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0章 二小姐果然漂亮

推荐阅读: 凌依然萧子期龙门狂婿风华绝代人中之龙南桥故人林逸贴身校花高手妙手小医仙吴东周美珠林逸小说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偏执总裁替罪妻免费阅读全文无限体验人生超神学院魔法师

    康琴心没想到对方会直接认出她身份,只好随宋和真与姚管事打了招呼。

    姚管事手里拎着食盒,并未如何端量她,也没有表现出敌意,甚至还含笑得赞赏了句:“康二小姐果然气质漂亮,和阿秀说的一样。”

    康琴心客气的道了声谢。

    她既主动提到姚秀,宋和真身为司家人,免不了询问两声。

    “没什么要紧事,老毛病了,夫人不放心,才送阿秀来医院做检查。对了,康小姐来医院是身体不舒服吗?”姚管事面容慈和的望向她。

    “是有些小小不适,过来做个复检。”康琴心言语简洁。

    姚管事又道阿秀在等她的清粥,告辞先行。

    康琴心莫名松了口气。

    宋和真见了好心提醒道:“康小姐不必心虚,姚管事是识大体懂礼数之人,不会因秀小姐发病就责怪您的。”

    “我心虚什么?这件事本就与我无关。”

    康琴心的话像是强调给自己听的,但等找到司玉藻又检查后,她终究有些过意不去,便请问了对方:“司医生,你说我是否应该去探视下贵府的秀小姐?”

    “阿秀?”司玉藻略有惊讶,不解的反问:“你与她相熟吗?”

    “在二少的别墅里见过一回。”

    “私下可有交情?”

    康琴心摇首。

    “那你去瞧她做什么?原是与你无关的,你若真去了,旁人还不以为是你理亏真欺负了人家?

    其实吧,阿秀她就是多愁善感了些,家里顾念她有心疾平时多加照顾了几分,但她现在毕竟成年了,许多事该对自己负责了。”

    司玉藻讲得明白,又低头在病历上写了写,再问道:“我二弟说你不喜欢辛筠陪护,可是她做的哪里不妥了?”

    康琴心面色讪讪,司雀舫竟然这么说的?

    “没什么不妥,只是我本无碍,如此显得小题大做了些。何况,辛小姐她志在医学,还是在医院多参与临床手术这些活动对她有益得多。”康琴心言语客观。

    司玉藻写字的动作微顿,抬头看了看她应道:“既然你不需要,那我让她回来,正巧阿秀住院,往常也是辛筠陪同的。”

    又从旁边取了自己的名片递过去,“你家应该有常用的私人医生,但你这伤是我负责的,情况我也比较清楚,若有不舒服的就打电话给我。”

    康琴心接过,“谢谢司医生。”

    司玉藻望着她笑,“怎么还是这样见外?早晚要让你跟着雀舫唤我声姐姐。”

    康琴心无法解释,只好不做声,总觉得司雀舫这主意并不好,奈何欠人人情,她还不能拒绝。

    回到康家庄园后,她留宋和真喝茶。

    宋和真却丝毫不愿偷闲,中规中矩的说道:“康小姐既然平安回府了,我还得回去向二少复命,就不久留了。”

    康琴心颔首。

    家里空荡荡的,她待了半日有些无聊便打电话去银行,让康英茂派人送些银行的账目过来,她先熟悉着。

    来送文件的人是朱秘书,如今已升职为秘书长。

    康琴心道了声“恭喜”。

    朱秘书不好意思的笑道:“其实还多亏了二小姐提拔,若不是您替我说好话,副行长也不会这般重用我。”

    “是你该得的。”康琴心话落问她:“银行里情况稳定后,最近没什么事吧?”

    “都是平常的业务往来,倒是老巷那边的分行有桩大事,还很棘手。”

    康琴心抬头,“什么大事?”

    “政府最近打算将市北的永华巷改建,公文都批好了,资金存进了我们行里。但老巷那边的居民不愿意搬离,许多店铺的老板联手和政府的人对抗,工程比较困难。

    那附近我们有两家分行,不少都是旧客户,听说我们银行和政府合作,都很有意见。”

    康琴心皱眉凝思,好奇的问:“那边是老城区,都数十年了,早些年前搬来新加坡的华人都在那边安家谋生,怎么好端端就要改建?”“说是因为那边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影响了社会风气。二小姐或许不知道,永华巷那里边赌馆酒楼里的黑幕多着呢,最近就被查出来好几家店铺贩毒。”朱秘书煞有其事

    的说着。

    康琴心想到,当日叶氏赌馆被抄的情况甚是担忧,接连的事情让她没有关注后续,随口应付了朱秘书两句就让她先回银行。

    而后,打电话找到郭南,问赌馆现在的情形。

    郭南似是很忙碌,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伙计的声音,喝了声让他们安静才回道:“表小姐您怎么还惦记着赌馆这事?

    您都受伤了,在家安心静养才是,别操心了,回头爷若知道我把这些事告诉您,岂不又要怪我多嘴?”

    他不肯说。

    果然有事!

    康琴心语气严肃道:“你既知道我身体不舒服,那便该清楚我今日没什么耐心,特地打电话问你情况,再支支吾吾的小心我揍你。”

    “你可饶了我吧,明知我说都不敢得罪,可别跟爷打小报告。”郭南唉声叹气的,带着无奈带着抱怨的坦白:“其实赌馆自从经了那件事后,到现在都没重新营业,我虽是被放了回来,但护卫司署的人三天两头过来盘查,谁还能来我们

    这玩乐子?”

    “小舅舅知道了吗?”

    “爷当然是知晓的,但他和司家本来就有事没谈妥当,如此就更杠上了。”郭南说完提醒她,

    “对了,您可千万别和爷说是我告诉您的,毕竟都是被司家害的,爷不让我们向您提起。”

    “知道了。赌馆关门,小舅舅肯定咽不下这口气。”

    康琴心太了解叶岫的脾性了,他本就不是怕事的,现在人都欺负到他馆子里了,肯定不会容忍。

    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握着电话再问道:“郭南,既然赌馆没有营业,那你前几日还总往永华巷跑做什么?”

    郭南干笑了两声。

    “问你话呢,别想着搪塞我。”

    “表小姐,永华巷那边咱们又不止就一家赌馆,我过去自然是替爷办事的。”

    康琴心追问:“办什么事?”

    郭南心里叫苦,但又知对方不好含糊,惆怅道:“表小姐,您怎么就逮着我问呢,这让我如何解释?不然你直接去问爷好了。”康琴心直白道:“我若是方便直接问小舅舅,还给你打电话做什么?郭南,你再不说我就过去找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