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无知犯错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华山神门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沈浪第一战神方寻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苏梨凤无深

    附属医院,手术室。

    武警队长曹靖宇一身戎装,浓眉倒竖,怒目圆睁的对应院长道:“让开,我要看看凌菱的情况。”

    应院长寸步不让,正色道:“曹队长,手术室不宜外人进入。”

    “别找这些借口,那李天辰不是宣称只有他能救吗?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救人的。”曹靖宇把应长岭推到一边,他用力推开手术室的门。

    见手术室内并无李天辰的身影,而陈凌菱全身肌肤发黑,气息奄奄的躺在手术台上,管线相连,曹靖宇顿时怒喝道:“你们医院这是在干什么?凌菱现在中了剧毒,你们只知道放血,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应长岭神情无奈,郑重的道:“曹队长,她的毒极为厉害,第一步是要将她的毒血放出,否则会危及生命。”

    曹靖宇责问道:“这就是你们救她的办法?”

    应长岭面容肃然,也被激起了火气,“陈队长中毒太深,目前这是最有效的办法。”

    尽管不是很清楚李天辰到底要怎么救陈凌菱,但应长岭对李天辰的医术十分相信。

    曹靖宇皱了皱眉头,突然看到陈凌菱胸口插着的那根玄冰针,当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针灸疗法。”应长岭回答道:“天辰留下的,应该是保护心脏的作用。”

    曹靖宇浓眉一挑,仿佛抓到了把柄,不以为然的喝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还真以为自己是神医,插这么一根针就可以保护心脏?诓我不懂医学?我看他是就是在害人。”

    见曹靖宇态度傲慢,动作粗暴,应长岭不得不正色道:“曹队长,针灸乃是我华夏数千年传承下来的医术,这针千万不能乱动。”

    “不能乱动?我偏要动动看。”曹靖宇想到之前被李天辰一拳震慑,颜面全无,此次赶来便是要亲眼见一见他到底有没有医术,被应长岭这么一说,更是恼羞成怒,“立刻把这破针拔掉,我要给凌菱转院,大不了送江宁市抢救,在这港城看来是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医生了。”

    应长岭急道:“你不能这么做,她现在情况危急,送去江宁市的路上可能就已经死了。”

    “你们这些医生,就知道把普通的病说的严重。”曹靖宇鄙夷冷笑,一脸不信之色,直接伸手将玄冰针拔出来,仍在地上。

    应长岭急得跺脚,虽然李天辰没有说这么做的目的,但他也是医学界的专家,隐约猜出玄冰针是在保护心脏,此刻玄冰针被曹靖宇拔掉,毒便会毫无阻碍的进入心脏,损坏心脏运行。

    失去玄冰针的保护,昏迷中的陈凌菱当即发出一声低哼,眉头紧蹙,心脏一阵阵悸痛,面露痛苦之色。

    “凌菱,你怎么样?”曹靖宇脸色一变,见陈凌菱毫无反应,急声问应长岭道:“你是不是这里的院长?快说,凌菱她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痛苦?”

    应长岭又是恼怒又是无奈,只能夹着怒意道:“她中的毒十分厉害,那针是保护毒素不进入心脏,你把针拔了,毒就会立刻进入心脏,有心痛当然正常。”

    曹靖宇听得一愣,“这一根针有这么神?”

    应长岭气得哭笑不得,“曹队长,我们中医自古传承至今,难不成自古以来的中医都是傻子不成?”

    曹靖宇尴尬的咧了咧嘴,挥手道:“既然有效,那你现在立刻插回去。”

    应长岭瞪大眼睛,无语的看着曹靖宇,咬牙道:“这针灸手法玄妙之极,只有李天辰一个人可以,我若是会,还用你开口。”

    曹靖宇一愣,错愕道:“你说什么?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能做到?你不是附属医院院长吗?针灸都不会?”

    应长岭老脸一沉,无比难看,他是港城著名的医学专家,自身的医术在华夏也算是一流,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责问的老脸无光。

    若是普通医术他也就认了,可眼下是李天辰施出的针法,应长岭就算再有胸襟也被气得怒火中烧。

    “你知道什么?他用的是九九归一针法,是他祖传的针法,自然是除了他没人会。”

    曹靖宇咧了咧嘴,脸皮上一阵讪然。

    但见陈凌菱痛苦之色越来越难看,曹靖宇不禁有些懊悔刚才的冲动,稍微收敛了颐指气使的态度,沉声道:“既然你不能治,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叫李天辰过来。”

    应长岭对这个曹靖宇是又气又怒,恨不得抽他两巴掌,沉着脸道:“他正在做药,不能轻易打扰,否则药物一旦出了岔子,陈凌菱更救不了。”

    闻言,曹靖宇顿时眉头拧成了一条绳,在手术室里走来走去,如热锅上的蚂蚱,“那现在怎么办?真的没有人会这个针法?”

    曹靖宇最近正在追求陈凌菱,可是陈凌菱对他根本没有一丁点的好感,但曹靖宇没有放弃,依旧紧追不舍,主要是他打听到了一些有关陈凌菱的身世背景。

    如果曹靖宇能娶到陈凌菱,今后官运亨通,飞黄腾达,前途无量。

    所以曹靖宇才如此热心,可是现在,他居然失手把玄冰针拔了,若是因为这个导致陈凌菱香消玉殒,曹靖宇想想都觉得后怕,脸色发白,心急如簧。

    应长岭摇摇头,固然对曹靖宇颇为恼怒,可现在性命攸关,他也没有心情去幸灾乐祸,皱着眉头道:“我打电话问问研究大楼的人吧,让他们看看他炼药的紧张怎么样。”

    “好好。”曹靖宇连忙点头。

    应长岭拨打了研究大楼工作人员的电话,知道李天辰仍然在里面,他们并不清楚具体情况。

    “李神医只要出来,你们立刻让他尽快赶来,陈凌菱情况严重了。”应长岭交代了一句,挂了电话。

    曹靖宇急得满头冒汗,突然咬牙道:“把港城所有厉害的医生专家都叫过来,第一人民医院不是官方最好的医院吗?听说他们院长医术极为高明,快把他们院长叫来,一定要救凌菱,我就不信,除了他李天辰,全港城就没有人能救凌菱。”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