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7章 直言不讳

推荐阅读: 欺负总裁会上瘾抗战之全能悍将陈铁林清音下山龙旷世骄子答案永远倔强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凌依然萧子期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林逸贴身校花高手

    康琴心没有接话。

    少顷,那边沈君兰像是才反应过来不妥,歉意道:“琴心,是我失言唐突了,实在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一时给忘了你与司二少的关系了。”

    她和司雀舫倒没有什么,只是很意外沈君兰会忽然出这样的主意。

    两人相处久了,她也了解对方几分,熟稔起来不拘小节甚是随意,她相信他的无心之言。

    “没关系,我明白你的本意。”

    “你不见怪就好。”沈君兰有几分尴尬,寻了话题改问道,“对了,你表哥他没事吧?”

    “已经醒了,精神还不错,真是多谢乔医生大半夜过去诊治。”

    “你方才已经谢过了,都是朋友,不要这般见外。”

    康琴心应声,问道:“君兰,我这还有件事想麻烦你。”

    “什么事事情你说就是,跟我客气就是见外了!”沈君兰语气干脆。

    “是这样的,我昨晚向乔医生打听伤我表哥刀刃的情况,我总觉得他看出了些东西,却不方便明言。

    我想,你是沈家人,替我问他是否容易些?”

    沈君兰诧异道:“你表哥既然醒了,怎么不直接问他?”

    “他若肯说,我便不向你打听了。”康琴心说是不盘根究底,但心底还是担心魏新荣的,若真是招惹了什么厉害人物,必要早做应对。

    “这事我记着了,等有了消息我给你电话。”

    “好,那我等你消息。”康琴心话落,客气着将要挂断。

    沈君兰拖着长调再道:“康二小姐,您有时间可要来医院探病呀,这儿真是闷死了。”

    特别悲催的语气。

    惹得康琴心一笑,“最近事儿多,等过两日我去看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

    沈君兰此人重义气,康琴心是真觉得这朋友值得交,就是不理解魏新荣的提醒,沈家水深,是指什么?

    想到如今沈君兰的处境,又替他略微担忧,遂拿起电话拨给了康英茂,让他找人查查沈家的情况,她想了解。

    康英茂二话没说应了,喊她放心。

    他的办事效率是真高,傍晚从银行回来就把沈家的资料带回来了。

    沈氏家族过去在国内便是大家族,旁支亲戚盘根错节。

    但在新加坡这边只家主沈英勃和沈英豪两兄弟。

    据闻沈家前任家主过世得早,沈英勃对沈英豪来说亦父亦兄,感情甚好,更因年龄相差甚多,堪称是一手带大。

    而沈英豪早年丧妻,至今未再娶,膝下只有从好友那抱养来的一名义女林妍,也无子脉,是以对沈君兰视如己出,很是关爱。

    康琴心闻言稍顿,迟疑的问道:“这么说,沈家人际简单,关系和睦?”

    康英茂颔首,“是这样没错,沈大老爷见这边境内安定,早些年就放手由沈二老爷主理家中诸事,自己和夫人回了国内。

    现如今沈家在南方江浙及青岛几方的海上生意也经营得极好。”

    “那表哥说的又是何意?”康琴心低声喃喃,蹙眉迷茫。

    康英茂没有听清,追问了句。

    康琴心摆手道:“没事,辛苦你了。”

    她再问了陈莉莉的情况,嘱咐几句关照阿忠的话带去,才让康英茂回去。

    第二日她再去香海馆探视魏新荣时,见他已下床走动了,不由惊叹:“你何必逞强,受那么重的伤不好好躺着,急着下地做什么?”

    魏悦希亦是满脸不悦,却也只能无奈,帮腔道:“可不是嘛,表姐你来劝劝,我是管不住他了。”

    “哪有妹妹嚷着来管哥哥的?我不管着你们就不错了!”魏新荣按着腰间的伤慢慢在沙发上坐下。

    “今天的点滴打了吗?”康琴心关切。

    魏新荣要强:“没那么虚弱。烧退了就差不多了,需要那玩意作甚?”

    魏悦希连泼冷水,“那日也不知是谁满身是血的躺在旧仓库里,连站都站不起身,现在倒是嘴硬了。”

    魏新荣咂舌,与她使眼色。

    魏悦希心情不好,语气亦是不善,“总之你不跟我交代明白,就别想我在爸妈面前帮你隐瞒。”

    见其情况转好,自然不会像早前那样好说话糊弄,眼神坚决。

    魏新荣看了眼康琴心,仍是风轻云淡的早前那番和小混混打架的说辞。

    魏悦希嗤了声,起身去给他拿药。

    康琴心笑:“我说表妹没那么好搪塞的吧?”

    “她固执,这脾性像妈。”

    康琴心应和道:“阿希确实比你像姑姑多些,容貌也随了她。”

    魏新荣更怕康琴心追问,不敢深聊,便故意问她准备何时去银行上班。

    “就这两日吧,怎么了?”

    “先前永华巷拆建的事还没了结呢,就向你打听打听。”

    康琴心不解,“这事你向我打听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那项目的钱都在你们银行里存着呢,动没动总能知道吧?不瞒你说,你表哥我在那边也有两家私铺,真要拆建起来可是不小的损失。”提起这事,他浑然是个财迷般痛心疾首的摇头叹息。

    康琴心惊讶,“几年前政府有意扶持,不是许多家族的产业都从永华巷移出来了吗?

    姑父在政府当差,我记得他当时以身作则,你们魏家的产业是最早配合的那批吧?”

    魏新荣面色微尬,挪开视线轻道:“要不怎么说是私铺呢?你不懂,小营生有小营生的好处,那边消息灵敏行事方便,我就是有备无患。”

    “原来你瞒着爸爸在外面偷偷置办产业!”正巧魏悦希拿药回来,搁在茶几上没好脸色的望着他,抱怨道,“上回找你帮我投资个工作室你还说没钱,尽是谎话!还亲哥呢,还不如表姐对我好!”

    她赌气,也不给他递药片,改坐去了康琴心身边。

    魏新荣便自己拿西药吃了,对她的责怪也不置可否。

    康琴心只好问她对艺息馆那边的店面满不满意,魏悦希这才展笑,与她讨论起店铺的装潢和设计细节来。

    她本就是为圆表妹的心愿,自然都是随对方喜好。见魏新荣精神不错,康琴心才放心的离开。

    过了两日,魏新荣对他受伤之事始终闭口不言。

    倒是沈君兰打电话过来,说是有些眉目,只是最好当面谈,康琴心念及他的帮忙,顺便约他是否方便出来吃饭。

    沈君兰求之不得,开心的应了。

    康琴心便约他晚上七点在新丽大道的中餐馆见面。

    师座的三世情人顾轻舟司行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