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0章 不小心说漏嘴

推荐阅读: 李天辰周小晴李小宝张灵华山神门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修罗神帝都市之最强狂兵最强武魂陈枫洛城东兵王沈浪苏若雪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小说林逸楚梦瑶

    司雀舫未置可否,过了片刻,忽而问道:“这么晚坐我的车回去,不担心被人拍着报道了?”

    他这语气……

    康琴心回望向他,见对方正双目炯炯的打量着自己,她尬笑接话:“二少说笑了,我这也不是头回借您的车驾坐了。网”

    他沉吟着“嗯”了声。

    康琴心摇低了车窗,晚风还是很暖,显得舒服许多。

    车内静默良久,她思忖了片刻随口询道:“二少,吗啡案怎么样了,有严索明的消息吗?”

    “还没有。”

    “新丽格酒店里抓住的男人没交代出什么?”

    司雀舫再次摇头。

    康琴心便奇怪了,不解道:“那您怎么肯放人了?”

    “留着康书弘也没什么作用,引蛇出洞无效,他蹲在牢里也只能给你们康氏银行带来麻烦,于我却是毫无益处的。

    康氏银行得了麻烦,指不定有些人又要寻我负责,还不如趁早放了为好。”

    他虽没有指名道姓,但讲的不就是康琴心?

    康琴心闷声道:“那次真的多谢二少了。”

    “你只会说这句话吗?”

    康琴心无意识的“啊”了声,眼神迷茫。

    “我是问你,你只会这样子说多谢我吗?”

    他追问,康琴心凝神望去,反问道:“那二少想如何?”

    司雀舫:“是我该问康小姐想如何谢我吧?漂亮话总是挂在嘴边说的,真要做起来可没几人能说到做到的。”

    康琴心是要强的性子,哪里受得了这种激话,立即接道:“二少若是觉得我的多谢只是嘴上说说就错了。

    你帮了我们康家是事实,我确实欠了您人情,您有何吩咐,但凡我能做到自不会推辞。”

    “这可是康小姐自己说的?并非是我逼迫你。”司雀舫双眸泛亮的看着她。

    康琴心爽快的举起右掌,“自然!二少有吩咐尽可明说。”

    司雀舫没有吱声,只慢条斯理的举手与她合掌。

    三月的夜晚,男人的掌心炙热如火。

    康琴心触及即分,又被看盯得有些不自然,便故意望向窗外。

    他迟迟没有下文,她便有些静不住了,转首又询问:“二少想我做什么?”

    “还没有想到。”

    她开始后知后觉起方才的草率,试探性的开口:“二少,您该不会是想学戏说本里写的那样,从我这拿个无条件要求吧?”

    没成想司雀舫含笑,瞅着她回道:“若我说是呢?”

    见她急眼,他继续道:“康小姐重承诺,既已答应,那即便我提了什么过分为难你的要求,你应该也不会做出推拒的反应来,对吗?”

    康琴心凝噎,语塞的看着他。

    “不用探究我的想法,该你康小姐履行承诺的时候,我不会客气的。”司雀舫心情极好,语调轻缓透着愉快。

    康琴心无话可说,也说不过他。

    她有些晃神,连车何时到了康家庄园外都没反应过来,还是司雀舫提醒她的:“康小姐,你到了。”

    康琴心这方回神,拿起旁边的包准备下车,“麻烦你了。”

    宋和真从驾驶座出去,替她开门,“康小姐,请。”

    “谢谢。”

    康琴心走了两步,又被司雀舫唤住。

    “二少还有事?”

    司雀舫提醒道:“有决定后,记得给我电话,总要让我知道该怎么处置那女人吧?”

    “嗯,我记得的。”

    康琴心挥去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也不再研究司雀舫的想法,想起莉莉的事情就心情沉重。等到喷泉池旁,望着灯火通明的别墅不太想进去。

    来回走了两圈,索性就在水池旁坐下了。

    “二小姐。”

    康琴心抬眸,是康英茂,她笑着招呼道:“英茂哥,这个时辰你难得在家。”

    康英茂在她旁边坐下,应道:“今日银行里不忙,我就早些回来了。”

    “是该这样的,朱婶见你每天都半夜回来肯定难眠,你早些回来她就安心了。虽说你现在是副行长,但不必事事都亲力亲为的,太辛苦了。”

    康英茂摇头道:“二小姐言重了,英茂不敢当您这句辛苦。老爷任命我为副行长是信任我,这是我的荣幸,怎么能说是辛苦?”

    “爸向来欣赏你,其实你不必总这样客气的,你我一同长大,唤我名字就好。”

    “那怎么行,小姐永远是小姐。”康英茂语气强调。

    对方性子执拗,康琴心也不强迫他改口称呼。

    康英茂面露关切,“二小姐怎么回来了也不进去,可是有烦心事?”

    “是莉莉小姐的事情,她的身孕……”她叹息一声,语气惆怅:“嫂子心里才好受些,若是知道了这件事,又要伤怀了。”

    “小姐见过司二少了?”康英茂惊诧。

    康琴心点头,“嗯。”

    “他送您回来的吗?”

    康琴心又点头。

    康英茂目光投远,半晌稳着声音道:“司二少这回帮了咱们不小忙,又放了少爷回来,二小姐谢他是应该的。”

    “倒不是我特地去找他谢恩的,只不过在市中心碰着了言卿,便正好一道了。”

    见其不明所以,康琴心说明道:“言卿是阿希的朋友,裴氏医院的大小姐。”

    康英茂这才恍然,展颜道:“原来是这样。”

    “那莉莉小姐的事,二小姐准备怎么做?”

    “这事我想了又想,妈盼孙子,嫂子贤惠大度,这些年对没能给家里添个孩子的事耿耿于怀,让她们知道了都不好做。

    那莉莉且不论出身,只说她和严索明及江永旺之间的关系,连累康家和叶家牵扯进吗啡,就不是什么好人。”

    康琴心思前想后,果断道:“英茂哥,我打算找人去把她接出来,再安置个公寓让她养胎,等生下孩子之后再把人送走,你觉得可好?”

    康英茂不确定的问:“您是想把孩子接回来?”

    康琴心还没接话,身后便传来怒不可遏的骂声:“康琴心,我康书弘的女人孩子凭什么由得你做主了?

    你害我受了这么多苦不说,现在还想动莉莉,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转身,满身酒气的康书弘正红着眼瞪着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