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96章 开阊番外(34)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华山神门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沈浪第一战神方寻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苏梨凤无深

    天才本站地址s

    第二日,为平息司开阊的余怒,也是由衷感激他能去护卫司署解救自己,沈成芮特地做了道闽系名菜佛跳墙给他。

    这道菜自古至今都特别有名,但因为用料珍奇,又工序复杂,寻常家里鲜少会做。

    沈成芮其实也不精通,做起来时心中还有几分忐忑,但为此多花些心思是乐意的。

    毕竟,她对司开阊来说,也就这点价值了。

    让老板开心,才能保住这份高薪工作,也算是回报他。

    特意提前过去,她精选了鲍鱼、海参、鱼唇、牦牛皮胶、杏鲍菇、蹄筋、花菇、墨鱼、瑶柱、鹌鹑蛋等配菜,将它们汇聚一起,再加入高汤和酒,温火煨制了许久。

    成菜后,她自己先尝了尝,软嫩柔润,浓郁荤香,又荤而不腻,味中有味。

    对于喜欢海鲜的司开阊来说,这道菜最美味不过了。

    开饭的时候,她以此菜为开局,又送上龙身凤尾虾、七星鱼丸汤、油爆双脆和醉蚌肉等菜,摆桌精致。

    司开阊进餐厅后,果然一改初看她时的面无表情,目露期待。

    沈成芮心中有小小的得意。

    她认真的同他介绍“大少,今天做的是闽菜系,多以海鲜为主,我费了不少功夫呢。

    尤其是这道佛跳墙,它可是福建名菜,光食材泡发就用了好几个时辰。

    七星鱼丸汤用的是新鲜海鳗鱼,我自己揉做的丸子,还算均匀吧还有那道油爆双脆,我做了两遍才成的”

    她喋喋不休的比划推荐着。

    司开阊稍瞥一眼,便发现她白皙的手背上起了两个水泡,里面脓水鼓鼓的还没被挑开,在旁边如玉似雪的肌肤衬托下显得刺目极了。

    不由自主的,他开口询问“怎么回事”

    沈成芮话说一半被问,有些不知所然,还以为是哪道菜不妥,好奇的与他对视,最后看向自己手背。

    她立马就把手收了回去,展笑答道“厨房里不小心被热油溅到了而已。没事,过几天自己破了就好。”

    话落,又觉得该向老板强调下自己工作认真刻苦,遂添道“大少你不知道,油爆双脆是是中餐里制作难度最大的菜肴之一。

    对火候的要求极为苛刻,欠一秒钟则不熟,过一秒钟则不脆。我第一次做的时候没掌握好,这是第二盘了。”

    她对那两个泡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女孩子的手有多娇贵,哪怕是个男人,司开阊也能明白,她却只是一句不小心溅到就过了,丝毫没有名媛千金们的娇气。

    这点,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司开阊神游开外,是以身边人接下来的所,并没怎么听进去,眼前似总还浮现着那玉手上的两个水泡,见她仍恭恭敬敬的站在旁边介绍菜序,心有所触,打断道“吃饭吧。”

    沈成芮的声音戛然而止“啊”

    这女人

    司开阊收回视线,语气淡淡“还要我请你再坐吗”

    其实自从那天的卧室风波后,除了昨晚裴卿开口让她坐下一起吃,这段时日里沈成芮都没有再与他共桌吃饭过,乍闻此有些受宠若惊。

    但她素来机灵,不过呆愣片刻便回了神“大少你先吃,我去拿碗筷。”

    数日不曾一起吃了,她连自己的碗筷都没准备。

    坐在司开阊对面,享受着自己所做的美食,沈成芮心里愉悦,觉着方才的辛苦都是有作用的。

    和大佬修复好关系,是她目前最要紧的任务。

    司开阊吃饭的时候向来话少,但规矩也没那么严,不会要求同桌的人不准说话。

    是以,沈成芮吃着吃着,就问他“大少你知道这道佛跳墙是如何而来的吗”

    他似乎没料到才给她半分好脸色就敢主动来搭讪自己,望过去“嗯”了声。

    沈成芮将此默认成了他想知道的意思,于是侃侃而道“相传,福建风俗中有一个规矩叫试厨。

    试厨的意思呢,就是指新婚媳妇在经历了第一天上门,第二天回门后,于第三天必须到夫家在大庭广众面前试厨,这是对新媳妇治家本领的测试。”

    她先试探得说了几句,见对方没有阻拦,便继续起来“相传有一个从小娇惯的女子,不会做菜,出嫁前因此而为即将到来的试厨而发愁。

    她的母亲为女儿想尽了办法,最后把家藏之山珍海味都翻找出来,一一配制后用荷叶装成小包,反复叮嘱女儿各种原料的烹制方法。

    谁知这位新娘到了试厨前一天,慌乱中忘记各种烹调方法。”

    沈成芮是个自在的,说到这里故意停顿,看着司开阊神秘道“大少,你猜后来怎么着”

    司开阊没应声,只是盯着她的目色深了两分。

    沈成芮心里嘀咕了句“无趣”便自问自答了“新娘到了晚上才去厨房,把母亲包好的各种原料一包包解开,堆了一桌无从下手,正在无计可施之际,又听公婆要进厨房。

    新媳妇怕公婆挑剔,见桌边有个酒坛,匆忙中将所带的原料都装入坛内,又用包原料的荷叶包住了坛口,再这酒坛放在了快灭火的灶上。

    她想到明天要试厨,生怕自己无法应付,就悄悄溜回了娘家。

    结果第二天,宾客们都到了,却不见了新媳妇。公婆进厨房,发现灶上有个酒坛,还是热的。

    刚把盖掀开,就浓香四溢,宾客们闻到香味都齐声叫好,这就成了佛跳墙。”

    司开阊本是一副没听进去的表情,但等她说完居然评道“胡乱语。”

    沈成芮惊诧“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佛跳墙原名叫福寿全,清朝道光年间,福州官钱局的官员在聚春园宴请福建布政使周莲,菜馆老板郑春发为此研制出来的。

    什么新媳妇试菜,从哪道听途说来的”司开阊一本正经的纠正她。

    闻,沈成芮满脸惊奇道“大少你还会念诗呀”

    说完她就后悔了,司家是什么门第,他家的子弟自然是文武兼修的。

    只是司开阊平日总是一身军服,又在政府和部队担职,潜意识的就把他当成了武人,没想到学问还不错。

    果然,她这话问得司开阊心里又一不舒服,瞬间不愿再说话了。

    但他不回答,沈成芮也无所谓,自自语道“这个说法我当然听过,我还听说发明这道菜的是一帮要饭乞丐呢。

    但对比这种书籍所录的,你不觉得我这个道听途说来的故事更有趣吗”

    司开阊抬眼,见她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自己,满脸想和他互动的意思。

    他又觉得对方居心不良了。

    “吃饭”

    但沈成芮还在嘀咕“那地方的风俗可真奇怪,考量新媳妇的治家本事,只看厨艺有什么用

    若只看厨艺,我在那地方岂不成了最佳儿媳了”

    她声音不轻,语气里又带着洋洋自得的意思,司开阊听了只觉得她厚颜无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