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7章 吞刀片

推荐阅读: 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凌依然萧子期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西北战神剡煌林逸贴身校花高手人中之龙南桥故人妙手小医仙吴东周美珠飞羽战神项飞羽林云舒林逸小说

    摩顿嗤笑了声,不屑的说道:“没有放弃?他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而已,你们都看看他弄的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就算给他一天的时间,他也未必能完成得了。”

    “不错,我们的时间很宝贵,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这么多。”

    “现在的情况大家都应该看清楚了,李天辰难道还能改变什么吗?”

    “一切已经结束了!快点吧!”

    “你们华夏连认输的勇气都没有吗?”

    摩顿身边的五名医学大能满是鄙夷,言辞之中透出浓浓的嘲弄意味。

    而在摩顿等人身后的暗势力强者,也都七嘴八舌的开口,他们的言辞比摩顿等人更为刺耳,甚至还夹杂着谩骂等。

    华闲云等人面红耳赤,纷纷据理力争,与对方争吵起来。

    一时间,异域空间中充斥着吵闹,沸腾无比,双方争锋相对,吐沫星子横飞,似乎如果再没有人制止的话,一场大混战就要爆发。

    北极熊等中立的暗势力强者们,则是面露古怪之色,而不少人心中更是不乏幸灾乐祸,巴不得双方火拼。

    主持者鲍尔沙克深邃的眼眶中,深沉锐利的目光看向李天辰,平静地说道:“按照规则,必须等到他结束。”

    鲍尔沙克的话语冷冽如刀,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刹那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吵闹声消失。

    摩顿等暗势力的人面面相觑,虽然对此大为不满,可是,鲍尔沙克是主持者,而且他严格执行规则的话,他们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华闲云等人松了口气。

    随着鲍尔沙克做出决定,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又再次落在李天辰身上。

    天地间重新回到平静,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烦躁的气氛再次出现,而且比刚才还要难以控制。

    “喂,就这样让他耗下去吗?”

    三个多小时之后,解剖医学的大能阿奇柏德再也按耐不住,掀眉怒喝道。

    这一声大喝,就像是炸雷陡然间响起,瞬间将天地间轰得嗡嗡直响,所有人都不禁动容。

    “这小子就是在拖延时间,鲍尔沙克,你也是医学方面的大能,还看不出来?”阿奇柏德大喝道。

    鲍尔沙克微微皱了下眉头,对阿奇柏德的态度颇为不悦。

    就在这时,一道清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看出什么来了?”

    这一道声音悠然从容,出现的格外突兀,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一愣,然后,唰的一下,不约而同的望向声音的来源。

    所有人都不由得怔住,神情各有不同。

    说话的人,正是李天辰。

    阿奇柏德眼瞳圆瞪,哼声道:“李天辰,你总算是不再装下去了吗?”

    李天辰神色淡然,悠然的收回了手指,平静的说道:“你看出我在装了?”

    “废话,如果你不是在伪装,我把这双手术刀给吞了。”阿奇柏德怒喝了声,轻轻挥动手中的手术刀,大声道。

    李天辰玩味一笑,说道:“既然你有这么高的兴致表演杂耍,让大家开心,我也不妨成全你。”

    闻言,阿奇柏德的脸色一沉,怒芒凌厉,“死到临头还嘴硬。”

    李天辰耸耸肩,不再理会阿奇柏德,转身看向鲍尔沙克,说道:“前辈,我结束了。”

    鲍尔沙克点了点头,说道:“双方的这一局成果都出来了,现在就开始比较。”

    说着,鲍尔沙克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直接点了点阿奇柏德,说道:“就先从解剖医学开始。”

    “好。”鲍尔沙克大喝一声,冲着李天辰狞笑了声,说道:“我解剖这一个东西,花了两个小时零六分钟,而他花费了五个小时,还没有完成。”

    为了体现他的出色,鲍尔沙克还特意指了指李天辰身边,被星空刀的光辉笼罩的那一团原型物品。

    “首先,这个东西名叫网丝生圆体,其次,我解剖它用了两个小时,而不是五个小时。”

    李天辰淡淡的说着,在他的意念操纵下,星空刀的光芒收敛,回归他的体内。

    那个被称为网丝生圆体的物品,依旧完好无损的摆放在那里,仿佛从来没有被动过。

    但是,在场的众人修为造诣都极高,很快便发现,这网丝生圆体的表面上有一丝丝的切口,若隐若无,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

    而当他们的精神力量渗透进去,仔细的查看时,这才吃惊的发现,网丝生圆体的内部,已经被完全的分割开来。

    阿奇柏德的脸色瞬间苍白,身体晃动了几下,喃喃的说道:“怎么会这样?”

    突然的,阿奇柏德猛然凶神恶煞的叫道:“就算你将它切割了开来,完全不输给我,可是,你凭什么证明只用了两个小时?”

    刚才那星空刀的光芒覆盖住网丝生圆体的时候,众人的精神力也被隔绝了,所以,众人才没有能够察觉到这网丝生圆体的情况。

    而同样的,也没有人能够证明,李天辰只用两个小时就将之完成。

    李天辰轻轻的摇了摇头,淡然说道:“如果这个还用我向你解释,你还是吞刀自杀吧。”

    说着,李天辰看也不看阿奇柏德一眼,转头看向鲍尔沙克。

    鲍尔沙克轻叹了声,同情的看了眼阿奇柏德,说道:“这网丝生圆体乃是用特殊手段炼制出来的,一旦内部的丝线与其他部分被切割,就会在内部产生一种酸性的东西,可以通过这酸性物质,判断丝线与其他部分分割开来的时间长短。”

    阿奇柏德顿时如遭雷击,满脸的难以置信。

    刹那间,阿奇柏德的脸庞一阵涨红发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鲍尔沙克身为主持者,是不可能在这件事上骗他的。

    “哈哈,刀片呢?拿出来,让大家看看你吞刀片的绝技。”华闲云刚才与对方争辩,心中正窝着火,此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顿时大喜过望,赞叹佩服李天辰之余,也毫不客气的趁机大笑,对阿奇柏德穷追猛打。

    阿奇柏德紧紧的抿着嘴唇,身体剧烈的颤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形势转变的太快,让他始料不及。

    现在的他,是吞,还是不吞?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