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8章 姐姐的误会

推荐阅读: 叶佳期乔斯年女剑仙林枫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我怎么这么有钱(超级人生)(陈平江婉))萌宝妈咪:是狗仔队队长亿万豪宠:厉少霸道宠唐暖画厉景懿太古龙象诀季无尘乔倾颜武帝神体只是小虾米

    康琴心再次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叶岫仍在病房里,司玉藻过来查房观察伤势。

    昨晚康琴心打麻醉之前对她有些印象,见她进来感激道:“昨晚真是辛苦司医生了,您值夜班,现在还没有回去休息吗?”

    司玉藻笑得别有深意,望着她道:“琴心,你不用这样客气,我们之前也见过的。至于我为什么还没有休息嘛,自然是你的缘故咯。”

    康琴心更显抱歉,连忙道:“其实我没什么事了。”

    司玉藻安排护士上前替她量体温,又观察了下各项检查,而后对着记录册写了几个字。

    她抬头笑道:“你倒是个勇敢的,半夜经历了枪战现在还能谈笑风云。

    说到底这件事还是我二弟做的不对,毕竟你是从他别墅那离开出的事。我这个二弟啊,就是心不细,应该送你回去的。”

    她捧着记录册让护士先出去,又看了看房内窗边站着的叶岫。

    康琴心顺其视线望去,启唇道:“小舅舅,我这儿不打紧,你有事先去忙吧。”

    叶岫转身,语气干脆:“我没什么事。”

    康琴心只好道:“那我有些饿了,你帮我去买点吃的。”

    叶岫睨了眼司玉藻,“嗯”了声抬脚出去。

    康琴心添道:“小舅舅,你再替我打个电话给阿姐,让她下班后给我送些换洗衣物来。”

    叶岫又应了声“好”才离去。

    “出事这么久,还没告知家里吧?”司玉藻上前。

    康琴心浅语答道:“家里事情多,不想让母亲担心了。司医生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讲?”

    “不用口口声声司医生、司医生的叫,你与我二弟年纪差不多,随他唤我声姐姐就成。”司玉藻语气熟稔,又搬了凳子坐在床边,眉目含笑的端量着她。

    康琴心微尬,顾左右言其他道:“昨晚真的多亏你在,否则我现在还不知成什么样了。”

    司玉藻满脸正经:“琴心,你不用害羞的。”

    “啊?”对上她满眼了然的表情,康琴心很是不解。

    “我今早和我妈通过电话,听说你昨晚在老二那碰上阿秀了?”

    康琴心:“有什么不妥吗?”

    “你别多想,没什么不妥。我们家虽说都挺照顾阿秀的,但老二不过是将她当做妹妹看待,没其他意思的。”

    “司医生你误会了,我和二少不是你想的那样。”康琴心连忙解释:“二少起初只是帮我,破除我们广源银行的舆论危机,昨晚也不过是借我为由拒绝秀小姐而已。”

    “在我面前你不用遮掩的,我们家老二是什么性子,我这当姐姐的最清楚了。

    再说,阿秀喜欢老二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怎么从前不见他用旁人去拒绝她,偏偏是你呢?

    方才你舅舅在场,我不好明说,你别看我二弟平时喜欢故作深沉、耍酷高冷,实则搅屎棍子,又贪玩又嘴碎,他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他心底里是很关心你的。昨晚让你受惊,他有很大部分的责任,回头我肯定替你好好说他。”

    康琴心见她如此笃定的模样,无力道:“真不是……”

    “我们都不晓得老二是真和你交往了!先前听新闻报道,他接你下班喝咖啡的事,我们全家审他,他还说只是因为公务,结果现在狡辩不得了。”司玉藻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

    她自然的握上康琴心的手,满脸欣慰的再道:“我在医院留这么久,就是等你醒来,你若不醒,我回去也不安心。这下老二给我电话总算能交代了。”

    “二少知道了这事?”

    “沈家和护卫司署把事情闹得那么大,他自然是得了消息。昨夜里刚给你做完手术,他就打电话来医院问你的情况了。”

    康琴心倒不在意司雀舫的想法,只是担忧,“沈家和护卫司署怎么样了?”

    “沈家人和护卫司署的警官在天河桥那动起了手,还闹得沈家少爷亲自去保人。对了,刚刚沈家少爷来探望过你,不过被你小舅舅三言两语打发掉了。”

    司玉藻说完,康琴心便左右张望着想找今日的时报看。

    “找这个吗?”司玉藻开抽屉替她取出,“报社那边老二都打过招呼,只报道了沈家和护卫司署打架的事,没把你扯进去。”

    康琴心点头,“谢谢。”

    “都说了不用如此客气的,你就静心在这养伤,午后老二会来看你的。”

    康琴心抬头,“昨晚的事情照沈家推算,应该是和上次在青港口袭击沈君兰的是同一批人,等他们调查好了会给我交代的。二少事忙,不用亲自过来的。”

    “你就别替他说话了,怎么着都是他喊你过去的,出了这事他就是有责任。”司玉藻说完站起身,“看你气色不错我就安心了。”

    她刚离去,叶岫便拎着清粥回来了。

    “你受了伤,还是吃点清淡的比较好,等再观察两天我接你回新泉山庄。”

    康琴心颔首,“谢谢小舅舅。”

    叶岫再问:“待会,司雀舫要来?”

    “你听见了?”

    “你何时与他走这么近了?”他声音略沉。

    康琴心不以为意的答道:“不就是因为康书弘的吗啡事件。我和他也只是必要的交涉,没有走的很近,昨晚去拿公文的事你知道的。”

    叶岫不悦之色难以遮掩,继续质问:“那为什么连司家人都会信以为真?”

    “以为我和司雀舫是真在交往?”康琴心蛮无所谓的道:“我刚和司医生都说了是误会。”

    “她可未必就信。”叶岫神情认真,“司家的子女素来注重声誉,若不是他们自己默许,不会有任何的绯闻传出去。”

    康琴心本来没当回事,见他这般严肃,小声的道:“银行的危机解除了,我会和二少说明白的。”

    “只怕你说不明白。”

    康琴心惊诧,观察着问:“小舅舅,你怎么了?”

    叶岫见她虚弱的模样,终究没有发作出来,只搪塞道:“公司里有些事不太顺利,我心情不好,你别见怪。”

    “你上次去见司雀舫不太顺利吧?”康琴心轻声。

    叶岫叹息,“你看出来了?”

    “瞧你这样子,一提起司雀舫就跟有仇似的,我哪能猜不出来?其实他为人还可以,你们有什么事好好商量准有解决的法子,不然你告诉我,看我能不能帮你拿个主意?”

    叶岫凉凉的看她一眼,没好声道:“找你拿主意?罢了吧,你还是安心把伤养好才是真的,更别搅合与司家有关的事情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