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2章 司雀舫的主意

推荐阅读: 李天辰周小晴李小宝张灵华山神门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修罗神帝都市之最强狂兵最强武魂陈枫洛城东兵王沈浪苏若雪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小说林逸楚梦瑶

    天才本站地址s

    与瑞士合作,实在是个极好的商机,有益无弊,康琴心不可能拒绝。她虽然埋怨司家捷足先登,但私心里感谢他也是事实。否则,她根本再没机会。康家初时选南京,后来又择沪,在这两地的商路发展却总坎坷不顺,若是能借司家的关系重新打造市场,自是再好不过。于是,等见了温格思先生,面对他的致歉,康琴心很欣然接受了。然而,温格思像是误会了什么,出皆是“司二少和康小姐能联手与我们合作,这真是极妙的事。相信以二少的背景,加上康小姐的能力,咱们定能马到成功。”这话说得还挺溜,只是那来看去的眼神,显然把把他们看成创业共勉的青年小两口了。司雀舫也没出澄清,毕竟外面绯闻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事情谈妥之后,三方准备签合同。那合同,还是司雀舫早就准备好的。定了分康琴心8的利润。也是这时,康琴心才明白这些盘根错节的内容他们两方其实早就谈妥了,找自己过来不过就走了个形式,司雀舫自个儿不愿在商场上奔波周旋,需要一个出面人。所以,他选了康琴心。算是器重,也能谈得上信任。但说得不好听,成了雇佣关系,报酬还不菲。康琴心看着那合同上的比例分成,心里有些不足,看向司雀舫,试探性的道“二少,你方才也说,以我自己的能力有资本加入这场合作。那我请问你定的这8,需要我入股多少”司雀舫毫不客气的道“并不需要你入股。”康琴心诧异的瞅着他,脸色斐然。“启动资金方面,由我和瑞士那边出,你负责做事就好。”康琴心瞪着他。司雀舫就笑,“难道康小姐不愿意了”这合同上,瑞士占40,他司雀舫独得52,这种分配,是不会做生意的人能定出来的康琴心觉得他太贪心了。“毕竟是新市场新尝试,发展如何都还说不准。康小姐只是做个业余,我也不愿意见康小姐将自己多年积蓄都拿来冒险,如此不是最好事情成了,你尽得利;若是不成,损失也由我司某承担。”他说这话时,眸中尽是精光,又含笑脉脉的,显得善良极了。康琴心早在和温格思先生提议时便看上了这块市场,何况她也不是懵懂无知之人,自然清楚里面情景有多好。但对方如此神态如此解释,她不得不维持着好脸色回道“那就多谢二少替我着想了。”司雀舫挑了挑眉,睨了眼她手边钢笔,“还不快签”康琴心执笔,快速写下了签名,又取出随身的印章盖上。没办法,她是来分羹的,主动权早就在别人手中。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态,司雀舫放下笔之后补充道“放心,康小姐之后若觉得得心应手,想要投资进来也无不可,我不是不通人情的。”康琴心僵笑着道了谢。事情谈得顺畅,温格思先生提议出去吃饭庆祝。这也是应该的,康琴心没有拒绝。饭后,瑞士银行里有事,温格思先行离开了。康琴心起身,也准备告辞。司雀舫举起酒杯抿了口,不疾不徐的望着她问道“生气了”康琴心动作稍滞,见他好整以暇的望着自己,便又坐了回去,恭维道“二少哪里的话,这样的好事您肯带着我,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会生气”“方才在银行里,你表现出来的可不是这样。”康琴心闻,索性敛去了容上的尬笑,反问道“我康家力所不及,瑞士方选你合作是理智之举,没什么好怨天尤人的。”司雀舫很欣赏她这种性格,“你倒是明白。”康琴心也闷头喝了口酒,略惆怅的叹了声“事实如此。”语气无奈,却不得不接受。“最近很空”这问话有些突兀,康琴心奇怪的看向他。“不是还准备着对付陆家吗,怎么还有时间去听戏”康琴心“呃”了声,“是司医生告诉你的”“家姐说偶遇了你,问我为何没陪着。”司雀舫一本正经的,看不出什么表情。“那日陪我表哥见了沈君兰,之后顺便过去听了听戏。”司雀舫是知晓沈家浑水那回事的,随口打听道“你那表哥可出了什么妙计”康琴心心知沈家内乱难平,那次虽说听他们谈了许久,但也没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此刻很认真的答了“美人计。”司雀舫表情一怪,眼珠子都瞪得有些大了,“对沈英豪”康琴心点头。“这魏新荣,不愧是花花公子界的翘楚,他当世人皆是他呢”康琴心面露讪色,到底是自家表哥,被人这样编排,忍不住说道“那二少可有什么好法子”沈英豪这种无妻无子之人,心狠手又辣,他现在背叛的是自己亲哥哥,抢夺的是自己亲侄儿,能有什么软肋司雀舫淡淡的说“静观其变。”康琴心一默,移开了视线。原来也是束手无策。似是知道她内心所想,司雀舫添了声“放心”。康琴心凝目看过去,四目相对,他眸若星光,像会传染似的,让人心安。想起方才他口中的陆家,康琴心询道“陆家银行开张那日,你会去吗”“不会。”康琴心一笑,可笑容还未完全绽放,司雀舫又说“但裴家会去,我姑姑也去。”裴家夫人,卿母亲,是司家的姑太太。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司家。这影响,不可小觑。康琴心当即皱起了眉头。“你若不乐意,可以阻止。”“怎么阻止”康琴心虽然意动,却也知道不现实,陆家和裴家是亲家。司琼枝身为裴氏的主母,那种场面怎么可能不出席她觉得司雀舫在拿话逗自己玩。可司雀舫却十分认真,“我姑姑先前在医院见过你,还挺喜欢你的,总问我什么时候带你和她吃个饭。你若有空,十五那日陪我去见她就好。”这么简单康琴心惊讶的看着他,“这不是太明显了吗”“无妨,我姑姑和她那位大姑的感情本就不好,只是碍于情面不便拒绝而已。但她那天若和你我有约,她自无暇再去了。”司雀舫炯炯有神的望着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