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司行霈的诱饵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华山神门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沈浪第一战神方寻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苏梨凤无深

    司行霈带着顾轻舟出门。

    他亲自开车,从城南到城北,从城东到城西,一条条主要的街道,他一一带顾轻舟走过。

    “我们这是要去干嘛?”顾轻舟问。

    司行霈道:“轻舟,这就是我们的家啊。从前我要带你到这里来,和你结婚,你就是此地的女主人。”

    他带着她,巡查他们的地盘。

    顾轻舟微愣。

    一条条略显古老的街道,有些在施工翻新,有些保存着它的古朴。

    平城面积很大,却明显比岳城差了一个大层次。

    它不够繁华,少了新派时髦都市的气息,却很恰如其分保存着古朴,叫人看着思旧。

    顾轻舟不太懂城市的风貌,她只是觉得,不如岳城好。

    街道也没有岳城干净,商铺没有岳城多。

    司行霈察觉到了顾轻舟的心思,笑道:“轻舟,我们家十五年前才入驻岳城,当时的岳城还不如平城呢。你看,不过短短数年,就是数一数二的大城市。

    你放心,我比督军更有钱,比督军督下更严格,再过几年之后的平城,一定会超过岳城。我们的孩子,会很骄傲的说,这是他父母一手建成的繁华城市。”

    顾轻舟心中微动。

    她看着远处的街景,倏然很亲切。

    也许,这就是她以后的家园了。

    “轻舟,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带着你看平城吗?”司行霈又问。

    顾轻舟不解,眨巴着眼睛看向他。

    司行霈道:“我想把经济和政治都交给你。轻舟,我很相信你识人用人的本事,更相信你的雄才大略。我会送一座城池给你。”

    顾轻舟心头一震:“真的?”

    “真的!我负责军事,及早统一江南江北,和谈最好了。当然和谈需要绝对的实力让对方敬畏,所以我要努力。”司行霈道,“你呢,负责岳城的政治和经济。快点嫁给我!”

    顾轻舟沉吟。

    她略有所思看着司行霈。

    “轻舟,你是爱我的,你更想和我过日子。放下过去吧,我保证将来能给你一个满意的dá àn,给我时间,给我信任,和我结婚吧。”司行霈深深望着她。

    他眼神深邃,似旋涡,一点点将顾轻舟席卷进去。

    顾轻舟的心,顿时乱了方寸。

    她深吸一口气。

    “司行霈,你在引诱我。”顾轻舟低声,“真可恶!”

    司行霈哈哈大笑。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快上钩吧,你这条小鱼,我都钓了你这么多年!”

    顾轻舟低垂了羽睫。

    她压抑着内心强烈的冲动,压抑着不顾一切的决心,压抑着对他和他勾勒的未来的向往。

    然后,她摇了摇头。

    “司行霈,我要dá àn。在结婚之前,我想要知道一切,否则我不会嫁给你。你说得对,我除了你一无所有。我若是不能给养育我的双亲一个交代,我宁愿一无所有。”顾轻舟低声叹气。

    司行霈握住了她的手。

    真固执啊!

    这孩子固执成这样,如何是好呢?

    司行霈总感觉,需得有什么契机,才能让她不顾一切。

    比如司慕打了她一枪,她才会承认自己原谅了司行霈,想跟他在一起。

    司行霈被她的固执弄得无可奈何,他也不忍心真的强迫她,故而俯身,轻轻吻了吻她的面颊:“轻舟,我们来日方长!”

    就是不肯告诉她。

    顾轻舟也泄气。

    为什么呢?

    她心中猜测了很多,全是不好的猜测。她不想承认,再等司行霈给她肯定。

    然而,她从司行霈这里,是得不到dá àn的。

    这么逛了一圈,就到了下午四点。

    日影西移,顾轻舟瞧见偏西的骄阳慢慢垂落,心一下子就紧了。

    “走,去吃饭。”司行霈笑道。

    他带着顾轻舟,去了一家本地菜最好的馆子。

    吃饭的时候,顾轻舟的心情略感沉重,因为吃完饭,她就要回岳城去了。

    她舍不得司行霈,舍不得朱嫂和阿潇等人,更舍不得看似像家的房子。

    可她不会把这种情绪表露出来。她泄露半分,司行霈就不会让她走了。

    她低垂着眉眼,看上去就面无表情。

    司行霈似乎更舍不得她,吃饭的时候他不时给她夹菜,又不时轻轻抚摸她的头发。他都没怎么吃,只顾看着她,似乎要把她牢牢记住。

    “轻舟,我过几天抽空去看你。”司行霈道。

    “我知道你很忙,不必专门去的。”顾轻舟道,“我很好,整个军政府我都能做主,没人敢欺负我。况且,你那二十人就在我的房子里,我一直很安全。”

    “可是我想你。”司行霈道。

    顾轻舟哑口。

    他去看她,不仅仅是担心她,更是想她。

    担心她的安危,可以派更多的人去照顾她,那么,想她了怎么办?

    只能亲自去了。

    >

    顾轻舟轻跌羽睫,将眼中的水光略去,尽可能不失态。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东西。”司行霈笑骂她,想了想,又感叹道,“其实也挺好的,相思苦难吃。我倒宁愿你傻些,不懂也好。”

    思念的煎熬,司行霈是深有体会。

    他在云南那段日子,是最苦的时候。见不到她的人,听不到她的声音,只能穿着她送的毛衣,度过漫漫长夜。

    他却不忍心她也承受那样的痛苦。

    顾轻舟的眼泪,再也忍不住。

    她用力把筷子一搁,低声道:“混账,总是说这种话!”

    司行霈就抬起她的脸吻她。

    他轻轻吻她的眼泪:“别哭别哭,我知道你也有心!”

    离别的愁绪,顿时浓到了顶点。

    司行霈就把她抱在怀里,低声道:“不要回去了,可好?”

    顾轻舟这才推开他,擦了眼泪道:“我都知道,你说这些煽情的话,都带着目的!”

    司行霈哈哈笑。

    她还是要走的。

    顾轻舟有她的坚持和底线,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要什么。

    司行霈也动摇不了她。

    当然,这也有个好处:她爱上一个人之后,轻易也是不会变心的,这又让司行霈踏实,宁愿维护她这点固执。

    到了五点半,他带着顾轻舟去飞机场,乘坐他偷回来的飞机离开平城。

    飞机很大,铁灰色的外壳,像只巨大的怪兽,顾轻舟脚步微停。

    司行霈笑:“害怕?”顾轻舟的神色,有了几分内敛。她静静打量着,问:“会颠簸吗?”

    “不会。”

    “像船吗?”她又问。

    “不像,很稳。”司行霈笑。

    顾轻舟轻轻咬唇。她雪白贝齿,陷入殷红饱满的唇里,留下牙印。

    司行霈就知道,她真的害怕。

    他哈哈大笑:“你居然怕这个?”

    “我我没坐过。铁怎么可以在天上飞?”顾轻舟神色是有点怯场,她宁愿坐八个小时的qi chē,也不想坐飞机了。

    司行霈知晓顾轻舟睿智果敢,还真没见她怕什么,一时间也心软了,轻轻搂住了她的腰:“没事,我开车送你。”

    他开车送她,一个来回就是十六个小时,又耽误他。

    他已经够忙的,顾轻舟记得他今天早上四点就起床了。

    “不不,我还是想试试看。”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带着她,坐上了飞机。

    他们上飞机前,已经给岳城的跑马场打了diàn huà,让他们腾出场地,给飞机降落。

    起飞的时候,司行霈一直抱着顾轻舟。

    顾轻舟在紧紧咬唇,她心中没由来的不安稳。

    她无法掌控的东西,都让她害怕,就像司行霈一样。

    “没事。”司行霈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

    后来,飞机很稳,顾轻舟终于把心中的恐惧减去。

    司行霈没有取笑她,反而是很小心翼翼保护她。

    “真神奇。”顾轻舟低声对司行霈道。

    “嗯,是很神奇。”司行霈道,“过些日子,等我找到了渠道能买到,我送你一架。”

    顾轻舟骇然。

    这个很贵的。

    而且,她可不想从天上掉下去,死无全尸的。

    “我还是喜欢qi chē。”顾轻舟道。

    司行霈笑。

    一个半小时之后,飞机在岳城的郊外跑马场降落。

    顾轻舟下来之后,轻轻舒了口气。

    “我送你回去。”司行霈也跟着下来,让马场的人去准备qi chē。

    顾轻舟却阻止了他。

    “送别送别,总要别的。”顾轻舟道,“你回去吧,别再送了。”

    司行霈不肯。

    顾轻舟觉得,他送她回到新宅,他估计就想今晚住在这里,明早再回去算了。

    如此下去,只会加重离别的辛苦。

    “再会。”顾轻舟转身就走,上了qi chē。

    司机看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摆摆手,示意司机送顾轻舟。

    他一直站在门口,看着顾轻舟的qi chē远去。

    司行霈发现,每次顾轻舟转身离开的时候,都特别果断坚决。

    他还是觉得这样的她,是最好的。

    少爱一点就少爱一点吧,至少她会少些忧伤和愁苦。

    司行霈求的,不是她为了他寻死觅活,而是她好。

    她过得好,他才能好。

    “轻舟,再会。”良久,那qi chē都没了踪迹,司行霈才道,转身回飞机。走了几步,却又忍不住回头去瞧。

    明知她不会回来的,还是带着几分奢望。

    最终,这奢望是不会有回应的,司行霈这才乘坐飞机离开了岳城,回到了平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