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小偷嚣张

推荐阅读: 欺负总裁会上瘾抗战之全能悍将旷世骄子答案永远倔强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凌依然萧子期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总裁爹地惹不起(唐思雨邢烈寒)绝命之刃林逸贴身校花高手

    “老人家你的东西没被偷吧?”李天辰又问道。

    老人愤恨道:“钱包被顺走了,要是放在十年前,我当场就把他给撂倒,可惜现在力不从心,想追也追不上了。”

    在这种地方钱包被偷,也只能自认倒霉,就算是报警也根本不会被重视。

    李天辰说道:“如果钱包里没有什么重要东西就算了吧,我给您叫辆出租车,您回家多休息。”

    在这种地方被偷了钱包,就算是报警也没用。

    老人在李天辰搀扶下向路口走去,气愤不平的说道:“钱包丢就丢了,可这事实在是让我窝心,你说现在社会变成什么样子了?老一辈死了多少人,建设新社会,结果现在当官的尸位素餐,社会风气败坏严重……”

    方雅茹跟在后面,暗暗庆幸,“这位老人家还是个愤青,不过还算有良心,不像那些倚老卖老的老年人,没有讹人。”

    李天辰听着老人数落了现在社会的一大堆不是,最后笑道:“老人家,您的身体应该在家修养,如果想走动可以去安静一点的地方,在这种热闹吵杂,气息混乱的地方对你申身体不好。”

    老人惊讶道:“咦,年轻人,你挺不简单的啊,怎么知道我身体不好?”

    李天辰笑了笑,将他扶到路边的座椅上坐下,“您的脸色略显发青,精神虽然不错,但一摔就倒,气息紊乱,是肺部有问题吧?”

    老人更加惊奇,叹道:“啧啧,年轻人倒是有些水平啊,一眼看出我肺部有问题,我这个病已经好多年了,请了不知道多少医生,还有那些什么国手之类都看过了,就是没有办法根治,其实我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就是过一天算一天了。”

    李天辰随口说道:“您的这个病确实挺严重的,不过也并非没有办法治疗,只要采取的办法得当,还是可以治愈的。”

    老人笑着摇头,“你就别诓我了,华夏最顶尖的医学专家都给我看过,根本没有办法根治,年轻人,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就不用安慰我了。”

    李天辰微微一笑,正要开口,老人突然站了起来,指着人群激动的叫道:“小偷,就是他,偷了我的钱包!”

    李天辰抬头看去,被老人指着的是人群中一个年轻人,光着头,穿着t恤,皮肤黝黑,发现被老人当街指认,那青年初时一惊,但随后便恢复入场,没有丝毫惧怕,跟他身边的两名青年低声说了几句话,大摇大摆的走过来。

    “你他妈叫什么?说谁小偷呢?”

    光头青年眼皮一翻,指着老人凶神恶煞的喝骂道。

    老人当场被光头的话语激怒,怒道:“没教养的东西,我说的就是你!光天化日之下偷东西不说,还把我撞倒。”

    “老头,把你的眼睛睁大点,你说我偷你东西?你有什么凭证?还撞你?老子什么时候撞你了?你想讹人也不看看老子是谁。”光头青年目射凶光,不屑的大声道:“就你这样不识相的老东西,老子还真是头一次碰到。”

    “混账东西,你父母就是这么教你做人的吗?立刻把钱包交出来。”老人气得浑身发抖。

    光头青年大笑,“哈哈,老家伙,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敢教训起老子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这一片谁不知道我是青龙哥,让我交钱?交你妈的交。”

    见光头青年肆无忌惮的大骂,老人肺都气炸了,李天辰上前一步,拉住老人的手,对光头青年道:“当街偷老人的钱包,把他撞倒在地,还敢如此嚣张,现在有人生没人养的东西是越来越多了。”

    这个光头青年显然是这一片的小混混,既然老人指认是他偷的钱包,那必然不会错,李天辰对这种宵小之辈向来没有好感,所以言语之间也相当犀利。

    “卧槽,你他妈又是什么东西?”光头青年勃然大怒,“老子的事还轮得到你来管?”

    李天辰冷冷道:“不管我是谁,今天这事我还管定了,钱包就在你后面的挎包里吧?立刻交出来。”

    见李天辰如此强硬的口气,光头青年愣了下,随即跟身边的两名青年大笑起来,凶狠的道:“擦,看来今天还真他妈邪门了,老的不识相,小的也没眼色,敢惹我。”

    方雅茹心中隐隐担心,严肃的脆声道:“你们如果偷了东西就赶快交出来,否则等警察来了,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她原来站在后面,没有被人关注,这时她突然开口,顿时让光头青年三人眼睛一亮,色迷迷的盯着她。

    “竟然还躲着个漂亮妞儿,兄弟们,今天有福啦!”

    光头青年邪笑着说了句,“美女,今天陪哥们几个出去耍耍,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否则的话,嘿嘿……”

    另外两名青年都是满脸坏笑,紧盯着方雅茹的身体,尤其是那几处格外诱人的敏感地方吗,几乎眼睛放光。

    方雅茹气得脸颊微红,怒道:“你们想干什么?现在是法治社会,不容你们胡来。”

    “哈哈,还真是天真啊!”光头青年淫笑道:“这么漂亮的妞儿,又这么单纯,哥们几个正好调教调教,让你知道什么样才叫胡来。”

    李天辰皱眉,“你们最好立刻向她赔礼道歉。”

    “道歉?”

    光头青年斜睨了眼李天辰,突然凶狠的喝道:“道你妈的歉,给我收拾他。”

    左边一名青年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抽出一根铁棍,一声不吭,手段狠辣,呼的一声,当头朝李天辰的脑门上抽去。

    对方这冷不丁的出手,倒是出乎李天辰的意料,更是让方雅茹吓得花容失色,惊声尖叫。

    老人也不禁脸色一变,正要开口。

    就见李天辰身影根本不闪,右脚猛然一抬,快如闪电,足底狠狠的落在对方的腹部。

    蓬的一声,这名青年手中的铁棍连李天辰的头发都没碰到,便带着惨哼,弯腰笔直飞了出去……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