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0章 出了一点状况

推荐阅读: 欺负总裁会上瘾抗战之全能悍将旷世骄子答案永远倔强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凌依然萧子期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总裁爹地惹不起(唐思雨邢烈寒)绝命之刃林逸贴身校花高手

    华闲云等人的情况则有些不太好,每个人都受了伤,轻重不一。

    “各位需要尽快恢复,所以,小天地内的这些药材你们可以尽情摘取,炼制疗伤药物。”

    李天辰对众人说道。

    华闲云等人闻言,均是又惊又喜。

    李天辰这个小天地内的药材,几乎都是珍惜罕见的,他们早就垂涎已久,可惜没有机会。

    “哈哈,咳,多谢李老弟!”华闲云大笑,牵动了伤口又忍不住咳嗽了声,模样甚是有趣。

    其他人的颓然情绪一扫而空,均是满脸笑容,目光纷纷望向药圃中的各种珍奇药材等。

    李天辰则是走到院子里坐下,这一战,他的修为境界一举迈入了洞虚境,真正成为大能级的存在。

    这是让李天辰最为兴奋激动的事,洞虚境大能,这样的超然存在,即便是在古族也是屈指可数的。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果然是至理名言。”

    “若不是有虚者三级的大巫索锡,我也未必会激发潜力,借助光明神石突破。”

    心中念头转动着,李天辰缓缓的修炼,恢复修为。

    过了许久,李天辰的修为实力终于突破,取出了诛佛刀。

    望着手中的这柄诛佛刀,李天辰暗道:“这刀配合我施展出刀法奥义,已经不适合称作诛佛刀了,就改成星空刀吧,至于我参悟出来的刀法,便也称为星空刀法!”

    将诛佛刀在手中轻轻掂量了下,李天辰随后又取出了两根魔杖。

    这分别是二级虚者哈里玛和三级虚者大巫索锡之物,虽然品级不一样,但是材质以及造型等相差无几。

    “这两根魔杖都极其难得,不如趁机将其与我手中的一些器具融合,提升。”

    李天辰心中一动之下,旋即将银翅披风、仙音虎衔以及九根飞针取出。

    鲁班尺与菩提圆轮本不是李天辰之物,所以他没有动。

    银翅披风和仙音虎衔都是四品神器,而九根飞针的品级要低不少,在斟酌了片刻后,李天辰便开始动手炼制九根飞针。

    将九根飞针放入神农鼎内后,李天辰便将那根二品虚器的魔杖取出,开始动手炼制。

    ……

    南斐,首都比勒陀利亚。

    华夏中医公会众人所在的医院,突然间所有人人间蒸发,已然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警方已经将整个医院都封锁起来,谁都不准进入其中。

    而医院外面聚集了医院的医护人员以及病人们的家属,人数在不断的增加,已经超过了两千人。

    但是,因为消息封锁,所以围观的人们并不知道医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各种谣言消息等四处传播,闹得沸沸扬扬。

    总统府。

    “你们两个,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严厉无比的怒喝声,在总统办公室内响起。

    南斐总统费迪南德满脸怒容,瞪向他身前垂手而立的卫生部正副部长。

    菲比·基蒂和雷霍拉脸色满是无奈,医院发生的突然情况,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总统阁下,这件事非常奇怪,所有人都消失了,会不会有可能是暗势力动的手?”雷霍拉轻声问道。

    听到暗势力,南斐总统费迪南德的神色一变,眼神深沉,缓缓说道:“你有什么证据?”

    暗势力,那可是暗中统治着世界的恐怖力量,南斐政府也是与本国暗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除了暗势力,我想不出其他原因。”雷霍拉说道。

    “你不是想不出来,而是不愿意去想。”这时,菲比·基蒂冷哼了声,说道:“我怀疑是那群华夏中医公会的人搞的鬼,根据我的观察,他们之中有不少人是华夏的修行者,被成为华夏修真者。”

    雷霍拉说道:“他们不可能。”

    “哼,他们怎么就不可能了?这群拥有特殊能力的修真者,他们的心思根本没有办法推测。”菲比·基蒂冷声说道。

    “你这么说,也是没有根据的。”雷霍拉据理力争的说道:“而且华夏中医公会的医者们,这些天里为我们治疗了许多病人,而且还与我们合作,打造医疗试验区,这是我们南斐和华夏政府之间的大型合作项目,他们为什么要自己毁掉?”

    菲比·基蒂冷笑道:“这个我怎么知道。”

    南斐总统费迪南德皱起了眉头,随后拨通了南斐警方以及军方的头脑人物,在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后,心头不禁一沉。

    他们都判断,医院里的所有人突然间消失,周围的街道以及监控等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就表明十有八九是暗势力做的。

    “到底是哪个暗势力干的?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南斐总统费迪南德陷入沉思,心中颇为恼怒。

    与华夏合作的项目是他亲自批准的,这既是于民有利的好事,更是对南斐未来的发展有好处,同样对他个人的威望提升也是大大有帮助。

    可突然出了这事,一切的盘算都落空了。

    南斐的暗势力众多,其中最强大的也就那几个,可都是南斐政府惹不起的恐怖势力。

    有很多时候,南斐政府还要听从这几个暗势力的吩咐。

    所以,费迪南德心中恼怒的同时,也感到震惊和不解。

    “总统阁下,医学无国界组织的理查德·克洛宁先生求见,他说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向你汇报。”

    这时,一名手下走了进来,恭敬的禀报道。

    费迪南德一愣,迟疑了下后,说道:“让他进来。”

    手下应了声,恭谨的退了出去,一分钟后,就见理查德·克洛宁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看到雷霍拉俩个人也在,理查德·克洛宁的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朝着费迪南德恭敬施礼,说道:“费迪南德总统阁下,听说华夏那一帮医生所在的医院出了事?”

    “是出了一点状况。”费迪南德看了眼他,敷衍的说道。

    理查德·克洛宁笑了笑,说道:“总统阁下一定在查是什么人做的,对吧?”

    闻言,费迪南德眼神深沉的望向他,“怎么?难道你知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