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9章 别想威胁我

推荐阅读: 某某木苏里网游万界之最强主宰凡人九千年穿成暴君的炮灰前妻+番外榴红似火每次人设都是反派[快穿]叱咤风云黄梦怡林云不灭界林枫问情不修仙

    这是严索明的供词,供认了康书弘知情吗啡实情,是他的合伙人。

    康琴心脸色惨白,“不可能,他没有这个胆量,也不会这么做。”

    “严索明说康书弘欠了赌债,是主动要求与他合作的,你说我是不是该找康公子过来问话?”

    司雀舫望着她面无表情的又道,“只是,听说他回国了?我记得当时提醒过康小姐,令兄暂时不得离开本市。”

    “这是污蔑。”康琴心目光微转,联系了前因后果之后反问:“敢问二少,您是利用陈莉莉才将他抓住的吧?”

    司雀舫默认,“那康小姐准备如何为令兄辩解?”

    “陈莉莉最近的起居饮食,都是我们康家安排的,他定以为是我们康家设计了他,所以恶意报复。”

    康琴心语气笃定,“他被捕,已经在劫难逃,二少是明白人,定不会仅凭这一面之词就给康书弘定罪。

    他回国是因为清明祭祖,二少不用怀疑是什么畏罪而逃,等他回来我带他过来,配合你方的问询,可好?”

    “你反应很快,我确实没信,否则昨天令兄根本上不了飞机。”司雀舫将文件随意往旁边一丢,满脸的无所谓。

    康琴心不明白,“那二少为何还要给我看?”

    司雀舫笑道:“就想看看康二小姐见了这份口供会是什么反应。”

    她这就有些生气了,“你在耍我?”

    “这话就言重了,我确实是怀疑过的,但想到上回接待令兄时,他的反应不似有假,想必对吗啡之事确实不知情。”

    司雀舫说着皱起眉头,“这严索明是个狡猾的,审了两小时都在和我装疯卖傻。”

    “难道二少都拿他没辙吗?”

    “法子自然是有的。”

    康琴心并不想打听他的审讯手段,言简意赅道:“谢谢二少能相信康书弘的清白,请问陈莉莉在何处,我接她回去后还要去医院。”

    司雀舫收起话题反问:“你为何这么着急要去医院复检?”

    “感觉好多了,也不想麻烦辛筠照顾,检查后没什么大碍的话,还是让她回医院实习吧,陪在我身边到底是浪费时间。”

    “你不满意辛筠?”司雀舫一语中的。

    “是我不习惯陌生人陪着而已。”

    “辛筠和姚秀是相识的,她可是在你面前提起阿秀的事情了?”司雀舫思维敏捷,很快抓到了关键,“你知道阿秀发病住院了?”

    康琴心没否认,“听说情况很严重?”

    司雀舫望着她。

    康琴心被盯得有些不自然,找话道:“二少当初说,如此就能让秀小姐死心从而接受你母亲的安排,结果现在却进了医院,还不如顺其自然,让她自己想明白。”

    “我妈医术了得,阿秀自己也懂得如何避免发作,她在司家不会有危险。”

    康琴心不以为然,“那怎么还是住了院?”

    “她的情况,不适合继续留在老宅里。”

    康琴心闻言稍稍安心,原来是司家有意安排姚秀住进的医院,那辛筠的说法就言过其实了。

    她又问了遍陈莉莉。

    司雀舫见她如此急迫,也没有再留人的理由,唤宋和真带她过去。

    陈莉莉被安排在了别墅后面的小楼里,有医护陪着。

    走廊里,宋和真提醒道:“康小姐,她的情绪不太稳定。”

    康琴心纳闷。

    果然,陈莉莉见她进来,情绪激动的冲上前骂道:“我就知道,是你们联手设计,故意让我逃脱然后再跟着我抓索明哥的,对不对?

    你们把他怎么样了,我警告你,若是他有个好歹,我让你们康家的子孙陪葬!”

    居然拿腹中孩子要挟?

    康琴心瞥了眼她的肚子,还没有显怀,丁点都看不出来是双身子的人。

    见她伸手要抓过来,又侧身避了开来,冷漠道:“我不是康书弘,你这话威胁不了我。”

    陈莉莉瞠目惊诧,倒是安静了下来。

    康琴心再语:“不过我要提醒你,若是没了这个孩子,我们康家不会再管你,那你串通严索明倒卖吗啡的后果,得要你自己承担。”

    陈莉莉不信,强调道:“这是康书弘的孩子,你怎么可能不在乎?康夫人可紧张得很!”

    康琴心冷笑,“你跟了康书弘一场,难道不知道我和他感情不好吗,我为何要替他保住这个孩子?

    陈小姐,不要将自己太当回事,拿孩子威胁我,这步棋你走错了。我在意你腹中的孩子不假,所以我亲自过来接你。

    但不代表我会为了这个孩子对你妥协,任由你提要求。我现在问你,要不要跟我走,不走你就继续留在这里,我不会再来了。”

    陈莉莉满是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康琴心见她久未有反应,转身便要抬脚。

    “我走,我走!”陈莉莉追上前,紧张道:“不要把我留在这里。康二小姐,你能不能再救救索明哥?”

    “当着宋副官的面,你觉得问这话合适吗?”康琴心看向宋和真。

    宋和真倒没什么反应。

    “就当我求求你,只要你帮我,我肯定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见她居然又要攀自己胳膊,康琴心后退了说道:“孩子若是有个意外,我会把你送回这里。”

    实在懒得多费唇舌。

    陈莉莉见她虽说不好商量,但还是急急的追了上前。

    司雀舫命宋和真一路护送她,直到回康家庄园才可回来。

    康琴心本想拒绝,但司雀舫此人说一不二。

    她只得带了陈莉莉离开,送回公寓后便让阿忠等人继续严守。

    去医院的路上,康琴心对宋和真道:“劳烦宋副官护送我,真是大材小用了。”

    “康小姐不必客气,上回您从别墅回家的路上出了意外,二少很是自责,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康琴心心道坐着司家的车驾,自然是没人敢袭击了。但这么招摇的去医院,还真是不自在,尤其姚秀还在医院里,可别又被刺激发病了才好。

    结果,康琴心刚下车就在医院门口碰见了姚秀的母亲。

    宋和真唤了声“姚管事”。

    他还没介绍康琴心身份,那人就打量着问道:“这位就是康二小姐吧。”语气笃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