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阵法体验

推荐阅读: 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凌依然萧子期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西北战神剡煌林逸贴身校花高手人中之龙南桥故人妙手小医仙吴东周美珠飞羽战神项飞羽林云舒林逸小说

    “这个混蛋,我可从来没见他这么大方过。”坐在车内,郑英博一脸愤慨,“回头一定要狠狠敲他一顿。”

    李天辰道:“你现在回家还是去皇家娱乐会所?”

    一听这话,郑英博连忙换了一脸笑容,“嘿嘿,妹夫,咱们都这么熟了,那个赛车技巧我是学了一点,但还不够好,是不是……”

    李天辰看了他一眼,笑微微道:“那就再让你体验一下?”

    “别!”

    郑英博连忙叫道:“我可不想再体验那种感觉了。”

    “那你就安安稳稳的做你纨绔公子哥吧,赛车这种危险活动不适合你。”李天辰说了句,直接将车拐道,向城南方向开去。

    郑英博衷心佩服的道:“其实我的意思是你这么牛,既有高超医术,车技又这么厉害,还能辨识古董,简直是天生奇才,我这人又没有什么才能,做个安安稳稳,尽量不去惹是生非的富二代已经算不错的了。”

    说到心坎中的想法,郑英博俊朗的脸庞露出些许复杂之色,苦笑道:“所以,你得帮帮我。”

    李天辰听了这一席话,对郑英博倒是有些刮目相看。

    郑英博继续诉苦,“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郑家的产业基本上是传给大哥了,而我呢,现在风光,再过几年就要被家里逼着结婚生子。”

    李天辰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道:“你也会被逼婚?”

    “嘿,说起来还真有点好笑。”郑英博无奈道:“别看我是郑家老二,别人给面子,可我没什么能力,再这么混下去,被逼结婚生子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我得想个办法。”

    在郑莹莹那里李天辰曾听过类似的话,看来郑家果然比较传统,家规严厉,门风正派。

    “啪!”

    郑英博手掌用力的拍在李天辰肩膀上,神情空前严肃,凝重,“妹夫,我未来的命运就交给你了。”

    “你什么意思?”李天辰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郑英博脸色一变,堆起谄媚笑容,无比亲热,“妹夫,我亲妹夫,我可是听说了,你可是月华医疗集团的股东之一,最近你们又在组建团队,让我随便在月华医疗集团任个职如何?不要太高,随便给个总经理、总监什么的都行,大不了做个主管,虽然以我这样的身份是屈才了点,但为了妹夫你,我忍了……”

    见郑英博口若悬河,指点江山,神采激扬,仿佛他根本不是在求人办事,而是勉为其难为李天辰分忧。

    李天辰听得眉头直跳,脚下猛踩刹车。

    “嘎!”

    郑英博正吐沫星横飞,顿时一个不留神,额头装在前窗玻璃上,他连忙捂着额头,四处张望,“怎么了?出车祸了?”

    李天辰面无表情,“下车。”

    “下车?”

    郑英博茫然,随后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法拉利载着他们已经来到自家大门外。

    “好快的速度。”

    郑英博忍不住惊叹了声,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笑道:“妹夫,这个忙你一定得帮帮我哈,对了,我帮你跟小妹约个时间,这丫头吃软不吃硬,很好哄……”

    见他又仿佛要发表一番长篇大论,李天辰无语的摇了摇头,在他刚踏出车门,便立刻启动汽车,绝尘而去。

    郑英博站在门口,眼睛发光的摇头叹道:“啧啧,我这妹夫,真是个天才……”

    李天辰总算耳根清净,无语苦笑了声后,回头看了眼从抱古斋买来的唐三彩,心中又振奋不少。

    有了这唐三彩,枯骨幻阵便可以正是发动起来,辅助他修炼,让修为更进一步。

    对修真者而言,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别说是一千七百万,哪怕是一个亿,也值得。

    想到此处,李天辰心头不禁有些激动,当即驱车直奔向望海山方向。

    回到望海山后山盆栽园,李天辰没有立刻催动枯骨幻阵。

    望海山是港城著名的景区,这个时期高考结束,游山玩水的人不少,若是自己在修炼的时候被人打扰,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命丧当场。

    因此,李天辰锁上园门后,直接来到屋里,关闭门窗,坐在藤椅上,静心凝神,专心修炼《神农经》。

    难得天地之间寂静无声,没有任何喧哗吵杂的声音干扰,李天辰平心静气的修炼了一会儿,自觉收获颇大,抬头看了看窗户,不知不觉一天又过去,已经是黄昏。

    这时,李天辰突然心神一动,却是感应到有一丝血腥之气。

    “这里是风景区,为何会有血腥之气?难道是附近有豺狼虎豹之类的野兽出没?伤害游人?”

    李天辰心中一动之下,当即催动神识,附在真气之上,探查盆栽园四周。

    神识依附于真气之上,无形无质,可上天入地,几乎无所不能,李天辰借助神识将盆栽园周围数十米范围查找了一遍,并未发现血腥之气的来源。

    “如今我只是一层三气的修为境界,神识依附在真气之上,只能在周遭数十米范围内游走查探,看来这血腥之气必是从上风头而来,我还是去看看,若是在这风景区出了命案,我这盆栽园少不了会被牵扯进去。”

    李天辰当即起身,锁上盆栽园的大门后,沿着羊肠小道,朝上风头快步走去。

    血腥之气愈发浓厚,用鼻子便可以闻到,李天辰眉头微皱,这样浓的血腥之气,似乎不是普通的野兽猎食。

    走了两三百米的山路,前方是一个高坡,李天辰脚尖一点,轻盈跃上,落在在那土坡之上,不过,当他看到眼前这一幕时,瞳仁顿时骤然一缩,身上骤然爆发出令人心悸的气势。

    这是一片杂草丛生的山坳,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躺在那里,胸口血肉模糊,鲜血洒了一地。

    李天辰神情凝重,当即迅速飞掠过去,查看了下这名警察的情况,却是一点生机都没有,已然丧命,只不过身体还有温度,应该是刚死不久。

    而从这名警察身上的制服上判断,他赫然是刑警队成员。

    李天辰心头震惊,迅速查探这名刑警的伤口,这上面居然隐隐有一丝残留的真气气息。

    “竟然是修真者!”

    李天辰念头一闪而过,又惊又怒,他迅速驱动神识查探四周,果然,神识很快便发现不远处有一条血迹,他当即沿着这血迹追了过去。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