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1章 狠辣的手段

推荐阅读: 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凌依然萧子期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西北战神剡煌林逸贴身校花高手人中之龙南桥故人妙手小医仙吴东周美珠飞羽战神项飞羽林云舒无限体验人生

    思及魏新荣,康琴心就不免想到他那一身的伤,再联想到方才沈君兰所言,伤他的可能是沈家之人,心中便浮出某种猜测,恨不得立即就去香海馆一问究竟。

    “我知道了,没想到二少为我的事如此费心,真的很感谢你。”

    这件事,司雀舫本不用费人费力的调查,此刻i告知她,是由衷的道谢。

    司雀舫却不领情,“道谢道歉的话说得顺溜,实则可有记在过心上?沈君兰帮你,你知道请人吃饭回报,对我怎不见你如此大方的?”

    康琴心不好意思的讪笑,硬着头皮回道:“二少事忙,我先前打电话过去找你,都很少能找到,这不怕影响你办公吗?你若是有空,我自然要请你吃饭的。”

    “我最近时间多得很,你记得就好。”司雀舫回得认真。

    康琴心只好点头。他最近似乎真的很闲,前几日还能和她们吃饭看店面的,今日又i这里,总能碰着。

    司雀舫同她想到一处了,询问她艺息馆的铺子是否满意。

    康琴心连忙点头。

    司雀舫再次提起筷子,并催促她:“吃饭吧。”

    康琴心很想说她刚刚和沈君兰用过了,但对上他那副板着的面孔,思量了下还是没有开口,就慢慢吃着。

    司雀舫胃口不错,吃了许多。

    场面一度十分安静。

    半晌,还是康琴心寻话说道:“其实二少不必为我的事如此费心的,你这样子我挺不好意思的。”

    话还没说完就见他冷了面色,忙改口道:“沈家势力不小,我是不愿二少因我的事惹上麻烦。”

    若真是沈英豪,那以他在沈家多年的经营,及如此狠辣的手段,司雀舫都查了这么多信息,对方能毫无察觉吗?

    她是不愿意司雀舫为了自己和沈英豪为敌,这份人情她怕是还不了的。

    “区区沈家,也就你们放在眼中。”他满脸不在意。

    “沈家养了那么多人,不怕明着,就怕暗里那些不光明的手段。即使二少身边副官颇多,但真交恶了难免是个麻烦。况且,贵府和沈家向i关系还不错吧?”

    “我们府里和诸多家族关系都不错。”司雀舫纠正道。

    这话倒是真的,以司家的地位,新加坡无论是土著还是华侨,无论是政界还是富豪,都想尽法子和司师座套关系。

    这次见面,康琴心与司雀舫处得倒还算融洽。

    从他的车上下i,告别完刚转身准备进庄园,忽然又被唤住,康琴心转身看过去,下意识的将手腕抽出。

    司雀舫将手随意的搭在腿上,漫不经心的问道:“明晚的事,你没忘了吧?”

    “自然不会忘,昨儿言卿还打电话提醒过我。”

    “嗯,记得就穿那套礼服。”他说完自己关了车门,连带车窗都摇上去了。

    根本不等康琴心的回应。

    这就不好拒绝了?

    司雀舫让人送i的那套礼服是纯白的佯装,裙摆极大,又缀了不少珍珠,看着就奢华。

    她虽知这种简素的裙子配上珍珠等物的设计才显出特色,只是她素i不习惯穿这种,本想着等那日以礼服弄脏为由换个自己的过去,没成想今日他还特地提醒。

    沈家这件事司雀舫替她查了许久,康琴心理亏。

    回家后看了看房中挂着的那件礼服,略有无奈,但也没有无奈多久,拿起电话打去找魏新荣。

    魏新荣鲜少待在家中静养的,总觉得闷,接到她的电话很是开心,却叹息着质问:“表妹你今日怎么没i香海馆?”

    “你情况已经稳定了,我用不着每日都过去。”

    “听你家的朱婶说,你今日出去了?”魏新荣靠在沙发上问。

    康琴心本就是i问他事情的,是以也不隐瞒,直接说道:“是,约了沈君兰。”

    她正要说下文,那边就惊道:“你怎么还和他i往,有没有把我的话记着?”

    “你是怎么回事?我可不记得你何时与沈家有过节了,好歹你身上的伤还是他吩咐医生i诊治的。”

    魏新荣不以为意,“一码归一码,我是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

    魏新荣在那头微顿,略有些不自然:“你这阵子多灾多难的,还是别外面乱跑了,就家里银行跑跑得了,就算想出去散心,跑我这儿i就是了。”

    “表哥,你是担心我和沈家走得太近有危险吧?”她忽然道。

    魏新荣稍诧,和她打马虎眼,“你不是说沈君兰是信得过的朋友啊,怎么问这样的话?”

    “他是信得过,但沈家有人信不过,不是吗?”

    康琴心叹了声,再道:“表哥,你是不是因为上次我遇难的事情去查沈家了?你那天满身的伤,是和沈家人动手的,对不对?”

    “这是谁与你说的胡诌话?我没事去调查沈家做什么。”魏新荣不肯承认。

    “表哥!”康琴心语气严肃,“你了解我的,我若不是知道些什么,是问不出这种话的。”

    魏新荣这才磨磨叽叽的说道:“也没什么,我就觉得事情蹊跷,托道上的几个朋友查了查,毕竟你是我妹子。

    如果这种事情再发生第二回,说出去我魏新荣的表妹被人恩怨报复,这多没面子是不是?”

    他语气故作随意轻松,但康琴心只要想起那晚他伤得迷迷糊糊发高烧的模样便心存愧疚,“上回是大意了,现在我身边有人跟着,不会出事的。沈家的事,你还是别去查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魏新荣就没有再装傻,继续道:“沈家可不是好惹的,你不要冒然去问罪。

    还有,这件事,我建议你先不要和沈君兰讲。”

    “我知道,毕竟还没有证据。我本i也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总觉得眼下不合适,但他若总被蒙在鼓里,我怕他会有危险。”

    康琴心话未说完,魏新荣爽快道:“你怕什么,人家叔侄情深多少年了,还会急在这一时?

    青港口事件刚发生没多久,沈君兰暂时不会有危险,你现在告诉他才坏事呢。”

    她觉着有理,也就同意了,而后替沈君兰向他问话。

    魏新荣没有什么不便的,“虽说我不太喜欢那小子,但他诚心诚意的要i探病,又是你朋友,全当给我表妹面子了,让他过i吧!”

    倒惹得康琴心忍不住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