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3章 别去医院

推荐阅读: 某某木苏里网游万界之最强主宰凡人九千年穿成暴君的炮灰前妻+番外榴红似火每次人设都是反派[快穿]叱咤风云黄梦怡林云不灭界林枫问情不修仙

    康英茂离得近,那边魏悦希的声音又高,自然是听见了,立马起身道:“二小姐,我的车就在外面,我送您过去。”

    康琴心安抚了两句阿希,说自己马上到。

    两人刚出大门,就见保安领着沈家的人进来了。

    康琴心现下也没时间做安排,随口道:“同行吧。”

    一路上,她心乱如麻。魏新荣虽说平日里总是副玩世不恭的公子哥模样,但魏家家教森严,姑父对他也是寄予厚望,自小功夫就练得不错,即便往日用不到但经手枪支军火生意,又怎会疏忽这

    方面的锻炼,什么人能把他伤着?

    阿希那手足无措的语气,足见事态严重,更让康琴心好奇的是为何没去医院,而在他的私宅。

    她心中有许多疑惑。相较起她对魏新荣的着急,康英茂更冷静些,出言安抚道:“二小姐不用太慌张,表少爷和表小姐既然选在香海馆那边的公寓里,便是要将这件事瞒下来,不想让姑老爷和

    姑太太担心。既然能瞒得下来的情况,便没有您想的那样严重。”

    “就算你说的在理,但必定伤势不轻,否则以表哥的性子,是宁可自己受疼也不会惊动旁人的。

    刚刚阿希电话里的声音都急哭了,肯定不是轻伤。”

    “表小姐是关心则乱,二小姐您想想,她大早上就打电话来找您了,这都过去一日了,就算那时候情况严重,但现在肯定也稳定下来了。”

    康英茂不疾不徐的与她分析,相较魏新荣的伤势,他更好奇身后那辆车上的人。

    观了几次后视镜后,终于忍不住询问:“二小姐,那些是什么人?看着不像是舅老爷的手下。”

    康琴心转身看了眼那辆车,后者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慢慢跟着,并没有尾得更近,回道:“是沈家派来的,等晚上回去你安排下。”

    闻言,康英茂自然而然想到了上回的事,脸色都变了,紧张道:“难道二小姐又遇袭击了?您没事吧?”

    “你看我不好好的吗?出事的不是我,是沈君兰。”

    康琴心答道:“那日早上,他来找我的路上不是遇到车祸吗,应该是和青港口枪击事件、天河桥对我伏击那次,是同一批人。

    现在沈家已经对沈家保护了起来,沈君兰生怕那些人寻不到他下手,改而又来报复我,所以特地安排过来的。

    他一番好意,我若推拒,以他的执拗恐怕也无用,与其让他们暗中跟着等出事了才出来,还不如大大方方跟着,也让人不敢下手。”

    再者,就算没有沈家的人,还有叶家的护卫。这跟了一拨人或是两拨人,又有什么区别?

    康英茂轻车熟路的到了香海馆门前。

    此处多是达官显贵在外的私宅聚集地,是以什么样的阵仗对守卫的人来说都见怪不怪了,同样登记了身份之后放行,直接到了魏新荣的小楼前。

    魏悦希亲自守在门口呢,见他们的车到了,上前就唤“表姐”,又见后面跟着好些人,皱眉道:“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人来?我哥在这的消息,不想传出去的。”

    “放心,他们不是多事的人。阿希,表哥怎么样了,到底怎么出的事,你在电话里也没讲明白?”康琴心拉过她的手,并行进内。

    康英茂便指挥了他们散开守护,而后才进去。

    “我哥跟着我爸谋事,他在外面具体做些什么我根本不清楚。今早五点多的时候菲佣忽然喊醒我,说是我哥电话找我。

    我当时还好奇呢,怎会这么早,结果刚接起电话就觉得那边声音不对劲,问他他也不说,只让我去索里街那边的旧仓库后面找他。

    若不是确信这是我哥的声音,我还以为是做梦。”

    康琴心问:“后来呢?”

    “后来我到了旧仓库那边,才知道我家那个仓库早就成废墟了,有几年不用了,也不知在改建什么。

    我在石板料山后面找到我哥,当时他满身是血,我想送他去医院,他不肯,非要我带他来公寓处理,更不许告诉爸妈。”

    魏悦希边说边领着她进了主卧,房间里充满了血腥味,简单的床卧上魏新荣脸色苍白的躺着,旁边还挂着点滴,以及消毒绷带等物堆了满地。

    “我哥不去医院,只能我帮他弄,我倒是在学社里学过简单护理,但他身上大小伤口好多处,全是刀伤,我根本不敢下手。

    后来还是我打电话请教了我们学校的医学教授给弄的,这些药水和西药也是我在附近的诊所里拿的。”

    魏悦希面色疲惫,可见真是累了一天,“没有麻药,我缝针水平不好,还让他受了好些苦。”

    她讲着讲着就掉眼泪了,“我哥平时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罪啊?他那么要强的人,我缝针的时候都忍不住疼痛了。”

    康琴心拍了拍她肩膀,柔声道:“好了,别哭了。表哥醒过吗,有说什么没?”

    “就我带他来这边处理伤口的时候说过话,说是和人的私怨,不能让爸晓得。

    你知道他性格的,小事上无所谓,大事不容含糊的,我哪里敢反驳,只得如此。我包扎好之后,我哥就昏昏沉沉的。”魏悦希满脸无助。

    康琴心走上前,伸手试了试魏新荣的额头,又从微掀的被下看见他胳膊和肩上染红的布条,转身惊道:“阿希,他在发高烧。

    而且伤口流血,要么没包扎好,要么就是伤口又崩开了。”

    她站定转身道:“不行,他这样子,得送医院。”

    魏悦希为难:“我哥再三叮嘱过不准送他去医院,所以我才着急啊。表姐,你说怎么办好?”

    康琴心果断道:“他都成这样子了,你还怕他怪你不听他的叮嘱?如果是刀伤,处理不好会引发破伤风的。”她说完喊了声英茂哥,让他进来帮忙。

    就这时,魏新荣拉住了她的手,“别去医院。”

    魏悦希欣喜上前,“哥,你醒了?”床上的魏新荣仍是没有睁眼,只是依旧喃喃的重复道:“别去医院。”

    师座的三世情人顾轻舟司行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