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0章 司雀舫探病

推荐阅读: 李天辰周小晴李小宝张灵华山神门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修罗神帝都市之最强狂兵最强武魂陈枫洛城东兵王沈浪苏若雪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小说林逸楚梦瑶

    康画柔一走,康琴心就开门见山的问:“沈公子这么早过来,可是昨晚的事情有眉目了?”

    又望向沈志清。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她到底还是好奇那人是被带回了沈家还是留在了华民护卫司署,但听早前司玉藻所言声称是沈君兰去保释的沈志清,那沈家没讨得好?

    “这事……”沈君兰皱眉沉吟,似是难以启齿,“康二小姐是我的恩人,我不瞒你,实在是说不清楚,那人查来查去竟是与我沈家有些关系。”

    “什么?你们沈家的人?”康琴心惊诧,“你们沈家的人杀我做什么?”

    沈君兰面色涨红,站起身急道:“康小姐,这绝对不是我授意的,具体情况我还没弄清楚。

    沈家的港口不少,我接触的才只有青港口,经过上回的事还死伤惨重,更不清楚其他港口是什么状况。

    只是司二少的人问询结束,派人提了我们港口那边的一个管事走。”

    “司二少?”康琴心不解,“昨晚现场抓住的那个人,现在在司雀舫手中?”

    提及这事,旁边沈志清气急:“是啊,要不是司家的人,那人我们铁定能带回沈家去,否则光凭一个小小的护卫司署还挡不了我们。”

    沈君兰看了他眼,又怕康琴心多虑,忙解释道:“康二小姐,我虽然不清楚这件事怎么会和我们沈家的人有关,但我沈君兰绝不是恩将仇报之人。

    你那日在医院后门帮了我,在我心中你是恩人也是朋友,断做不出暗中派人伤你之事。”

    康琴心见他急的额头都冒汗了,笑着回道:“我知道和沈公子无关,你既派人暗中保护我,又怎会让人来杀我?沈公子莫着急,我不会那般想的。”

    “康小姐能明白就好,我就生怕回头,你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了这件事,会以为是我沈家自编自导的戏。”见她信任自己,沈君兰如释重负。

    康琴心忍不住笑,“我还不至于那么糊涂。”

    他俩相视一眼,莫名都觉得滑稽,既杀又救的戏码谁会相信?

    就这时,伴着病房门被打开,司雀舫的声音响在门口:“沈公子话中所说的其他人,是指我吗?”

    刚坐下的沈君兰又站起了身,目光警惕的望向司雀舫。

    沈志清则满脸不服。

    有了司玉藻的提醒,康琴心对他的到来没那么惊讶,微微低首唤了声“二少”。

    照例是宋和真陪在旁边。

    司雀舫进来后也不坐,甚至都没有理会康琴心的招呼,而是望向沈君兰:“沈公子倒是很殷勤,听医院的人说你今日是第二回来看康小姐了?”

    沈君兰近前伸手,客气有礼:“二少,幸会了。”

    司雀舫并未回礼,只漫不经心的再问:“听闻沈家和康家有意结亲,看来是所言非虚?”

    沈君兰收回手,想了想最近的新闻,应道:“二少误会了,我和康小姐只是朋友,她受了伤我过来探望。”

    “你是应该过来探望,毕竟昨晚的事情和你们沈家脱不了干系。”司雀舫话锋一转,眼神冷厉。

    沈君兰底气不足,轻声接道:“这件事我们沈家还在调查。”

    沈志清看不过去,没好声的说:“康小姐都相信我家少爷,就不劳二少您刻意提醒了,沈家自会给康小姐交代。”

    “交代?若不是我的人到了,把人带走,你们沈家人殴打护卫司署再将人带走,康小姐可能现在都不会知道那些杀手出自沈家,不是吗?那时候,你家少爷准备如何交代?”司雀舫冷笑道。

    沈君兰和沈志清脸色都很难堪,却说不出话来。

    康琴心便道:“二少是来探望我的,还是来问罪沈家的?若是查案,这里是医院不太合适吧?何况,我信沈家没有杀我的动机。”

    司雀舫定睛望向她,先是皱眉,忽而弯唇:“说得好听是信他们沈家没有动机,但人心隔肚皮,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我就听说沈家有位林小姐,好像对康小姐你就很不满,沈公子,你说会不会有人因为不满被康小姐抢了心上人,所以派人为之?”

    沈君兰是听闻过司家人手段的,闻言忙道:“二少不要误会,阿妍虽说是任性刁蛮了些,但知晓利害,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沈公子对她倒是挺信任的。”司雀舫语气犀利,“说不出所以然来的话,拿什么来见康小姐?

    作为沈家的少主,连家族内部的人事都说不清楚,沈公子还是回家好好做你的大少爷吧,要让人相信不是你们沈家本意所为,可不是光凭一张嘴就行的。”

    这番话说得是很不客气了,沈志清抬脚想站出去,被沈君兰伸手拦住。

    沈志清面色忿忿。

    司雀舫又道:“华民护卫司署的宋警官在外面等着想请沈公子配合问话,毕竟边港口的张管事是你们沈家的人,有些事总要你们沈家出面说清楚。”

    康琴心见气氛不对,主动道:“沈公子,谢谢你来看我,不过你身上的伤也尚未痊愈,既然到了医院,去做个复查吧。”

    沈君兰点头,借此离开病房,“康小姐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话落,又让沈志清留下号码。

    他们离开,宋和真也退到了外面。

    司雀舫落座,看着她将沈君兰留下联系方式的纸条收入抽屉,很不以为然的道:“怎么,还真准备留着?

    我可提醒你,沈家的水深着呢,你最好别搅合进去,否则哪天丢了性命都不好说。”

    康琴心反问道:“二少这是话中有话,照你的意思,难道是沈家确有其人想要我的命?”

    司雀舫不置可否,改问道:“身上的伤怎么样了?没事吧?”

    知晓他前来是关心自己,倒也不好为他对沈君兰的态度发作,康琴心应道:“没事,不是要害,休息几日就好了。还是你姐姐做的取弹手术,谢谢二少过来看我。”

    司雀舫难得好语气:“我姐姐的医术是跟我妈学的,你尽可放心。其实,昨晚是我思虑不周了,应该派人送你回府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