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顾轻舟的靠山

推荐阅读: 李天辰周小晴李小宝张灵华山神门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修罗神帝都市之最强狂兵最强武魂陈枫洛城东兵王沈浪苏若雪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小说林逸楚梦瑶

    顾轻舟的靠山

    叶督军起身离开。

    顾轻舟眼帘微动,那黑色宝石般的眸子,就透出一点清澈的光。

    叶妩在旁边道:“我父亲有话想要问你。”

    父亲的意思,她一清二楚。

    然而,她看得出自己老师并不想多谈,故而她为老师阻拦了。

    “多谢你维护我。”顾轻舟道。

    她又笑了笑。

    这笑容有点摸不着头脑,叶妩不解:“怎么了”

    “没想到第一个信任我的人,居然是你。”顾轻舟道。

    叶妩啊了声。

    她想要做出茫然的表情,可顾轻舟的眸光滢滢落在她身上时,她突然感觉自己早已被人看穿了。

    叶妩的性格,顾轻舟摸透了。

    最难了解的人,和顾轻舟的性格最像,所以她最先攻破了。

    “我”叶妩声音微低,笑容也变得深邃起来,“我想把钢琴学好,仅此而已。”

    她不是把顾轻舟当朋友。

    信任她、维护她,只因自己的钢琴实在拙劣,而其他家庭教师的教学总是不对路子,只有顾轻舟的教学让她能最快领悟。

    这很难得。

    至少在自己学会钢琴之前,叶妩会护着这个人。

    “老师,你觉得我父亲想要问什么”叶妩有点好奇。

    顾轻舟笑道:“你若是想要知道,就去问问看”

    “我觉得你有秘密。”叶妩道。

    她声音软软的,哪怕是这样的猜疑,她也用一种柔软温情的腔调,不引起任何人的不适。

    顾轻舟看到她,总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叶妩擅长的wěi zhung,就是顾轻舟曾经成功的秘诀。

    “谁没有呢”顾轻舟道。

    “不,有的人有大秘密,有的人有小秘密。”叶妩道,“老师,你是有大秘密的人。”

    顾轻舟微笑。

    她们俩继续练琴。

    晚夕,叶督军请所有人一起吃饭,包括平野四郎全家。

    顾轻舟算平野四郎家的。

    平野四郎是关东军的参将,跟叶督军是同班同学,当初很照顾叶督军。

    这次,是叶督军请了他来山西,帮忙训练叶督军新置办的炮兵连,聘请时间是一年整。

    介于同学关系,平野四郎同意了。

    他的妻子是中国人,故而他就带着妻子和继女们住到了太原府,房子就在军政府隔壁,有一扇小门通往军政府。

    顾轻舟是平野四郎的继女之一。

    来到太原两个月,顾轻舟表现得很平淡,她似乎心情不佳,故而成天教叶三xiǎo jiě弹琴和英文。

    “你们怎么不出去玩”阿蘅问顾轻舟和叶家的孩子们。

    叶督军纳妾的时间不长,故而没有庶子女,只有二xiǎo jiě和三xiǎo jiě待字闺中。

    阿蘅口中的你们,指叶家两位xiǎo jiě,也包括顾轻舟。

    “有什么好玩的太原府是我们家,我们都玩腻了。”叶二xiǎo jiě道。

    叶二xiǎo jiě性格倨傲,说话也刻薄,非常不好相处。

    阿蘅跟她不和睦。

    “今天是端阳节嘛。”阿蘅笑了笑,可眼底的不悦遮掩不住。

    顾轻舟沉默喝汤。

    她很少说话,外人当她天性羞赧沉默,阿蘅和蔡长亭当她是伤心欲绝,毕竟那么惨的退场,最终一无所有。

    一般人都不会跟她说话的。

    阿蘅和叶家二xiǎo jiě叶姗你一言我一语,明枪暗箭,把晚膳的气氛弄得很僵。

    饭后,上了茶水,顾轻舟就跟叶三xiǎo jiě先退席了。

    她们俩回屋温习功课。

    到了晚上十点多,所有人都散了,叶妩说肚子饿。

    顾轻舟就跟着她,偷偷去了厨房。

    “你们去歇了吧,我自己来。”叶三xiǎo jiě道。

    厨娘知道三xiǎo jiě的脾气,打着哈欠走了。

    叶妩自己下面,顾轻舟在旁边帮她拌浇头,她就问顾轻舟:“你吃得惯西北的饮食吗”

    “我什么都能习惯。”顾轻舟笑道。

    叶妩颔首,觉得顾轻舟不矫情,识时务。

    两个人吃宵夜的时候,叶妩对顾轻舟道:“其实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

    叶妩正要说,顾轻舟就猛然回头。

    她看到了叶督军。

    叶督军正站在小餐厅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孩子们。

    叶妩知晓顾轻舟是躲不了了,她父亲的确有话说,故而就道:“父亲,您要不要吃些宵夜”

    “嗯,吃些无妨。”叶督军道。

    叶妩道:“我再去盛一点。”

    她去了厨房。

    小餐厅只剩下顾轻舟和叶督军。

    叶督军没有开口,气氛却沉默得令人窒息。

    顾轻舟恍若不觉,她慢腾腾吃饭,一口一口将面条送到口中。

    她吃面条的动作不够娴熟,每次的动静都很大,一口气吸大半口。

    “我听平野说,你不是在ri běn长大的。”叶督军终于开口了。

    顾轻舟也停下了筷子。

    她道:“对,我是由下人抚养的,并不是从小跟在我母亲身边。”

    叶督军道:“所以,你知道自己的责任”

    顾轻舟的手,捏稳了筷子。

    她唇角微动。

    到了太原之后,顾轻舟才知道,其实她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

    她扬眉,冲叶督军笑了笑,声音轻不可闻:“叶督军,您知道三xiǎo jiě把钥匙藏在哪里了吗”

    “什么钥匙”叶督军一愣。

    旋即,他立马明白了过来。

    他脸色微变。

    这点变化稍纵即逝,他很快就恢复如常,心底很是震撼,同时又对顾轻舟刮目相看。

    “你知道钥匙”叶督军问顾轻舟,声音肃穆又轻,不想厨房的人听到。

    “我知道很多事。”顾轻舟笑了笑,“所以,您要知道,我可不是任人摆布的棋子。”

    叶督军眼底的光芒一盛。

    他眼底闪过几分欣赏。

    “也许,你该跟阿妩远些。”叶督军道。

    顾轻舟摇摇头:“你这个女儿,心里有什么顽疾,你很清楚的。我了解她,也许我可以治好她的心病”

    “你了解她”

    “这么多年,除了我之外,她跟谁比较亲近”顾轻舟问叶督军。

    叶督军又是一愣。

    他这时候才明白。

    “你什么都知道”叶督军恍然大悟,同时也略感玩味,“你一来就找准了靠山。”

    顾轻舟垂了眉眼。

    她微笑,却不回答。

    这个时候,叶妩端了热腾腾的鸡汤面进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