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4章 开阊番外(52)

推荐阅读: 欺负总裁会上瘾抗战之全能悍将旷世骄子答案永远倔强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凌依然萧子期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总裁爹地惹不起(唐思雨邢烈寒)陈铁林清音下山龙绝命之刃

    天才本站地址s

    沈成芮一时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谁能接受自己只是个替身

    而这种事,宋新立居然做了“现在理解我为何要你和他分开了吧

    他一开始就不怀好意”

    姜源语气轻蔑,“你当堂堂护卫司署的副署官那么闲的

    就你丢辆汽车,他还能亲自给你送到家来

    他是看上你模样和他意外出事的未婚妻相似才来接近的。”

    “阿源哥,你别说了”

    沈成芮见姜颖伤心得流泪,出声提醒姜源。

    姜源冷哼,“现在要我不说了

    你不说阿颖不小了,什么理由都能接受吗”

    他也是有些心寒,“我疼她这么多年,出入派人保护,她只把我当成是跟踪,根本不明白我的苦心。

    阿颖,你早不是小孩了,难道自己没有丁点分辨的能力

    你是我妹妹,唯一的亲人,那若真是个可托付的良人,哥会阻止你们在一起吗

    若不是你太单纯容易受人蒙骗,我也不会如此看管你。”

    “我、我知道了”姜颖的手一松,纸张落地,她失魂落魄。

    沈成芮只能唤她名字。

    姜颖道“我先回房了。”

    转身就要走。

    沈成芮自是想跟上,却被身后人突然唤住。

    “成芮你等等。”

    沈成芮驻足,不放心的看着姜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再侧身从地上捡起文件递还给姜源,心里已揣测出几分对方要说的话,低道“我会安慰她的。”

    “我知道你会。”

    姜源能允许妹妹和她做闺蜜,对沈成芮的人品和脾性,自是认可和了解的。

    他往日在商场上铁面冷情惯了,一时也有些不知该如何摆出友善,只能轻了又轻语气“阿颖眼里容不得沙子,。

    姓宋的把她当替身,这对阿颖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

    我早说他们不合适,没好结果的感情,长痛不如短痛。”

    “我会把你这些话,说给她听的。”

    姜源却补充道“这话对你也是一样。”

    沈成芮的心瞬间漏了半拍,内心有些犯虚,又有些慌张,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阿源哥,你真会开玩笑,我又没谈恋爱,不需要这样的劝诫吧。”

    姜源点到为止也没有深说,“你心里明白。”

    沈成芮不去思考这话意思,逃避道“我去看看阿颖。”

    “嗯,这两天你过来陪着她吧。”

    沈成芮道“好”。

    走出书房,沈成芮才靠在走廊上吐气,对他的话仍不以为意,只当姜源是顺便的一声提醒。

    拍了拍自己的脸,朝姜颖的房间走去。

    姜颖正趴在床上小声的呜咽哭泣,听见脚步声心知是好友,也没有起身。

    沈成芮坐过去,抚上她的肩膀,“别难过了,清楚了他的为人,总比还糊里糊涂要好,对不对

    你哥这么做,宁可你误会他也不愿让你伤心,真是用心良苦了。”

    “我知道他是怕我难过。”

    姜颖这才扬起身来看她,“我误解哥哥,会跟他道歉的。”

    “那宋新立呢”

    “他怎么可以这样

    难怪我总觉得很多时候在一起时他有些心不在焉的。

    阿芮,我竟然不知道,不知道他是透过我在怀念以前的未婚妻”

    姜颖说着说着又泪流满面,“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是他做得太过分,难怪你哥要生气。”

    其实,若最初宋新立是因为姜颖长得像他前未婚妻,才来接近也没这么可恶,坏就坏在这段感情姜颖当了真,而他却仍活在过去。

    若两人真日久生情,但凡宋新立对她有两分真心,也不会在面对姜源的质问后就遁走,跑出去做什么公干了。

    如此轻易就放弃,才是最令人难受的。

    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

    “阿芮,我不甘心。”

    她攀着沈成芮的胳膊,泪眼晶莹的询问“是不是我不够好,所以他才忘不了以前的那个”“不是你不够好,而是你再如何好,都比不过别人心中已经死去的人。”

    沈成芮目露心疼,一直说话宽慰她。

    但姜颖仍是愁云满面。

    第二日中午她去别馆,吃饭时又跟司开阊请假。

    司开阊就皱眉了,“什么事”

    沈成芮是不放心姜颖,她从小被家人保护的太好,脆弱的经不起丝毫受伤,她怕好友做傻事。

    “朋友出了点事,我这几日得陪陪她。”

    司开阊眼神深邃了些许,没说什么,只微微点头。

    如此好说话的老板,沈成芮积极道“我待会儿去把菜备好,交代好阿姨们,希望大少晚上用得舒心。”

    “嗯。”

    司开阊的语气听不出喜怒,有些高深莫测。

    沈成芮掂量着他应该不至于生气,也就心里无负担的回小楼腌菜准备去了。

    当晚她又宿在了姜公馆。

    姜颖知道哥哥和好友的关心,也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开心些。

    她也明白耽误了沈成芮不少事情,让她不用这样守着自己。

    但沈成芮还是连陪了她好几晚。

    直到这日周末,家里五妹沈成桦忽然打电话找来,说小妹成薇不见了。

    沈成芮才连忙赶回家。

    沈成桦就等在铁门口,看见她回来立马上前“阿姐,小薇不见了,而且已经惊动了家里,怎么办呀”

    “怎么会不见

    什么时候不见的”

    “早上就不见了。

    今天没课,祖母传了我们去主楼吃早饭,吃完后留我们在那边玩。

    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我们就听见一声瓷瓶碎地声,跑过去一看,祖父最喜欢的那只青花白地瓷梅瓶被打碎了。

    据三房的那两兄弟说,就是小薇打碎的,然后她就跑了出去。”

    “小薇素来胆小,打碎了祖父心爱的花瓶,肯定要躲起来。

    但她就算要躲,也不会躲到什么远的地方去,顶多半天就会回来,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消息

    阿桦,你说她会不会去学校了”

    沈成芮也是满脸紧张。

    “去学校找过了,连教会礼堂都找过了,那边的修女都说没看见她。

    她平时比较要好的几位同学家里也打过电话了,都说没见过她。”

    沈成桦心急如焚,“祖父还发了好大的怒火,说要找小妹算账。

    说她做错事还敢离家出走,把爸妈都骂了一顿。”

    “那只花瓶是祖父最喜欢的古董,从咱们在广州起就摆着的,难怪小薇要害怕。

    她平时被沈成爱欺负了也喜欢躲起来,会不会压根就没出家门,而是躲在什么地方了”

    沈成芮说着就要四下再找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