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3章 亲自登门关切

推荐阅读: 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凌依然萧子期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西北战神剡煌林逸贴身校花高手人中之龙南桥故人妙手小医仙吴东周美珠飞羽战神项飞羽林云舒林逸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

    出门一趟,公事变成了私事,康琴心没有再去广源,而是由司雀舫送回了庄园。

    原是想代表康氏谈合作的,现如今这些合同全属私人,也没什么必要回去。

    很意外,叶岫居然在,正和叶妩在客厅里姐弟叙话。

    康琴心有些惊喜的走上前,先是唤了声妈,再道小舅舅,你怎么来了

    来看望姐姐和姐夫。叶岫神态是鲜有的平和。

    叶妩则关心的问她方才打电话去银行,本想让你早点回来,英茂说你出门谈生意了,可还顺利

    唔,还算顺利。

    康琴心正抱着合同文件夹准备上楼,被叶岫唤住什么叫还算你不是去和瑞士人谈合作吗,我记得这是早前就说好了的,难道有波折

    他敏锐犀利,一下就看出了她神色里的不自在。

    康琴心咳了咳,原不打算在目前面前说这些事,但这件事父亲是知晓的,早晚瞒不住,想想即走过去答道瑞士方选了司家合作。

    你的意思是,被司家抢了叶岫也惊诧的站起身。

    听听,谁知情了都会觉得是司家抢了她的。

    虽说这想法有点无理取闹,但这件事上康琴心心里确实憋屈,往沙发上一坐,她抄起几上的凉茶壶自己倒了杯水喝,把合同递给了叶岫,你自己看。

    叶岫算是她经商方面的启蒙师,康琴心对他甚为信任。

    什么,8司雀舫这算看不起人,觉得别人没能力代理一个瑞士吗

    他语气气愤,望着康琴心严肃道你是怎么回事,谈不成就谈不成,不过一桩生意,签这玩意做什么去回了那小子,我把叶家的珠宝生意交给你负责。

    不需要。

    康琴心见他这般恼怒,有些出乎意料了,小舅舅,你不用替我抱不平,他没逼我,是我愿意签的。

    叶岫已站起了身,质问道好端端的你去他底下做什么事,看他脸色

    旁边叶妩听他们甥舅对话激动,边问怎么了边也拿起合同来看。

    康琴心主动道妈,是以我名义谈了这份合作。又看着叶岫说我知道你为我生气,但这种事又勉强不了别人,他司家接了就接了,我犯不着耿耿于怀。

    其实,我也不是想替他打工,只是觉得这主意是当初自己想的,想要把它付诸实践而已,这也算是个机会。再者,有司家的关系,实行起来应该会顺畅很多。

    叶岫面露失望,你决定了,要和他合作

    康琴心颔首,都签合同了,我不会而无信。

    叶岫还算了解她的脾性,见其坚持,就没有再劝,只是坐回去时脸色阴沉。

    叶妩就安抚他琴心素来有想法,她既然愿意这么做,肯定有她的理由。银行这几回的情况她都处理得很好,我相信她有这个能力,阿岫,你不用太担心。

    康琴心连连点头,就是,我也没投资,亏不着我。

    叶岫没好声的反问我担心的是亏钱吗

    康琴心一噎,愣愣的望着他,那是什么

    叶岫没有接。

    既然都谈开了,康琴心看向父亲的书房门,问道妈,我见爸的车不在院子里,可是出门了

    你爸他外出访友。叶妩说着看了眼兄弟,你小舅舅来的也是突然,否则我就让你爸改日再出门了。

    姐,没关系的,姐夫刚回来,总是忙些。

    是,都是自家人,常来常往的倒没多大关系。叶妩点点头,见他和自己女儿还僵着脸,起身道我去找朱婶安排饭菜,你们先聊。

    等她走后,叶岫惆怅道你和那小子是牵扯不清了。

    小舅舅,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屈居人下,我本也是有些乐意的,但他帮我许回,这次主动提起,我也不忍拂他好意。

    他若需要人帮着料理,司家上下那么多能手,还能缺人用吗叶岫语气犀利,他这是别有用心。

    能是什么用心

    康琴心心里一虚,司雀舫虽然表现得信任自己,需要她帮忙合作。但事实上,司家代理了瑞士方,还能没法子运转

    完全是借着这个名头给她机会,甚至还承诺以后帮她康家打开沪上市场。

    人家一片好心,的确不该埋怨。

    小舅舅,别说这事了吧。

    她把合同收好,亲自给他又倒了杯水,笑吟吟的话起家常舅舅最近还忙吗

    怎么叶岫望着她,让她有话直说。

    康琴心不是爱拐弯抹角的人,但这回还真没事寻他帮忙,只是为了扯开方才话题而随意关切了句。

    她无辜的看着他,我就是关心关心舅舅,生意是忙不完的,别太辛苦。

    叶岫展笑,愉快道好。

    过了会,他又问沈家那边,你有困难就找我,不要凡事都去麻烦外人。

    舅舅是说司雀舫他帮沈君兰是有考量的,不算麻烦。

    见对方仍望着自己,康琴心面露懊悔,她怎么又绕回到司雀舫身上了是以,连忙改口这都是他们在处理,我没掺和。

    你不掺和,也会打听。你的性格,说不上爱管闲事,但也绝不会置身事外。叶岫横了她眼,提醒道沈英豪在美国还有个妻妹,多年来一直暗中照佛着。

    康琴心微讶你的意思是,从他妻妹下手

    她说完就摇头,小舅舅,这不好吧我不想牵扯无辜。

    叶岫冷笑一声,谁告诉你那女人无辜了她可是沈英豪的好帮手。

    康琴心明白了意思,问了句姓名。

    黎秋落。

    我知道了,多谢小舅舅,回头我就把这名字给沈君兰,让他好好查查。

    叶岫颔首,没再语。

    用了饭,他离开庄园。

    晚时康书弘回来,说起后天要去陆氏参加剪彩礼。

    康琴心大为惊讶,恼道你什么时候又和陆家的人认识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同行之间互有往来是很正常的行为,陆家是沪上豪门,又与我们康家同为华民。

    他家办银行,虽说是对手,但也不能太不近人情吧人家发了请帖,我若不去,岂不让人觉得我康氏毫无容人之量

    康琴心听他还说得头头是道,气得恨不得直接动手,沉着脸就骂你进了开泰,银行那么大动荡拜谁所赐你心里不清楚吗你倒有气量,还准备上门恭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