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0章 飞针

推荐阅读: 李天辰周小晴李小宝张灵华山神门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修罗神帝都市之最强狂兵最强武魂陈枫洛城东兵王沈浪苏若雪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小说林逸楚梦瑶

    而且,还是在他费尽心机想要追求的叶雯面前。

    叶雯眼帘微微眯起,露出了一抹笑意。

    “那个小家伙竟然收了这么漂亮的女弟子,而且看起来医术也相当厉害嘛……”

    坐着的人群之中,黑巫祭坛的领袖阿尔瓦·斯彭德快速的将资料浏览了一遍,他心头狠狠的震动。

    “他们用的居然是什么飞针?而不是我预料中的魔杖?而且,这些患者体内的艾滋病病毒居然消失的这么快,他们的身体也没有受影响?”

    在阿尔瓦·斯彭德身边的几名黑巫祭坛的虚者,均是吃惊之下,不禁面面相觑。

    根据他们之前的估算,华夏中医若是能根治艾滋病,那么就一定是动用了黑巫祭坛的魔杖,如果是如此的话,那么黑巫祭坛被毁就是他们所为。

    可是,现在看华夏中医用的是飞针。

    更奇怪的是,用魔杖的话患者的身体一定会受损,可是现在,竟然没有一丁点的影响。

    “阁下,现在怎么办?”有黑巫祭坛的虚者问道。

    阿尔瓦·斯彭德默然,他此时也是有点懵逼,这太出乎意料了。

    “这飞针一定有问题!”阿尔瓦·斯彭德突然眼眸中迸射出厉芒。

    “那您的意思是?”黑巫祭坛的虚者问道。

    “绝不能让他们成功!”阿尔瓦·斯彭德寒声说道。

    如果华夏中医方面真的成功了,那么,医学无国界组织在南斐地区的势力,就要无条件交给华夏中医公会,这可是价值数十亿的资产,更重要的是在南斐地区的影响力。

    黑巫祭坛暗中与医学无国界组织合作,从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在某种程度上,医学无国界组织甚至成为他们获得尸体等的主要渠道。

    “医学无国界组织的人到了吗?”阿尔瓦·斯彭德问道。

    “到了,就在那边。”一名黑巫祭坛的虚者回答,朝着他使了个眼色。

    阿尔瓦·斯彭德循着对方的目光望去,果然在三十多米外的前排,看到了几个老者的身影。

    此时,这几名老者都已经将手中的资料翻阅了一遍。

    “非常出色!”

    其中一名老者突然开口,大声说道:“这份治疗方案在我们人类的医学史上,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是一个新的发现。”

    安德斯看向对方,说道:“詹姆斯·克洛宁先生,您的意思是,这个方案没有任何问题?”

    这个被称为詹姆斯·克洛宁的老者,正是医学无国界组织在国际上的领头人之一,也是南斐地区医学无国界组织负责人理查德·克洛宁的哥哥。

    在全世界的医学界,这个詹姆斯·克洛宁的威望极高,曾经还竞选过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正因为此人的身份特殊,所以,安德斯才感到奇怪。

    “我相信以华夏中医公会的信誉,他们应该不会造假,所以,我认为他们确实找到了一种根治艾滋病的方法。”詹姆斯·克洛宁点头说道。

    哗!

    人群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人动容。

    绝大多数人的神色间都是一片惊喜,激动。

    马修·辛克莱愕然,旋即软绵绵的跌坐下来,一不小心,放在椅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摔在地上,碎成了数片。

    卢元甲嘴里发苦,脸色涨红的低下头,他这次脸丢大发了。

    要是有后悔药,无论是花什么样的代价,他都愿意买一颗,绝不带叶雯来看什么热闹。

    贫民区的人们一片欢欣鼓舞,惊喜的叫声响彻天地,一时间,整条街道,乃至整个贫民区成了欢乐的海洋。

    “但是,我本人对你们具体治疗方式很好奇。”

    詹姆斯·克洛宁却是神色不变,仿佛完全没有发现人群的变化,语气深沉的说道:“尤其是那九根飞针,简简单单的几根针,就能化解艾滋病病毒,太神奇了。”

    这詹姆斯·克洛宁的话语说的十分平静,表面上听起来还有赞叹的意味,可是,听在华闲云、蔡雨沁等人耳中,却是心头一震。

    这个詹姆斯·克洛宁不愧是医学界的权威人士,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关键所在。

    “是啊,既然你们公布了方案,那也不妨将你们这九根飞针,也公布出来,让大家心服口服。”

    黑巫祭坛的领袖阿尔瓦·斯彭德冷笑了声,也跟着说道。

    他的声音异常刺耳,拥有极强的穿透力,传入每一个人的耳内。

    那欢笑声顿时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怔怔的望向中央的高台。

    高台上,蔡雨沁微微错愕,有些茫然无措。

    华闲云神色间透出凝重之色,默然无语。

    詹姆斯·克洛宁冷笑着说道:“怎么了?你们舍不得?”

    随着詹姆斯·克洛宁的话语落下,现场的气氛多了一些火药味。

    不少医学无国界等人士,纷纷开口,附和起来。

    “你们华夏中医特别喜欢标榜自己,说什么悬壶济世,医者本分吗?”

    “对啊,尤其是你们的小神医李天辰,他还特别宣称有教无类,全世界招收学生,这样好的医术,能救无数人性命,你们就舍不得了?”

    “你们都把方案公布了,为什么就不能透露细节?”

    “你们治疗艾滋病的根本之一,就是那九根飞针吧?就算我们学了你们的方案,也治不了艾滋病,因为没有飞针啊!”

    众人七嘴八舌,吵闹得沸沸扬扬。

    随着医学界无国界组织的人刻意引导,再加上黑巫祭坛等人暗中推波助澜,许多人都纷纷认同他们的说法,对华夏中医公会等人开始发表异议。

    面对言辞汹涌的人群,华闲云、蔡雨沁等人都面色凝重。

    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如果他们当面拒绝,那么,就等于是坐实了这件事,就算他们能根治艾滋病,可华夏中医的形象将被抹黑。

    可是,那九根飞针乃是秘密,关系到暗势力、修真炼器手法等等匪夷所思之事,不宜被普通人知晓。

    “果然不出你所料,他们真的抓住飞针不放了!”

    宋无双站在窗口,看着下方的紧张情形,冷笑着道:“他们这是吃定我们不敢公布九根飞针的秘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