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1章 开阊番外(9)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华山神门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沈浪第一战神方寻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苏梨凤无深

    天才本站地址s

    沈成爱听了这些才好受些,但转念又担心起来“妈,如果沈成芮也嫁了一门好婚事怎么办,那她岂不是要比过我”“哪有那么多好婚事,新加坡的华侨权贵富豪虽多,但谁能看上她呀咱们沈家的这点财产,将来顶多分给你三婶他们一点,大部分都得是咱们家的,就沈成芮她们,你祖父怎么可能把家里的财产分给她们去送给外姓人”“是吗”沈成爱将信将疑,“反正妈你要帮我,我绝不能比沈成芮嫁得差。”“这是自然。”大太太琢磨着,“她居然敢仗着念个大学就给你甩脸色看,还藏起你的钻石手链。小爱,你等着,妈肯定替你出了这口恶气。”听见这话,方才还泪流满面的沈成爱就兴奋起劲,“妈、妈,你打算怎么做”大太太笑着问“她不是要念大学吗”沈成爱颔首。“那就让她念不成大学。”沈成爱一脸好奇“怎么念不成”“你见过谁嫁了人还在学校里念书的吗就算她想,那她婆家肯同意吗学校里那么多男同学,谁家男人肯放她天天在外面。”“妈,你的意思是要把成芮嫁出去”“眼不见心不烦,嫁出去最好,保不齐还能换一笔钱。”大太太说着,心里已经有了算计。沈成芮今年十七,才上大一,还有好几年的学要上,自然想不到她的大伯母已经暗地里开始谋划把她嫁出沈家的事情。她下午出门把沈成爱的钻石手链卖了,换了不小的一笔钱,然后直接去广源银行把钱存了,想着自己账户上的数字,心情极好。她可不会那么傻,再偷偷把钻石手链送回沈成爱房间。这才是不跟沈成爱计较的原因,谁还跟钱过不去等攒够了钱,爸妈就可以带着她们搬出沈家,以后就再也不用受气了。离开银行的时候,正好看见几辆汽车停在银行门口,一行人拥着个年轻女人朝银行门口走来。好些穿着西装的男人跟在后面给她递文件,和做陈述,分银行的经理从里面出来,满脸笑意的迎了她进去。沈成芮知道她是谁。这几年频频登上新加坡华侨名人榜的女强人康琴心。原是银行家千金,现广源银行和开泰银行的董事长,也是名震整个新加坡的司家二少奶奶。出身好,自己还有本事,能胜过她早早接管银行的亲哥哥坐上华侨银行的一把手,真是厉害。谁说女人就不如男人的沈成芮望着那抹纤细英姿的背影在心里感慨,她当时选专业的时候也想选金融的,多有用啊,还赚钱。可惜祖父不许,非逼着她选了个华而不实的专业。如果她学经济,说不定未来有一日也能像这位康总这样了。沈成芮越想越觉得不甘心,又不愿那么早回家看三堂姐的脸色,索性就去了趟书店,买了好几本金融相关的书,准备自己看。从书店里出来,发现不远处就是新开的中式饭馆,装潢特别的古色古香,看上去也很高大上。想到自己账户上那个离能够搬离沈家所需要的资金数额差距,沈成芮忽然灵光一闪,抬脚就朝那家饭馆走去。她外公家以前在广州就是开饭店的,有祖传的手艺,母亲自然也有所继承。沈成芮自小跟着母亲讨老太太欢心,很多时候就是从饮食上入手,因此手艺也不差。她进了饭馆,许是时辰太早,又或是因为新店还没多少客源,里面人很少。饭馆的布置有些参考古时候的酒楼,以镂空雕花红木隔断各桌,沈成芮在二楼的一张桌子坐下,一口气点了十几个菜。服务员确认了好几遍用餐人数,沈成芮都只说自己一人,还催着快些上。服务员将信将疑的跑厨房去下单了。菜很快就上了,都是饭馆的主打菜红煨鱼翅、银杏蒸鸭、金钱芝麻虾、符离集烧鸡、清蒸鲈鱼色香味都不错,摆盘也很精致。沈成芮每到菜都试了一筷子就放下,终于在服务员上完最后一道菜时,她盯着满桌子的菜皱眉摇头,对他吩咐道“去把你们经理喊来。”“小姐,请问是有什么不妥吗”服务员满脸不解。“不是有什么不妥,是没一处妥的。”见她语气不好,服务员不敢惹,立马就去喊来了经理。经理礼貌和善的说“本店新开,若有服务不周的地方,还请小姐多多见谅。”沈成芮不客气道“我是来吃饭的,又不是来享受服务的。菜做得不好,你们服务再周到都没用。”经理脸色略尴尬,但还是陪着笑询问“那请问是哪道菜不合口味呢”“你们厨师是谁,做得太没水准了,没一道口味正宗的。”经理表情又是一滞,转身对服务员说“去把主厨喊来。”他对厨艺不精通,那自然是想沈成芮当面点评的意思。主厨很快就来了,看见沈成芮的时候楞了一下,显然没料到,挑他错处的会是个年轻姑娘。沈成芮说话也没有太客气,直白道“先说你这道鱼翅,这本来是道湘菜,最讲究的就是祖庵鱼翅的的过程,用料十分讲究。一道成功的鱼翅做出来味道醇厚,鱼翅糯软,是菜中珍品。但你们这道鱼翅,虽然看上去汁明油亮,但很明显祖庵时料酒放得太多,而且旺火之后煨的时辰不够,追求上菜速度用中火缩短了时间吧。所以说不够糯软,而且咸味盖过鲜味,鸡汤的味道我也没太尝出来,太失败了”主厨尝了口,又想到自己的做菜过程,低头没说话。这种饭馆,本来就是招待身在异乡的华侨,他们怀念中味,喜欢这样的美食,而且正常来说是辨不出来的。经理看了自家厨师一眼,也是面露惭愧,但大饭馆的礼仪和风度还是有的,亲自端起那盘鱼翅,客气道“小姐稍等,这菜我们给您重做。”沈成芮叹气,指了指其他的菜,“还不止这道,几乎每道菜都有问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