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8章 开阊番外(56)

推荐阅读: 欺负总裁会上瘾抗战之全能悍将旷世骄子答案永远倔强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凌依然萧子期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总裁爹地惹不起(唐思雨邢烈寒)陈铁林清音下山龙绝命之刃

    天才本站地址s

    回到客厅,老爷子十分热情,让她又倒茶又送水果的招待司开阊,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和蔼。当着家人,沈成芮自然听话,而司开阊也很配合。看在众人眼里,无疑是恩爱极了。离开的时候,老爷子让沈成芮送他。走了段距离,沈成芮又出致谢。司开阊道“你说过很多遍了,小事一桩而已。”“于大少而是小事,对我来说是很严重的情况了。方才如果不是你在,祖父真的会动家法的。”司开阊听她语气沉重,主动道“那你可以继续搬出我的名号来糊弄他们。”这话很意外,不像是他能说出来的。沈成芮侧首看了看他,“你今天”“嗯”司开阊侧首,四目相对。沈成芮又连忙挪开视线,“我的意思是,今天让你见了我家里这些糟心事,耽误你这么长时间,实在抱歉。”“够了,又是致谢又是道歉的。我如果真计较,就不会来了。”司开阊语气平淡,暴雨已停,花园地面有好些积水,她一脚不慎就踩了进去。司开阊伸手扶住了她胳膊,“小心一点。”“谢谢。”沈成芮收回胳膊,暗自窘迫,自家的花园她居然还能踩空。她忽然如此客气礼貌,反倒让司开阊很不习惯了。他本不是多话的人,此刻对她家里的情况了解后,忽然就信了上回她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了。她的那些伯伯婶婶家人,确实都不是好相与的。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学会了圆滑处事主楼到铁门前不远,很快就走到了。司开阊上了车,沈成芮目送他远去。转身回去的时候,路上碰见了母亲。陆琳是特意来等她的,一脸凝重。沈成芮见她面色,心知成桦还没寻机会把话传给爸妈,知她疑惑,上前主动道“妈,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他是老板,我是厨娘,帮我纯粹是因为我的请求。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你不要担心。”长女这样聪颖懂事,陆琳既感贴心,又很心疼。她揽着沈成芮道“阿芮,都是爸妈没本事,要你三番两次在外面求人。”“妈,你说什么呢,只要咱们这个家好好的就好了。”沈成芮眼眶一热,又仰头忍了回去,挤出笑容道,“何况人家司大少心地善良,也没有为难我就帮我了。”“妈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孩子,张口求人这种事,表面无所谓,其实心里是很看重的。他帮了你,你就会记得这个人情,以后有机会肯定会还。但司家那样的人家,能有什么是你能帮上忙的呢”陆琳想得有些多了,生怕将来女儿为了报恩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来。“您别担忧了,我是记得他的恩,但他也不会挟恩求报来为难我的。时辰都这么晚了,我陪妈回去吧。”沈成芮主动牵过母亲。陆琳心里感慨万分,自己家的重担居然都要长女来承担。若不是今日她寻来司大少,二房又是一场灾难。想说的话太多,最后反倒是说不出来。沈成芮也只能劝她宽心。次日司开阊白天有应酬,依旧只要沈成芮过去做晚饭。沈成芮特意带上了母亲亲酿的桂花酒。司开阊见她拎了两瓶酒过来,很奇怪的望着她。沈成芮将酒坛往餐桌上一摆,笑着道“大少昨晚帮了我,我妈特意让我带来感激你的。当然这不是什么名酒,自己家酿的,我觉得比什么酒都好喝,大少要不要尝尝”她笑吟吟的望着她,司开阊颔首。见他点头,沈成芮更是高兴了,“我给你说,你是真的有福了,我妈的酿酒手艺是我外公教的。当时这桂花酒在广州酒楼里可有名了,好多店都在我外公家订酒。”司开阊见她如此唏嘘的表情,玩笑道“夸得这么厉害,是不是真的”“你待会喝了就知道了。”沈成芮话落,让他稍等,说自己去准备几样下酒小菜。经过这些时日,她对司开阊的口味早已是了如指掌。调了几样偏甜的小菜,又备了酒味花生和鱼香豆腐,然后在炉上备好了佛跳墙和蒸鱼等大菜,让阿姨们看着火候,自己就去陪司开阊喝酒了。对于她做的吃食,司开阊素来没有挑剔的,吃得津津有味。但他以前和人喝酒,都是在饭桌上应酬,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喝酒,都是在觥筹交错间和人谈事,或是防人或是套人,心情都不轻松,很少有像此刻这般的。然而和女人喝酒,单纯喝酒,他也有些不自在,因为不知该说些什么。可他没话,沈成芮却是个不会冷场的。她一杯杯喝着说是送来感激别人的桂花酒,一边开始念叨“大少,你说我祖父是不是很虚伪当着你的面居然说我是他最疼的孙女,真是好笑。昨晚那话一出,全家人心里都在笑。还有,他不准家里的男人们纳妾,也不准他们花天酒地,但是听说我是你的情人,连做妾的资格都没有,他却高兴坏了。还不是看整个南洋,你们司家是最大的军阀吗”本来,以司开阊的性子,是很不喜欢背后嚼舌根之人的。但听她如此吐槽家中祖父,竟也没有讨厌的感觉,反而还真想了想她最后的那两句话,低语道“是吗”“是啊他老是这样,觉得我同学姜颖家有钱,就总让我邀请她去家里吃饭,甚至还说可以喊上我同学的哥哥。你说这奇怪不奇怪,我和人家妹妹是朋友,管人家哥哥是不是什么新加坡大亨作甚还有你就更不用提了,自从第一回听说我和你有关之后,他对我那可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也不敢随便罚我打我了。大少,你可真是好用”“你醉了。”司开阊挪开她的酒杯,“都开始语无伦次了。”什么叫他可真是好用这话说得,好像他司开阊是样东西似的。沈成芮还真没醉,抢过酒杯,目光清明道“我没醉,我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是你,我和我小妹真可能被打得半死,我祖父可从来不心疼孙女的,他只在乎孙子。”她说着说着就笑了,“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看你亲自送我回家,还在长辈面前维护我,怕是觉得我比他所有孙子都有用了,真是解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