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4章 创伤

推荐阅读: 鬼将祸夏一天天九儿叶无缺玉娇雪武帝神体只是小虾米都市逍遥邪医林辰苏夕然林枫神级系统教化诸天萧天杨过神级火爆兵王华山神门玄门真祖斗破之无上之境

    但是,云蒙宗等并未受到半点影响,百花谷、天妖宗仍然出动了这么多的强者支持云蒙宗,或许,他们有不为人知的底牌。

    “残血圣池!”

    李天辰的脑海中灵光一闪而过。

    唯一能够解释的,或许只有残血圣池,这个能够帮助破神境强者提升境界的诡异之物。

    “计划照常进行,我先去云蒙宗。”李天辰当机立断的说道。

    “你先去?”

    唐天花一愣,旋即想到了什么,“你是要潜入进去?”

    “不错,那残血圣池极为奇异,最好能弄清楚,还有,那宇文护的精神力虽然遭到创伤,但他的修为没有半点削弱,在我们这方没有四层洞虚境强者的情况下,更要知己知彼。”

    李天辰自从参悟了《鬼谷子》之后,他的脑袋里已经开始盘算起各种神机妙算。

    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

    云蒙宗以及百花谷、天妖宗等势力,乃是名门大派,根深蒂固,要将其彻底铲除并非易事,即便完成,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所以,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成果,这才是最聪明的。

    “我跟你一起去。”唐天花立刻说道。

    “你?”李天辰瞄了她一眼,毫不掩饰他的鄙视。

    “探查消息,靠的未必就是修为实力,最重要的是头脑!”

    唐天花翻了个白眼,得意的扬起俏脸,再次展现出她那智珠在握的神采。

    李天辰双臂抱胸,说道:“好,那你给我说说你有什么好点子,如果可行的话,我就带你一起去,如果我觉得不行,你就乖乖留在这里。”

    “好!”

    唐天花取出扇子,侃侃而谈的说道:“根据我们最新的情报,前往云蒙宗的各方势力众多,既包括名门大派的百花谷、天妖宗,还有一些一流宗门和家族,至于邪魔外道就更多了,所以,我们若要了解敌人的真正情况,最好的办法,便是来一个偷梁换柱,以假乱真,浑水摸鱼。”

    “你的意思是,伪装某个宗门势力的强者?”李天辰道。

    “不错!”唐天花用扇子拍了下手掌,扬眉说道:“我们就伪装成一个邪魔外道,夺天神教的宗主和弟子。”

    “夺天神教?”

    “那夺天神教是华夏邪魔外道之一,隐藏的很深,几乎没有人认识他们。”唐天花说道。

    “那怎么伪装?”

    “巧的很,夺天神教和鬼谷有恩怨。”唐天花笑着说道:“当年夺天神教被鬼谷杀得血流成河,东躲西藏,多年不敢露头,直到现在,他们听到了云蒙宗对鬼谷动手的消息,这才敢出现。”

    李天辰扫了眼唐天花,说道:“那么,你对夺天神教的宗主和弟子很了解?”

    “这夺天神教的大部分弟子都被杀了,剩下的一些弟子逃散,夺天神教的教主和他的弟子也逃了出去,后来,师父他老人家费了多年的时间,终于在一个荒山野岭将他们杀死……”

    说着,唐天花便将夺天神教的一些情况,更为详尽仔细的对李天辰说了一下。

    原来,这夺天神教在百年前的浩劫时,曾趁机作乱,烧杀掳掠,被墨守率领的鬼谷毁掉了宗门,展开追杀。

    夺天神教的教主号称“夺命郎君”,修为境界是破神境六级,修炼的功法是《夺天神功》。

    而他的弟子,也是他的情妇则被称为“玲珑妖女”,相貌娇艳,曾经是某宗门的弟子,后来被夺命郎君抢夺过去,强行收为弟子,修为境界是结丹境。

    这对师徒臭味相投,勾搭成奸,被华夏修真界痛恨。

    “这两个人被杀的事,没有任何人知晓,包括夺天神教逃散的弟子们。”唐天花笑着说道:“而我师父又恰好得到了这两个人手中的存储器具,他们的功法秘籍以及物品等都在,所以我们伪装成他们两个,绝对不会有人看出来。”

    李天辰轻轻点头,如此的话,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想到此处,便与唐天花简单的商议了下行动计划。

    最后,李天辰便对公输衡等人吩咐了声,又和唐天花找出夺命郎君和玲珑妖女的物品等,研究了下后,这才悄然离开鬼谷。

    ……

    夏日炎炎。

    华夏北方的某个城市,数十座大厦错落相间,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座山。

    相对于华夏东南部的沿海城市,这座城市也最多是地级市,但是在北方草原区域,这座城市的意义就截然不同了。

    此时,在这座城市为数不多的高档会所门口,停靠着数量动力强劲的越野车,悍马、开拓者等等。

    在这北方的城市,这么多数量的豪华越野车还是比较罕见的。

    “哈哈,封勇长老,很久不见了,你还是这么豪气。”

    一道爽朗的笑声从那会所的大门口传来,就见数名彪形大汉簇拥着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从大门内走出。

    看到这一群人出现,路过的行人纷纷露出敬畏之色,连忙低头快步而去,生怕惹上麻烦。

    就见路边的一辆黑色撼路者,车门轻轻打开,一名老者缓缓走了下来。

    这名老者穿着衬衫,眼眶深陷,鹰钩鼻,身上的气息阴冷邪异,露出古怪的笑容,缓缓说道:“图中鹏,你也是和以前一样,藏在这里竟然也给混成了一方土豪。”

    “哈哈!封勇长老说笑了!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哪里比得上你,在华夏和北极熊国之间,组建了这么一支武装力量。”

    图中鹏口中说笑着,他的眼睛则是带着几分好奇,扫了眼这一支豪华越野车。

    尤其是从豪华越野车上走下来的人,有男有女,而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实力不弱,散发出杀戮的血气,显然都是历经数次血腥战斗的人。

    “封勇长老,请吧!其他人都在等着你了!”

    图中鹏笑着说道。

    封勇长老微微扬起头,神色间露出些许的傲然,点了点头,在图中鹏等人的簇拥下,大摇大摆的走进会所的大门。

    距离这座会所大约两百多米远,一家咖啡厅内,一男一女正坐在窗户边,远远的望着这一幕。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