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司慕归来

推荐阅读: 欺负总裁会上瘾抗战之全能悍将陈铁林清音下山龙旷世骄子答案永远倔强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凌依然萧子期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林逸贴身校花高手

    司慕归来

    顾轻舟在很迷茫的时候,给司行霈打了个diàn huà。

    在diàn huà里,副官告诉顾轻舟:师座出去巡查了,这次去的地方比较偏,diàn huà是接不进去的。

    “最早后天能给您回diàn huà。”副官道。

    顾轻舟算了算时间,后天什么情绪都没有。

    她是此刻的迷茫,才需要跟司行霈谈谈。

    结果

    顾轻舟叹了口气。

    “不用了,我也没什么事。”顾轻舟道。

    她挂了diàn huà。

    她继续伏案疾书,想着把自己的挑战书写得更加狂妄些,能激起同行的怒火,他们才会过来。

    顾轻舟写好了,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凌晨四点,顾轻舟就醒了。

    “居然趴着睡了一夜”顾轻舟站起身,发现自己腰酸背痛的。

    她去了趟洗手间,洗了个热水澡。

    她轻松了不少。

    洗澡出来,顾轻舟一边擦头发一边下楼。

    她坐在沙发里,吩咐女佣去准备早膳,然后自己看着自己的挑战书,准备修改措辞。

    早晨的光线迷蒙,顾轻舟打开了电灯。

    光影一错,顾轻舟感觉有人站在门口,她还以为是副官,就抬起头。

    倏然,她整个人紧绷了起来,慌忙站起身,抓起了手边的台灯。

    台灯很笨重,顾轻舟用力抓在手里。

    是司慕。

    司慕看到了她这样,脚步一顿。

    回到久违的新宅,司慕看到了顾轻舟坐在沙发里,头发半干,在灯下有墨色清辉。

    她穿着月白色的斜襟衫,深绿色长裙,长发及腰,整个人透出娴雅与安静。

    然而,她看到了司慕。

    她整个人似只受惊的猎豹,眼眸锋利,笨重的台灯一手抓起,那等有力度。

    司慕眼底的光芒,逐渐褪去,只剩下无边的荒凉与寂静。

    他走了好几个月。

    “你回来了”顾轻舟在四目相对中,慢慢平静,也惊觉自己失态了。

    她把台灯放下,耳边那嗡嗡的枪声也慢慢消弭。

    她和司慕互通电报的时候,没想过这些,可一看到他,记忆就似潮水翻滚。

    顾轻舟的眼神有点乱。

    “嗯。”司慕应了。

    他穿着一套裁剪合度的西装,是咖啡色条纹的,雪白衬衫干净,领口扣得整齐,头发梳得也一丝不苟,他风度翩翩。

    原本就高大的司慕,这几个月晒黑了,也更加壮实了些,就越发有了威严,不似从前那般稚嫩。

    他好像成熟了很多。

    “怎么突然回来,也不给我发个电报”顾轻舟问,“我们说好了的”

    “是阿爸发电报让我回来的。”司慕道,“而且,我必须回来,否则我就回不来了。”

    顾轻舟一顿。

    她道:“你先到客房,你的书房这几个月都没有打扫。”

    司慕颔首。

    顾轻舟就喊了副官,让副官领着司慕到楼上的客房去休息。

    副官道是。

    司慕平日里很少注意副官们,不知道这是司行霈的人。他走了之后,顾轻舟换了副官,司慕也觉得平常。

    他没有再说什么,提着藤皮箱上楼。

    顾轻舟问他:“你昨晚睡了吗是先睡一会儿,还是休息下吃早饭”

    “吃早饭吧,一个小时后可以开饭。”司慕头也不回。

    顾轻舟看着他的背影,想着他说司督军让他回来的,顿时就明白了什么。

    “芳菲假托了督军的意思,让司慕回来的”顾轻舟想。

    要不然,司督军肯定会提前告诉顾轻舟的。

    顾轻舟原本还以为,至少要两三年司慕才会回来,那时候她都离开了,不成想

    她心中隐约发紧,伤口处亦在隐隐作痛。

    顾轻舟拿着纸笔,也快步上楼了。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深吸了几口气,顾轻舟把头发盘起来,绾成低髻,插了把珍珠梳篦,洗了个脸,重新涂了些雪花膏,她这才下楼。

    在客厅里等了半个多小时,司慕才下楼。

    顾轻舟站起身。

    餐厅已经准备就绪,佣人陆陆续续上了饭菜,看到司慕都露出几分惊讶,低声叫了声“少帅”,然后继续做事。

    顾轻舟坐到了西南席。

    司慕则坐到了她的斜对面。

    “阿爸给你发了电报”顾轻舟问他。

    司慕面无表情,点头。

    他如今的冷漠,看上去是波澜不惊的冷酷,不再是从前那种闹别扭,顾轻舟心中莫名有点怯意。

    “是。”司慕道,“阿爸给我传了密信,让我尽快回国。”

    顾轻舟一顿。

    军事机密吗

    一旦是军事机密,司督军没告诉顾轻舟,顾轻舟也能理解。

    她问司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你说你差点回不来”

    “军校里有些机密,被我不小心偷听到了。”司慕道,“ri běn可能要增兵东北。”

    顾轻舟错愕:“增兵”

    司慕点点头。

    “这就意味着”

    “这就意味着,他们可能不满足于东北,想要南下了。我是军政府的少帅,一旦他们的计划落定,亦或者猜疑我知情,定然会扣押我,此前还只是风声。”司慕道。

    顾轻舟松了口气:“那你回来得还算及时。”

    同时她又问,“阿爸也知道ri běn要增兵了”

    司慕道:“阿爸没说,只是催我火速回国。”

    顾轻舟哦了声,没了下文。

    司慕看着她沉思的模样,问:“有什么不妥吗”

    “没、没有。”顾轻舟道。

    司慕略微颔首,端起一碗小米粥,慢慢喝了两口,道:“我吃了饭去趟司公馆,下午就去南京。”

    就是说,他并不会住在这里。

    顾轻舟没有预想中松一口气。

    她道:“你不介意我打个diàn huà给阿爸吧”

    司慕的筷子一顿。

    这是怀疑他撒谎吗

    顾轻舟看出了他的表情,解释道:“我没有怀疑你,只是担心电报并非阿爸所发。”

    司慕眉宇冷若冰霜,略微颔首:“随你。”

    他吃了一个汤包。

    顾轻舟就放下了筷子,去给司督军在南京的官邸打diàn huà。

    diàn huà接通,佣人说司督军在吃早饭。

    “你去叫一声。”顾轻舟道。

    佣人道是。

    等了约莫一分钟,传来司督军的脚步声。

    他咳了下,才拿起话筒,喂了一声:“轻舟,这么早有事”

    “阿爸,阿慕已经回到了岳城。”顾轻舟道。

    司督军错愕:“他回来做什么好好的出去念书,这才念了多久,就半途而废回来”

    顾轻舟心中一片澄澈。

    是司芳菲借了司督军的名义,让司慕回国的。

    司慕现在再去南京,就可能成为司芳菲的工具。

    顾轻舟跟司督军解释了一通。

    司慕也听到了顾轻舟的解释。

    通过diàn huà,司慕也了解了实情,他蹙眉:“不是阿爸让我回来的”

    “对,是芳菲。”顾轻舟道。

    说罢,她对司慕道:“我们谈一谈,你暂时不要着急去南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