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6章 纯情的司二少

推荐阅读: 叶佳期乔斯年女剑仙林枫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我怎么这么有钱(超级人生)(陈平江婉))萌宝妈咪:是狗仔队队长亿万豪宠:厉少霸道宠唐暖画厉景懿太古龙象诀季无尘乔倾颜武帝神体只是小虾米

    天才本站地址s

    订婚宴办得隆重极了。新加坡的豪门新贵,都见到了司家的少奶奶。以前传绯闻、说订婚,都是未知数。如今,康琴心一只脚已经跨入了司家的大门,从此,康家在新加坡,地位举足轻重了。陆家的兄妹俩,也来参加了订婚宴。陆元霄的态度大变,极其恭敬。“我们要回国内了,家里出了点事。”陆尔蓝跟卿说,“可能要卖掉产业,移民到美国去。”卿后来告诉了康琴心。康琴心才知道,国内的经济公有化,已经成了定局,任何私人的产业都保不住了。她很庆幸,自己父亲当年在上海的产业不怎么顺利,提前卖了回到新加坡。陆家兄妹俩,在康琴心的订婚宴上,夹着尾巴做人。康琴心也没有为难他们。订婚宴结束,司雀舫和康琴心在饭店楼上都有休息间。他们俩当天没回去。晚夕,康琴心卸了残妆,司雀舫过来敲门。“今晚,要不要一起睡”司雀舫问她。他问得很随意,眼神却飘忽不定,他居然是在紧张。康琴心好笑。明明不像他哥哥那么冷酷,为什么非要装得那样明明也不够老练,还想要调戏她,简直了怎么这样可爱“行。”康琴心道。司雀舫一愣,还以为他要挨一顿臭骂,没想到康琴心这么直接坦白。记得刚认识她的时候,她也是个蛮矫情的小女孩子。她变化也挺大的。亦或者说,认识了她之后,真正了解了她本人,她和表现出来的,也不太一样。人可能都是双面的,有些人明显一点,有些人不怎么明显。司雀舫进了康琴心的房间,并没有做什么,两人第一次在一张床上同眠,都睡不着,又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于是,他们俩纯聊天。“你舅舅他,其实对你不一般吧”司雀舫突然道,“他这次连我们的订婚宴都不来。”康琴心沉默着,不知如何接话。她仍是不希望任何人说她舅舅不好。舅舅再不好,也只有她自己能说。“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已经很大了,他还把你抱在怀里。”司雀舫道。康琴心想要发火,又觉得不适合,强忍了下来“我不想说这个,行吗”“我最后说一句。”“你说。”司雀舫“你现在把他看得比我重要,我不介意。但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过了两年,你还是觉得他更重要些,我会不高兴的。”他说完,凑近了康琴心,吻住了她的唇。他们俩的爱情,说到底不太像普通男女那么黏腻。司雀舫甚至能感受到,康琴心想要和他订婚,想要嫁给他,带着几分逃避的态度,而不是真心实意。不过没关系,司家的男人向来盲目自信,他觉得时间会改变康琴心的,她会真心实意爱上他,全心身的。康琴心抱紧了他的脖子。他什么都懂。当他什么都懂时,还愿意和她结婚,康琴心心里暖极了。于是,她说了句情话,也可能是谎话“我没有把任何人看得比你重要,你即将是我丈夫,你才是最重要的。”司雀舫笑了。果然,好听的话,谁听了都会开心,哪怕明知不那么真诚。订婚之后的康琴心,第二天回到了康家庄园,准备年底的结婚,同时依旧做她的生意,管理银行。康书弘昨晚,又跟康昱提出,要他代替康琴心接管银行,理由是“妹妹都要出嫁了,司家肯定不希望儿媳妇忙娘家的事。再说了,她以后是司家的人,咱们康家的银行,机密怎么能都让她知道她以后可跟咱们不是一条心。”康昱听了,不为所动。康书弘气死了,跑出去玩了半夜,天亮才回家。他浑身的酒气和脂粉气,一回来瞧见姜玉兰安睡,使劲推她“起来,给我倒水喝”姜玉兰怀着六个月的身孕,身子沉重,而且昨夜莫名的腹痛,她也不敢说,毕竟昨天是二妹订婚的大喜日子。她挣扎着爬起来。康书弘嫌她太慢,踢了她一脚。他是随意踢的,姜玉兰却顺势倒地,腹中绞痛如刀割,她满头满脸的冷汗,终于痛呼出声。“大姐”她尖锐喊了声。康画柔刚起床,已经能听到了动静,正在留心,怕康书弘和姜玉兰打架。听到声音,她急忙跑过去。这么一瞧,她大惊失色,发现姜玉兰倒在地上,睡衣被血浸染了。康书弘的酒顿时全醒了。司雀舫刚刚送康琴心回家,结果就见康家众人抬着流血不止的姜玉兰出来。“怎么回事”康琴心当即沉了脸。康画柔按住了她“别发脾气,先送玉兰去医院。”姜玉兰的孩子,已经胎死腹中。并不是康书弘那一脚踢坏了,而是孩子先天不足,没有养育到成熟,成了死胎。死胎自然脱落,姜玉兰昨晚没留意,床上沾了不少的血,又被康书宏踢一脚绊倒了,彻底发作出来。拿出了死胎,她没有大出血,是不幸中的万幸。康家一时乌云密布。叶妩背着孩子们,偷偷抹泪;康昱心情也不太好,儿子不成器就算了,孙儿运还这么淡薄。他真想招个女婿入赘,可惜司雀舫和沈君兰,都有一方家业,谁也不可能入赘到他家里来。姜玉兰醒了之后,想要见康昱和叶妩。康琴心和康画柔也跟着进了病房,康书弘坐在旁边。他还在骂骂咧咧“没用的东西,一个孩子也怀不住,不争气我们康家白对你那么好了。”康琴心气得要打他,被康画柔死死拉住了。姜玉兰面如金纸,非常憔悴。“爸妈,我已经不能给康家什么了,你们对我的恩情,我此生万死也报答不了。让我自私一回,同意我离婚,行吗”姜玉兰泪如雨下。康书弘听了,更是大怒。“行,离今天就离你这个死样子,除了我还有男人要你吗你们姜家穷地都揭不开锅,没有我们康家给你们打秋风,你们都要饿死了。你还敢摆姜小姐的谱,说什么离婚,你配吗告诉你,不是你要离婚,是我康书宏要休了你”康书宏破口大骂,把医生护士都招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