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离婚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华山神门斗破之无上之境天降女婿林羽何家荣江颜苏梨凤无深神级修复高手第一赘婿林羽何家荣江颜

    顾轻舟是有很多话要说的。

    “司慕,我终于不再欠你什么了。”顾轻舟道。

    司慕身子晃了下。

    “我们由家长从小订下婚姻,可是我没有答应你什么,你却始终觉得我应该遵守承诺。”顾轻舟慢慢道。

    司慕没有言语。

    “你发现我和司行霈在一起,你觉得我背信弃义。我虽然嘴巴上不承认,心中始终有个疙瘩,对面你没有底气。”她又道。

    这一点,顾轻舟也说不明白为什么。

    她从骨子里受乳娘的影响,有点传统。哪怕不是她亲口承诺的婚姻,她始终也有负罪感。

    这种负罪感一直跟着她。

    她常跟司行霈说他们是奸,夫,淫,妇,八成是故意刺激司行霈,二成是她真的这样认为。

    “我治好了你的病,这算是我还了你一样我帮你和军政府渡过了两次危机,这也算我还给你了如今,我挨了你一巴掌和一枪。”顾轻舟说话气力不足。

    她说得更加慢了,声音也轻,“这五样加起来,还我的背信弃义,够吗?”

    司慕喉咙嘶哑:“你没有背信弃义,我一直明白!我只是用这样的话来约束你,你从未背叛过我。”

    他知道的,指腹为婚的婚约,是一场滑稽,她没有错。

    他们俩,并不是她亲口答应做司慕的未婚妻再去跟司行霈,而是她从未见过司慕,又和司夫人协商一定会退亲时遇到了司行霈。

    司慕心中非常清楚,她没有错。

    只是,一旦她没错,司慕就没有把握得到她。

    “你救了我,你治好了我的病,对我有恩。我枪击你,对你有愧。”司慕道,“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他似乎知道她想要什么。

    走到这一步,司慕对前路也看得一清二楚。

    他什么都知道了。

    “离婚吧。”顾轻舟道,“这次,离婚的协议由我来写。”

    司慕沉默。

    沉默了半晌,他抬眸。

    “好。”司慕道,声音却哑了,潮潮的,潮湿得像能滴下来水。

    他看着虚弱的她,问,“是现在写,还是等你出院了再写?”

    “现在。”顾轻舟道。她一刻也等不得了。

    经历过生死,顾轻舟似乎看明白了很多。

    她再也不想陷入这样的婚姻里。

    司慕还是点点头。

    &nbs

    p;他出去要了纸和笔,拿到了顾轻舟床前。

    顾轻舟在司慕小心翼翼的搀扶之下,她的头部微微垫高了几分。

    这么轻微的挪动,顾轻舟一阵阵钻心痉挛的疼。

    “我说,你写。”顾轻舟道。

    司慕颔首。

    顾轻舟受了重伤,说话很慢,思路却清晰极了。

    这说明,她早已想过要离婚的。

    司慕一直安静,只是握笔的手有点发抖,字写得工整,却失去了平日里的美观,笔锋收得不好看。

    顾轻舟这一说,就说了将近一个小时。

    她很疲倦,还是坚持把自己想要说的,都告诉了司慕。

    说完了之后,她让司慕签字:“你用左手和右手一起签,签上你的名字。”

    司慕点点头。

    他重新看了眼条款。

    看完了,心中一片冰凉。

    “笔给我。”顾轻舟道。

    司慕递给了她。

    她就在协议书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司慕从护士那边借来红泥,他和顾轻舟都按了手印。

    “拿好,安心养病吧。”司慕将协议书叠放起来,然后又把自己的私章送给顾轻舟,这才转身离开。

    他这次走了之后,就是到,交给副官:“去趟民政部门,拿了公章给我。”

    她之所以等回来才办此事,是因为公章都在家里。

    副官道是,很快就拿了回来。

    顾轻舟在她和司慕的离婚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盖上了岳城军政府的印章、市政厅民政部门的印章,以及司慕的私章。

    他们原本就是岳城办得结婚书,现在又办了离婚书。

    “把公章拿回去,就说我有份文件,过些日子再送过去,让他们留白。”顾轻舟对副官道。

    副官道是。

    一切办妥,司慕把离婚书收好,协议也折起来。

    一人一份,假婚姻维持了七个月,终于走到了尽头。

    “我走了。”司慕道,“你的枪伤,应该不会恶化。”

    顾轻舟没言语。

    “我到了之后,会给你发电报。”司慕又道。

    顾轻舟再次颔首。

    直到司慕出门,顾轻舟才在背后补充了一句“再见”。

    司慕下楼,拿着自己的藤皮箱,当天晚上就乘坐邮轮,离开了岳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