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抱古斋

推荐阅读: 李天辰周小晴李小宝张灵华山神门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修罗神帝都市之最强狂兵最强武魂陈枫洛城东兵王沈浪苏若雪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小说林逸楚梦瑶

    半个小时之后,红色法拉利如狂风席卷而来,稳稳停在一间古色古香,名为抱古斋的古董店门前。

    副驾驶车门打开,郑英博脸色煞白,双腿发软的从中走出,抹了把冷汗。

    刚才李天辰驾驶着红色法拉利在车流中狂飙,游刃有余,快速绝伦,却把向来喜欢刺激的郑英博吓得心惊肉跳,面无人色。

    “靠,真他妈爽,这可比赛车或者极品飞车还要过瘾,就是……有点后怕。”

    郑英博喃喃说了句,刚才可谓险象环生,只要李天辰有任何一点操作失误,便是车毁人亡的惨重结果。

    李天辰走下车,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他刚才是故意将车开得飞起,吓一吓郑英博,不敢说让他以后不飚车赛车,但最起码给他点苦头尝尝,以后会谨慎一些。

    毕竟郑英博是郑莹莹的二哥,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郑莹莹必会伤心难过。

    “啧啧,郑英博,你丫的大白天跑我这里来,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抱古斋里走出来一个年轻人,身形微胖,面容白皙,戴着眼镜,一脸坏笑的对郑英博道。

    郑英博毫不客气的给他竖了个中指,一本正经的道:“老子来你这是有正经事,我妹……妹妹同学,打算在你这买几样古董。”

    年轻人早就留意到李天辰,能开法拉利的都是港城非富即贵的人物,他自然不敢怠慢,笑着伸出手道:“你好,我叫关国安。”

    “你好,李天辰。”李天辰笑着与他握了握手。

    关国安心下暗暗称奇,李天辰与郑莹莹是同学,竟然会对古董有兴趣,他道:“正好今天来了几位古董界的名宿,带了几个新玩意。”

    两人随后被关国安请进抱古斋,来到后面的房间。

    就见房间里坐了几个老者,中央的桌子上摆放着几样物件,正窃窃私语。

    见他们进来,这几名老者均是瞄了一眼,便没有留意,自顾自的低声议论,对那几样物件评头论足,发表观点。

    关国安招呼两人在一旁坐下,然后对其中一名老者恭敬的道:“季老,这三样东西您看是不是真品?”

    那名老者胡须花白,穿着古式的布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风姿,缓缓道:“这明代銅造龍纹四足大香炉附有象牙火箸,应是真品,倒也值个两三百万,剩下的这两件,一个是海兽葡萄青铜镜,另一个是李白醉酒铜像,虽没有印记,但也均是明代中期古物,不值什么钱,能卖个一百万块便算不错了。”

    其他几名老者闻言均是纷纷点头,显然对这季老的评断颇为认同。

    关国安面露失望之色,“这么说这三个物件儿加起来才三四百万?我原以为收到了不起的宝贝,看来是我眼拙了。”

    “呵呵,古董这一行靠的便是眼力和经验。”季老笑道:“你还年轻,吃点亏也没什么,若是你舍得,这三个物件儿转给我如何?我手里正好缺这三样类似的物件儿,充个数。”

    关国安道:“那您的出价?”

    “呵呵,这样吧,三样加起来,我给你三百万如何?”季老笑眯眯的道。

    关国安眉头一皱,苦笑道:“季老,这三个物件儿我买来的时候,可是花了三百五十万。”

    “那你是不打算卖了?”季老道。

    关国安迟疑,季老是港城为数不多的古董界老人,德高望重,与抱古斋关系颇密,这次是他第一次自己出手,所以特别请季老在内的几位老人过来看看,鉴赏一番。

    其中不无炫燿一番的意思,只是没有想到,居然打了眼,还要倒贴五十万出手。

    李天辰突然道:“那香炉和海兽葡萄青铜镜是清代之物不假,但李白醉酒铜像不是。”

    李天辰与郑英博都是年轻人,进来之后季老等人都以为是关国安的狐朋狗友,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不料,他居然突然开口,而且反驳了季老的判断。

    季老的眉头顿时微微一皱,眼神凌厉的瞪向李天辰,慢悠悠的道:“国安,这个年轻人怎么称呼?”

    关国安也是一惊,他原以为李天辰和郑英博一样是个富二代,买古董玩玩而已,哪想到他居然在这么多古董界老人面前开口。

    “这位两位都是我朋友,过来买几件古董玩玩。”

    季老嗯了声,目光轻蔑的扫了眼李天辰,摇头笑道:“一个黄毛小子也敢在我面前信口雌黄。”

    其他几人均是相互笑了起来,对李天辰的不知好歹颇为好笑。

    郑英博顿时一阵尴尬。

    李天辰淡然道:“这件李白醉酒铜像确实不是明代之物,大家只要认真看一下就可以认出来。”

    季老脸色一沉,不悦道:“年轻人,如果你想买点古董玩玩,可以去前厅,这里不是你该来的。”

    李天辰闻言,不禁扭头看向季老,诧异之余,隐约猜到什么。

    原先他只是以为季老也没有看出这尊李白醉酒铜像的真正来历,但现在看来,或许这季老是故意如此,是要坑关国安。

    “我季某人在古董界数十年,失手次数不超过三次,这尊李白醉酒铜像乃是明朝中期宣德二十六年之物,在市场上最多卖一百万,你又凭什么怀疑我的判断?”

    季老有理有据,笃定的道。

    李天辰摇头一笑,娓娓说道:“这尊李白醉酒铜像的背部是有印痕,可以看到时间年限,确实有明代宣德的字样,但从略显斑驳的色泽以及裸露出来的部分来看,这尊李白醉酒铜像乃是唐代天祐年间铜陵冶炼场所造。”

    这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均是脸色大变。

    那几名老人均是神色震动,目光瞬间落在桌上那尊李白醉酒铜像之上,神情专注,格外认真。

    关国安则是吃惊之下,一阵疑惑不解。

    要知道,明代与唐代这可是相差了近千年,明代宣德年间的铜器固然在各方面均较为成熟出色,可相比而言,年代更为悠久的唐代物件价格方面自然是高出许多。

    若针的是唐代天祐年间之物,那么就远远不止一百万那么低。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