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意外淘宝

推荐阅读: 欺负总裁会上瘾抗战之全能悍将陈铁林清音下山龙旷世骄子答案永远倔强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凌依然萧子期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林逸贴身校花高手

    关国安面不改色的举起牌子,将价格推到了六千八百万。

    关国安与侯承悦是港城古董界的知名人物,两人竞价,其他人自知财力有限,此刻都偃旗息鼓,变成了看客。

    侯承悦冷笑了声,随后直接提高到七千万。

    “啧啧,这个侯承悦还真是势在必得啊,就算是邛三彩双龙陶罐真品,七千万都有点高了,除非他后面有买家。”关国安低声沉吟,想通这点后,他嘿嘿一笑,“凡是不能做绝,留点余地,七千万够他撞墙的了。”

    这时,台上孟念彤的声音传了过来,“七千万一次……七千万两次……七千万三次!成交!”

    郑英博凑过来,好奇不解的道:“什么情况?国安,你小子之前不是宣称一定要得到这个东西?”

    关国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表情郑重的叹了口气,“我决定不要了。”

    “不要?”

    郑英博错愕,之前郑英博可是在他面前没少提今天的拍卖会,甚至夸下海口要花大价钱买下这邛三彩双龙陶罐。

    可是此刻,他居然放弃了?

    错愕之色在郑英博脸上一闪而过,他随后欣然点头,笑着感叹道:“也好,六七千万呢,这可是一笔巨款啊,能买多少跑车,哄多少姑娘开心……”

    关国安不禁翻了个白眼,尴尬的咳嗽了声。

    李天辰微微一笑,这个纨绔富二代说出这话来一点都不奇怪。

    郑莹莹却是俏脸微微发红,尴尬的偷窥了眼李天辰,纤指狠狠的在郑英博的大腿上扭了一把,疼得郑英博面色发青,差点没大声叫出来。

    “小妹,轻点,你这么暴力,被我妹夫看到破坏你的形象。”

    郑莹莹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气恼的扭过头去,没有再理会他。

    台上,孟念彤一锤定音。

    侯承悦顺利竞拍到这个邛三彩双龙陶罐,他脸庞上满是得意,挑衅的看向关国安。

    关国安面带微笑,向侯承悦做出一个恭喜的手势。

    侯承悦得意的神情不由一僵,眉头微微蹙了下,有些疑惑和惊讶,他得到消息,关国安此次对邛三彩双龙陶罐势在必得,就这么缩了?

    莫非有隐情?

    侯承悦心中隐隐觉得不妥,不过,东西已经到手,此刻反悔也无济于事,这股不安也随之烟消云散。

    关国安看似浑然不在意,内心却也有些狐疑,要是李天辰判断不准,这个邛三彩双龙陶罐是真货的话,那他可就后悔死了。

    孟念彤俏立台上,嫣然道:“接下来这件藏品是一件蒜头瓶,经过专家鉴定,乃是明清时期景德镇窑常见的一种瓶式样,出自乾隆年间,据闻乾隆下江南曾用过此瓶,仿自汉代蒜头壶,起拍价一百万。”

    清代陶器拍卖价格向来不高,这个蒜头瓶起拍价能有一百万,已经算是颇高的了。

    随着礼仪小姐出现,一件色泽鲜艳的蒜头瓶便出现在孟念彤身边。

    在场的众人都是兴趣缺缺,显然这个蒜头瓶只能算是重头戏中间的小插曲,并没有多少人关注。

    关国安跟大部分人一样,只是看了一眼蒜头瓶,便没有再去留意,他手指摩挲着下巴,盘算着手里还剩下多少可活动资金,是否还能在接下来的拍卖中淘到好东西。

    而当蒜头瓶出现的刹那,李天辰却是眼睛一亮,这个蒜头瓶拥有浓郁的死气。

    惊讶之下,李天辰连忙驱动神识探查,果然,当神识进入这蒜头瓶之中,他震惊的发现里面的死气竟然极为浓厚,只比唐三彩稍微逊色一点。

    想到刚才孟念彤的话,乾隆年间?这简直是开玩笑,如此浓郁的死气,此物绝对是唐宋年间的古物。

    只是,为什么专家鉴定是清代乾隆年间?

    李天辰心头升起一丝狐疑,他再次催动神识细细的将这蒜头瓶检查了一遍,任何细节都没有落下,果然,很快,他在这蒜头瓶的底部发现了一个印章。

    “乾隆御制”。

    就是这四个字的印章。

    一般而言,乾隆御制是指是乾隆朝由宫廷造办制造的物品,既然专家鉴定过,那么这个印章应该不会有假。

    但是这个蒜头瓶又确确实实有着无比浓厚的死气,那么便有一个可能,这个蒜头瓶或许是当年某种特殊的原因,误入宫廷,被刻上乾隆御制的印章。

    “国安,这个蒜头瓶你可以买下来。”

    想通这一点后,李天辰当即对关国安低声道。

    关国安微微错愕,茫然道:“蒜头瓶?这是乾隆御制的东西,最多值个一百三五十万,买这个做什么?”

    李天辰神秘一笑,摇头道:“未必。”

    “未必?”

    关国安眼睛意外的眨了下,他神色突然一动,当即把头凑过来,压低声音道:“你看出什么来了?”说出这话时,他眼睛里闪烁着兴奋。

    “不太确定,但你买下来绝对很划算。”李天辰笑道。

    “靠谱?”

    “靠谱!”

    见李天辰如此肯定回答,关国安眼珠子转动了下,毅然点头道:“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买了。”说着,他毫不犹豫的举起牌子,加入竞价。

    这件蒜头瓶一百万的起拍价,场中只有几个人参与竞争,而且价格都是一万一万的往上加,显然对这蒜头瓶并不是很热心。

    关国安突然出手倒是让在场的人颇为惊讶,掀起一小波的波澜,不过,在众人看来这蒜头瓶价值有限,潜力几乎没有。

    只是经过几次交锋,关国安便花费了一百三十五万的价格,将这件蒜头瓶竞拍到手。

    侯承悦面带不屑,对身边的季老道:“这就是你说的少年奇才?”

    季老眉头微皱,心中忍不住有点疑惑,“若是没有这家伙从中干扰,以关国安的眼力,他绝不会无缘无故花一百三十五万买这件普通的蒜头瓶,可这蒜头瓶并无奇特之处,难道那天他真的是走了狗屎运?”

    想到这里,季老眉头舒展开来,带着几分讥诮的点头笑道:“之前是因为小子被誉为神医,所以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以为他在古董方面也是行家,现在看来也是个绣花枕头,不足为虑。”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