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8章 康琴心,你敢打我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武帝神体只是小虾米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神级火爆兵王华山神门玄门真祖斗破之无上之境

    天才本站地址s

    康昱在客厅见此情景,上前对着康书弘就一巴掌下去,孽子

    巴掌声响彻了整间屋子。

    康书弘愣在原地,震惊的喊道爸

    康琴心从未见过父亲如此动怒,愣在原地。

    爸妈,你们别担心,我这就和琴心陪玉兰去医院。夜深了,你们早些休息,有事我会打电话回来的。康画柔拉开康书弘,同二老如是道。

    姜玉兰忍着疼痛替丈夫求情,爸,你别动怒,是儿媳不好惊动了您和妈。

    你别再替他说好话了,都是我疏于管教,他才会如此变本加厉康昱惭愧极了,又看着康书弘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送你媳妇去医院啊

    康书弘虽然不服,但不敢违抗父亲,舔了舔口中的血腥味,转身走出家门,亲自开车。

    姜玉兰起先精神还不错,在车上还说话调节他们关系,后来渐渐犯起迷糊,就靠着康琴心闭上了眼。

    康书弘一路都没出声,任由后座上的姐妹编排教训。

    做了检查才知,原来姜玉兰身上伤处不少,新旧不一,虽不是严重虐待,但磕碰叠加,可见平时没少吃苦头。

    最关键的还是眼角的伤,差点损伤眼膜,然伤情仍然不容小觑。

    需要留院观察。

    外科、眼科的医生走后,又来了妇科的。

    走廊里,若不是康画柔拉着,简直恨不得冲上前狠狠揍一顿康书弘。

    大嫂也是命苦,竟然嫁了这样的人。

    作为康书弘的妹妹,此刻都觉得心虚,他倒是站得理直气壮。

    最后项检查出来,姜玉兰有了身孕,刚满两个月。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康画柔面色一喜,跑去接待处打电话报信。

    姜玉兰被送去病房打点滴,康书弘因为孩子的事也有些高兴,坐在床前与妻子说了几句好听话。

    但转眼,看见沉着一张黑脸的康琴心,那股被数落教训后的憋屈烦闷又冲上了头。

    现在情况不是还好吗,她没什么大毛病,爸都打过我了,你还在这摆脸色给谁看

    爸打你还算轻的,你看大嫂跟了你之后受了多少苦你但凡有些良心,能对她下手吗康琴心语气不善。

    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了,需要你在这里伸张正义

    康琴心不想在病房里与他争吵,但沉默换来的却是康书弘更嚣张的语。

    她实在听不下去了,朝他走去。

    康书弘知道她身手不错,见其凶神恶煞的过来,心有余悸的后退了步,你做什么

    你也会害怕

    这里是医院。康书弘提醒她。

    康琴心活动活动了手腕,控制着声量冷呵道你还知道这是医院,我当你忘了在哪呢。

    还以为你回了趟国真改过自新了,没想到还跟从前一样。外面不能作妖了,就回家祸害嫂子。她是你的妻子,你扪心自问,这么对她你良心过得去吗

    她嫁给了我,就该都听我的。偏她又是多事的性子,什么都爱过问,我不过就推了她几次,她就回娘家告我的黑状,你是不知道她姜家人是什么态度对我的当初若不是我们康家,她们家哪还有这样的好日子过

    康书弘说得理直气壮。

    康琴心被他这话听得一愣,转身望了眼还在昏睡的姜玉兰,拽着他走出了病房。

    走廊里,她甩开他骂道你刚是什么道理她嫁了你,就活该受这样的罪吗

    姜家那是你的岳丈家,也是你的家人。何况,当初是爸要帮的,你康书弘在其中出什么作用了,是除了钱还是出了力,你是哪来的优越感可以这样糟践姜家的人

    康琴心实在是生气。

    爸帮姜家还不是因为我事实就是她嫁给了我姜家才有现在的好日子过,我对她怎样她都得受着。

    啪

    康琴心甩手上去。

    康书弘气恼,吼道康琴心,你敢打我

    他可以接受爸的耳光,却受不了眼前人的。

    打的就是你,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我们康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康琴心气得脸色都变了,却又心知有理说不通,再举手恨不得抽醒他这副自大狂妄的模样。

    康书弘一抬手阻止她将落下的胳膊,两眼睛里都能冒出火来,瞪着她咬牙道你再敢动我试试

    康琴心毫不退让,直视着对方反问你以为我不敢

    就这时,康画柔回来,刚进走廊就见如此情形,连忙快步过去把两人分开。

    书弘,琴心,你们做什么玉兰还在里面休息,不准吵架。

    康书弘定睛瞪了眼康琴心,大步就离开。

    脚步太快,把站他旁边的康画柔撞得差点摔倒。

    康琴心连忙扶住长姐,小心。

    康画柔冲着康书弘的背影问书弘,你去哪

    康书弘没有回头。

    阿姐,你就别问他了,准是又出去花天酒地。

    康画柔叹息,玉兰刚有了身孕,这是好事,他还不在旁边陪着,真是过分。

    他过分的事还少吗。

    康琴心拉着她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将方才康书弘那些话转述给她听,你说,大嫂若听见这些话得多伤心啊

    就他对大嫂的那态度,姜家人不过是寻他去问几句,他还觉着丢人了若是不想丢这个人,就该好好对大嫂。自己过分,倒有脸怪别人回娘家说。

    玉兰的性子,不像是会和娘家人诉苦的。大概是她身上的伤被发现了,然后姜家人自己猜出来的。

    康画柔熟知姜玉兰秉性,是宁可自己委屈也不愿意把事闹大的。

    她就是性子太懦弱才会被康书弘这样欺负,若是我早就不跟他过了康琴心气愤无比,恨不得姜玉兰能够离开自己哥哥。

    康画柔被她这话惊了一跳,你可别乱出主意。玉兰现在怀了孕,咱们康家马上就有孩子了,爸妈心里都高兴着呢。

    她是康家人,心里自然而然会偏向康家。

    康琴心又何尝不懂

    所谓夫妻吵架,劝和不劝分,自己方才那话确实说得不合适,但眼看着姜玉兰日日受这样的折磨,真的还不如离开康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