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8章 家族的倒退

推荐阅读: 李天辰周小晴李小宝张灵华山神门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修罗神帝都市之最强狂兵最强武魂陈枫洛城东兵王沈浪苏若雪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小说林逸楚梦瑶

    沈家的仇人是谁她无从得知,也不想谈论如此严肃的话题,三两句带过。

    之后,她便向康英茂打听,何处地段较为时尚便利,准备趁着还未正式接手银行之事,先去将工作室的门面选定。

    康英茂听闻她要开服装工作室很是惊讶,但立马就反应了过来,笑着道:“二小姐是为了帮表小姐吧?”

    康琴心含笑默认,“姑姑平日里对她千娇万宠,独这件事上不肯同意,我看阿希虽然选择留在比仑里大学里当助教,但心思并不在此,只是为了躲避姑姑施压的理由。”

    “姑太太性子倔强,为人又太强势,认定的主意从不轻易更改,偏表小姐就随了她这性格,二人谁都不肯退让。

    这都好多年了,都靠姑爷和表少爷从中周旋。小姐您这么做,不怕回头姑太太找你?”康琴心见他颇有些幸灾乐祸之意,无奈道:“姑姑至今还念着阿希当初瞒了她自作主张选服装设计的专业,认为留在学校当助教是为人师表还算体面,出去跑业务就算抛头

    露面了,我就是要好好改改她这个观念。”

    “我懂了,二小姐是记着以前姑太太念叨你的事情了。”康英茂笑道。

    康家素来没有什么女子不该出去从商创业的传统观念,康琴心的姑奶奶,曾经还是家族当家人呢。

    也没见族中长辈如何指责,偏偏到她父亲这一辈忽然就生出了这样的想法,她姑姑如此,父亲亦是这般。

    康琴心当初在英国念金融的时候也被长辈说教,总想让她和长姐那般学得温柔娴静,做知书达理的名媛千金。

    事实上许多家族千金就算是留洋念书了,也都只是为了镀金增加眼界,而非真的让她们外出工作。

    康琴心就是想不明白有何不可,明明暖姑姑自己也在经营美容院,虽说是为了拓展人脉结交贵妇名媛,但这本质上与从商有何区别?

    康英茂见她脸色不好,知她是从魏悦希的近况联想到了从前的自己。

    那时候她刚毕业,兴致勃勃的想混经济,但康昱只想安排她去银行做文秘工作,打发时间。

    后来,只能借着跟叶岫到处游玩的借口,接触商圈。在广源银行困境之前。都不能真正光明正大的插足生意。

    他认真想了想,提议道:“家里在市中心那边有几间店面,其中有家鞋店的租赁合约快到期了。

    二小姐若是需要,我这就找老板把铺子收回来,那地段很不错的,您开服装店肯定生意红火。”

    “英茂哥,我是开工作室,不是服装店,用不着那样惹眼的地段。何况,我不想用家里的铺子,那样瞒不了爸妈,康书弘知道了估计还要说我急着分家产,麻烦。”

    康琴心思虑了继续道:“工作室的位置最好是便利清幽些,环境不能太乱,毕竟阿希她们时常会过去,到底都是女孩子。”

    “那市东北那边的艺息馆如何?”

    康英茂解释道:“艺息馆离学士街上的比仑里大学不远,附近多是学生,和市北那边的商圈也不远,既新潮又热闹,只是那边的店面不太好购置。”

    “是还不错,我明天过去看看。”

    康英茂略为难道:“明天银行里有事,我走不开。”

    康琴心无所谓道:“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不用你陪的。”

    康英茂面色沉重。

    康琴心一笑,问道:“怎么了,我单独出门又不是一回两回了,还不放心的?”

    “二小姐独自出门,终归是不安全。”

    康英茂目露忧色,看了眼楼外花园里的护卫直接道:“您就算不说,但舅老爷忽然派了这么多人进庄园,前两日辛医护也跟着您回来,肯定是出了事情。”

    “就知道瞒不过你,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康英茂点头,又关切的再问:“前不久天河桥附近的枪案,是不是小姐您?那阵子您忽然不回庄园,大小姐又常常晚归,夫人问起时她都说去新泉山庄见您了,其实是去医

    院了吧?”

    “早就没事了,就受了点惊吓。”既然被道破,康琴心索性也不瞒他,避重就轻的道明了情况。

    “这沈家的仇人,怎么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和沈家有恩怨就该去找沈家算账,针对二小姐您做什么?真是不讲理。”

    康琴心不由笑道:“对方若是讲理,也不会对沈君兰三番两次暗杀了。你就不用担心我了,总不能遇着一回意外,从此以后就杯弓蛇影,再不敢出门了吧?”

    康英茂了解她的性格,知道劝不住,只好道:“那小姐您出门多带几个人,舅老爷派来的肯定都身手了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谨慎些好。”

    康琴心颔首,“知道了,我再去想想工作室需要准备些什么。”

    她站起身准备上楼,又停顿道:“对了,上回我妈请来做旗袍的那位师傅你可知道电话,替我联系一下。”

    “这个不难,上回是阿忠去接的师傅,我回头帮小姐联系。”

    康琴心客气的道了谢,又问:“陈莉莉最近怎样?”

    “这两日还算老实规矩,小姐放心,我已经叮嘱了阿忠,不准陈小姐出门。”

    康琴心颔首,“这就好。”

    “不过大少爷像阿忠打听了好几回陈小姐下落。”

    康琴心冷淡道:“不用理会。”

    回房间后,她找出新加坡的地图,察看了下艺息馆附近。

    不得不说,康英茂的选址确实不错,又在附近的几处地方标了标,最后选定了东郊做生产。

    康琴心不是拖沓之人,计划好了便会立马去做,第二日刚准备出门,见郭南来了,颇有些惊讶。

    郭南进门后嬉皮笑脸道:“表小姐,听说您准备创业了,我来您这谋份差事。”

    康琴心看了他眼,心下了然,同样熟稔的玩笑道:“怎么,被我小舅舅炒了跑来投奔我?”

    “可不是嘛,还请表小姐大发慈悲,赏小的碗饭吃。”

    郭南是真的怕对方把自己赶回去,先发可怜的表现道:“爷说了,表小姐若是不肯收我,让我卷铺盖回山西老家去照看祖坟。”他这语气着实搞笑,康琴心没忍住开怀笑了。

    师座的三世情人顾轻舟司行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