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2章 玉佩的秘密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武帝神体只是小虾米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神级火爆兵王华山神门玄门真祖斗破之无上之境

    天才本站地址s

    半个月之后,司家众人都知道了司行霈闹的乌龙。所有人都在笑。顾轻舟也笑得不行。司行霈也跟着笑了,没事就好,真是吓得他半死。晚夕,他坐在浴缸里,顾轻舟替他擦背,问他“要是我哪天先走了,你能像阿爸那样,照顾好自己吗”司行霈“想太多了,我才不会像他一样过得清心寡欲。我要娶十八房姨太太,个个年纪不超过二十岁,把家里弄得花红柳绿。”顾轻舟重重一巴掌拍在他后背。这一巴掌很重,显然是动怒了。司行霈低笑出声。他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弄得她也是满身的水“所以,你别先走。你要是先走了,谁也管不住我胡闹。”顾轻舟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皮随着岁月,已经略微松弛了,有点往下垂。年轻时那些无法无天,都收敛了,如今看人的时候,总显得莫名的温柔。虽然一身匪气还在。“行,那就说好了,谁也不先走。”顾轻舟道,“咱们活到八十岁,那时候我头发肯定要掉光了,牙齿也不行了。”说到这里,她张开口,指了指最后面的一颗牙齿,“最近总是疼,牙医说可能是蛀了,要换一颗新牙。”司行霈捏住了她的下巴,仔细瞧了瞧,又伸手去按了按,发现的确有点松动的迹象了。再怎么不显年纪,他们也老了,毕竟外孙女都能满地跑,像她妈妈一样出不逊了。“换。”司行霈道,“换一颗纯金的,一说话满口金光,富贵逼人。”顾轻舟想象了一下那场景,整个人都笑疯了。“你也是做爷爷的人了,别总这么不着调。”顾轻舟道,“如此为老不尊,孩子们也不会尊重你的。”“现在也没人不尊重我。”顾轻舟“”这倒是实话,孩子们对父亲敬畏有加,对母亲更亲昵。两人说了很久的话。这天的夜风格外温柔,是一场暴风雨之后,短暂的清爽。顾轻舟和司行霈洗了澡,坐在阳台上聊天。他们俩每天都要忙,因为忙司雀舫结婚的事,又是他们的孩子出生,已经快三年没离开新加坡去旅游了。“想去香港住几天。”顾轻舟道,“很久没见霍爷和微微了。”“明天去”司行霈说。司雀舫儿子的周岁宴办完了,家里大事小情都有开阊,他们俩不需要操心。“去吧。”顾轻舟说,“不行就后天,要先给霍爷打个电话,免得人家措手不及。”司行霈“现在可以打,明天就出发。”他想一出是一出,果然去打了。霍钺接到了电话,很是高兴,又听说他孙子的周岁宴办过了,请他们俩去住。司雀舫结婚、孩子满月,霍钺都来了,所以周岁宴他就没来。“来多住些日子。我家老小也去英国念书了,前几天刚走的,家里冷清得吓人。”霍钺说。孩子们都离开家了。家里除了佣人、他们两口子,就只剩下一个锡九爷还陪着他们。司行霈和顾轻舟是过大家子的生活,家里总是热热闹闹满室的人,不能体会到霍钺和何微的冷清。翌日,简单交代了开阊几句,他们两口子乘坐飞机出发了。晚上,就同何微、霍钺一起,坐在了最新式的餐厅吃晚饭。同桌的,还有长青道长和一位罗先生。长青道长这些年仍是不见老,让顾轻舟想起了曾经见过的宁先生。他们这些术法高深的道士,平时觉得没什么,相处时间久了,就能看出他们的不同寻常来。而罗先生是混血儿,眼睛的颜色很浅,鼻梁又高,也是非常英俊。“罗先生是我曾经一位老友的儿子。”霍钺介绍道。罗先生自己也笑道“不是亲生的,我是个英国人与本地女子私通生下的,然后被扔了,我父亲罗霄捡了我。”司行霈还记得罗霄,当初岳城被霍钺把持之前,最大的大佬。那人特别厉害,是赫赫威名的杀手。“哦,原来如此。”司行霈笑了下,“倒也算是熟人,虽然我没亲眼见过罗老板。”几个人闲聊得愉快。长青道长却给顾轻舟使眼色。顾轻舟微笑,随着他走出了餐厅,两人在餐厅门口的喷泉池子旁边坐下。长青道长把一块玉佩递给了顾轻舟。这玉佩,还是上次陈素商带给他的,希望他能鉴定一下,到底是什么出处。顾轻舟这些年一直被这块玉佩困扰着,不知道平野夫人临终前给她这个是什么意思。陈素商偷偷告诉她“我师父是知道的,只是他不肯说。”后来,长青道长被陈素商逼急了,也说了实话“我不是不肯说,而是不知道得太具体,只知道这块玉佩,肯定是苗疆的东西。”顾轻舟就托陈素商来香港的时候,带给了长青道长,请他再找人询问。长青道长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才找到了宁先生。宁先生是活了上千年的人,他的心里包罗万象,什么都知道一点。“宁先生说,康熙帝年间,苗疆为了安宁,神女用蛊神与术法结合,练成了这块玉佩,换取了苗疆六十年的自治。这块玉佩,最大的作用就是克制苗疆的蛊术和巫术。带上了它,就不会被术法蛊术、巫术侵扰。此物一直都是宫廷圣物,历代皇后所有,传承了上百年。后来慢慢不知晓它的具体来历,只说能逢凶化吉。”长青道长说。顾轻舟“”她没想到,这居然不是什么钥匙,也不是什么信物,而是单单一个护身符。一个能逢凶化吉的护身符。她每次想到平野夫人,只能想到她的贪婪与野心。此刻,顾轻舟摩挲着这块玉佩,突然体会到了一点“母爱”,微弱的,轻易察觉不到,却很暖。“困扰了我二三十年,原来只是一个庇佑的。”顾轻舟笑了笑,“我这辈子唯一的心结,也算是解开了。”她向道长道谢。长青道长摆摆手“力所能及。”顾轻舟又想起了那位宁先生“他还是那样吗他变老了没有”“他是神仙,神仙是不会老的,他永远是那副样子。”长青道长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