”

    司雀舫没搭理她这话,只对宋和真命令道:“送康小姐离开。”

    宋和真敬礼领命,严肃极了,“康小姐,请上车。”

    康琴心与裴言卿说了声告辞,又冲楼上的人点点头,遂关了车门离去。

    陆遇还在初岗处等候。

    “就这边停吧,宋副官不用相送了。”

    宋和真亦没有坚持,目送着叶家的车远去之后才回别墅。

    车内陆遇问她:“是我无能,让表小姐只身进去,司家的人可有为难您?”

    “不曾,辛苦你此行了,送我回家吧。”

    康琴心有些苦恼康书弘的事情要如何和家里解释,司雀舫既然选择用康书弘的定罪去放松严索明等人组织的松懈,那必然没这么快放出来,时间久了怎么都瞒不住的,她有些害怕见到母亲担忧的眼神。

    然而,等她进了家门才发现母亲和长姐都不在。

    姜玉兰告诉她,姑姑康暖今天下午在青港口那边监督卸货的时候,港口附近突然起了枪战,也不知是什么非法分子逮着人就杀,在场的人瞬间乱得到处跑,姑姑便受了伤。

    康琴心大惊,刚坐下去又立马站起来,提着心问:“那姑姑怎样了,严不严重?”

    “二妹你别着急,先坐吧,妈和大姐到医院之后打过电话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回来,姑姑不是很严重,好在身边跟着帮手,只是被挤跑的时候摔了一跤,左腿有些骨折。”

    姜玉兰边说边替她倒水,叹气道:“我打电话找书弘也没找到人,不在银行也不在香海馆那里。”

    “那我得去医院看看。”说实话,康琴心还挺怕面对姜玉兰的,就怕她追问自己康书弘的事。

    姜玉兰跟着起身拉住她,“我劝你还是先别去了,妈和大姐已经在医院了,现在医院里都是人,不如改日再去。”

    “嫂嫂说的在理。”康琴心只好坐回去,喝了口水又说:“我以为新加坡这边安定了,怎么还这样乱?都什么年头了上演码头枪战,都是些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广播里还没播呢,大概都有些意外。听说护卫司署的人去时已经满地鲜血了,好像是什么帮会的动作。”

    “帮会?新加坡的帮会不都归颜家管吗?这颜家明面上和政府感情还不错,怎么就纵容手下这样的?”康琴心嘀咕着,似想起了什么,再问道:“对了嫂嫂,青港口是不是沈家的地盘?”

    “对,就是妈常常提起的那个沈家。听说这次运输是沈家公子亲自跟着,没想到都顺利抵港了,却出了这档子事。”姜玉兰别有深意的希冀道:“但愿沈公子没事才好。”

    康琴心无语,别扭道:“嫂子,妈一厢情愿的主意,你别当真了。”

    姜玉兰浅笑,温婉的说:“就算沈公子不是要说给二妹你的,那也是叶家世交的好友。”

    康琴心点头,随意的应了句:“嗯,嫂嫂说得对,最好是没事。”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两人同时伸手出去,对视之后,姜玉兰低声道:“可能是书弘的电话。”

    康琴心不忍说穿,缩回手道:“嫂嫂你接吧。”

    姜玉兰期待的接起电话,“喂,你好,康家庄园……哦,是小舅啊,找二妹吗?她在的,不麻烦,您稍等……”

    她将听筒递给康琴心,眼底有几分失落,“二妹,舅老爷找你的。”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