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节礼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华山神门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沈浪第一战神方寻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苏梨凤无深

    现任的小队长是一位刚正不阿又长袖善舞的人,对外,极为擅长以最少的损失换回最大的好处,在别人顺摊地承了他的情后又内心熨帖,甚至会觉得他再是明理不过,可引为知己。

    对内,也能在这大家伙都十分难过的时日里想尽办法让村里人更好地活下去。

    在这干旱的年岁里,权力重要,职位重要,但活下去却更加重要。

    小莲塘村小鱼塘众多,渔获并没纳入交公粮的行列里,反而是村人每年公开打牙祭、好好补贴的一大渠道。

    两人的第一站到了高原上,两人轻装出行,正是因为遗大影后看过一部电影,讲的是一位美女作家意外捡到了一只小狼,最后为送小狼重返狼群做了无数的努力,其中的“母子之情”深深地打动了不容易掉眼泪的大影后。

    由于这是一部由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元致便十分(无)贴(原)心(则)地陪着自己的新婚老婆,携手跑到了位于高海拔的寒冷草原上看望那只极为通人性的小狼。

    两人走走停停,最终在空旷的草原上找到了为了看顾小狼,在这边搭房子居住的美女画家夫妇。

    什么都不多就资金充足的新婚夫妇果断决定,请当地牧民在画家夫妇隔壁搭建自己的住所,成为这两位伟大的人的邻居。

    是的,伟大,这是遗大影后和元致一致认为的。

    当代社会物欲横流,人会在自己生活过得去时偶尔大发善心帮助有需要的人,但是从未会有人为了帮人长时间舍弃自己优渥舒适的生活。

    但画家夫妇不同,他们救了一只狼,也用前半生的积蓄,为了送这只狼回到狼群耗尽资金,尽管再难,他们仍可以为一只狼,逐渐扩展到一群狼,甚至是整个大自然的生命体发出尊重生命,坚决杜绝违猎的呼唤与有效行动。

    草原上的两个月,遗扇和元致渐渐融入了牧民们的放牧生活,日出而牧日落而息。

    拥抱过那只身躯雄壮却会狗叫的可爱小狼,见识过草原植物的生生不息,体验过动物们为生存而战的庄严,参与过与非法捕猎者肢体对抗的激烈瞬间,亦度过了白日携手骑马狂奔,晚上围着暖炉和大伙一起畅快饮酒的恣意时光。

    当他们离开草原后,为画家夫妇留下一张参与草原保护的银行卡,带走了却是对于生命的敬畏心,以及对如今生活的珍惜。

    第二站,两人来到昏黄一片的沙漠戈壁,在沙漠里两人紧紧相依,纵是装备再精良,二人也曾面对生死决策的一瞬间,经历过火炽的白日和酷寒的夜晚,穿过半壁沙漠,曾与黄沙共舞,回忆起古时候的铿锵沙场,必然有一番壮丽之感。

    这次,他们带走了生死相依。

    接下来,他们淌过华国最大的江河,飞过最高的山峰,踏过令人梦魇的沼泽地,祖国的大好河山,尽留下他们齐步共进的足迹。

    当两人回到北市时,之前在婚礼上神采奕奕的隋迎风,却正在度过她最颓唐的时光。

    放下行李的遗扇,在小鱼那如看救星的目光下,命令自家老公在家好好休息,便马不停蹄地往隋迎风的公寓奔去了。

    三年的奋斗,让这个同样来自南方的姑娘能在北市收获一块自己的容身之地。

    “怎么了?”看着小鱼不停地插进钥匙,又扭门把手,却纹丝不动的模样,遗扇瞬间无语了。

    老娘大老远奔回来,你就让我看这些?

    瞧着遗扇不可置信的目光,小鱼委屈眨巴着眼睛:“扇姐,小迎风反锁了!昨天来我还可以开的!”

    淡淡的控诉声让遗扇不禁一叹。

    这女孩啊,用了多年的时间,在被伤害后才认清楚身边人的模样,现在还偷偷摸摸一个人伤心着,真是可悲又可气啊!

    “小迎风,开门啊!快开门!”大门被小鱼拍得哐当响,只是屋子里的人却纹丝未动。

    低声一叹,对着小鱼说:“小鱼,让开些吧!”

    小鱼看着她严肃的神色,呆呆地往旁边退开了。

    只见大影后伸伸手臂,蹬蹬腿,一下子便活动开手脚了。

    “捂耳!”

    在小鱼捂着耳朵的那瞬间,结实的门板便被纤细的长腿看似随意一踢,“嘭”的一声,应声便倒了。

    目定口呆地看着遗扇面不改色地收回长腿,小鱼不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扇姐v587!

    暴力扇姐十分坦然地踩着门板,堂而皇之地进屋搜寻隋迎风的身影了。

    房子不大,就两个卧室,看着紧闭的房门,当小鱼以为她要故技重施时,大影后从后脑勺拔出一根黑色发卡,掰直了就往钥匙孔里左动动右东东。

    不一会,房门“咔嚓”一声便打开了。

    两人甫一进去,就和身边摆满酒瓶的隋迎风正正对上眼了。

    神情萎靡的隋迎风瞥了遗扇一眼,便飞快低下了头,眼眶泛红,一看就是哭了许久,依旧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遗扇皱眉:“扑了?”

    “扑了。”沙哑的声音格外低沉。

    “痛吗?”继续问道。

    “不痛!”贱人会笑!

    瞅她这倒霉样,遗扇顷刻一笑,挥手让小鱼帮忙煮点粥给某人吃,随意踢开几个空酒瓶,稳稳当当地落座到她旁边。

    在她坐下那一刻,低头看不清神色的人在下一秒便整个人扑到了她的怀里,旋即,压抑得极低的抽噎声慢慢传来。

    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背,遗扇并没有说话。

    不过是她认为的那位好友,在背后使了点手段,截取了她的新戏和代言,以及一度有好感的男人。

    当然,那个男人不是宣一辰,自两年前,宣一辰南下发展,两人也就许久未见了,昔日的种种好感,随着时间的流逝,距离的增加,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般牢不可破了。

    待她情绪完全平复下来,遗扇才把她从怀里拉开,嫌弃地戳了戳她的额头:“哭好了?哭好就赶紧收拾自己,本影后还要回去陪你丈公吃晚饭呢!”

    “呃!”抬手揉了揉酸痛的眼睛,隋迎风回瞪她,小声嘀咕:“哼!都走了那么久,谁还知道你是影后呢!”

    遗扇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赶紧起来,陪你喝完粥就得回去了。”

    隋迎风这次倒是乖乖听话,砸吧着嘴喝光小鱼煲的粥。

    看她窝在沙发欢快地跟小鱼吐槽着电视剧的剧情,遗扇欣慰地笑了笑,在出门之际,她神秘地朝隋迎风眨了眨眼:

    “对了,有一份礼物要送你,后天傍晚记得在这里签收一下!”l0ns3v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